《廉石传奇》分集剧情(1-30集大结局)

2023年8月30日 资讯(577) 0

《廉石传奇》分集剧情(1-30集大结局)

《廉石传奇》分集剧情(1-30集)

廉石传奇第1集

东吴赤壁大胜,孙权(罗嘉良 饰)大排盛宴,正当满堂狂欢,文武失态之际,陆绩(于荣光 饰)却直言不讳,冒犯吴侯,使得一场豪宴不欢而散,有人痛恨陆绩不识时务,扫了君臣之兴;有人也为陆绩担忧,不知他将为自己的胆大妄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路人过陆府门前,见门檐上高高挂着一篮上等的水果,纷纷驻步打听,才知那是有人给陆大人送的礼物,三天过后,水果开始腐烂,滴滴答答的往地下滴着腐水,观者这才恍然大悟,说这不是一篮水果,而是陆大人挂在门口的廉政告示,谁要是想给这位陆大人送礼,就如同这篮水果。此事迅速在京城传开,然而,正当陆绩廉声大起之时,却将要为自己的莽撞付出代价:吴侯孙权突然任命陆绩为郁林太守。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主公对陆某前日冒犯的报复,有人幸灾乐祸,有人暗自嗟叹,而陆绩本人却欣然受命,告别老母(归亚蕾 饰),就携夫人儿女上路赴任了,随身所带贵重之物,却是其父生前留给子孙后人的一册遗作《历代贪官集录》。

廉石传奇第2集

陆绩一家到了郁林,一上岸便遭地痞抢劫,陆绩为此到郡府衙门投状,却被府吏马千、李万以出言不逊冒犯官府的罪名投进了大狱。陆绩亲身经历了郁林郡衙门的官场混浊和狱事黑暗,决意要从大牢狱事着手整饬郁林的吏治。这位太守奇人奇想,不但自己不肯出狱,还命全郡衙的官吏公人们都和他一起穿上囚衣蹲三天大狱,亲身体味百姓蒙冤受屈的滋味,并在狱中摆起公堂——重审在押囚犯。三天后,冤者被开释一空,原本人满为患的郡衙大狱里,就只剩下一班官吏公人了。从大牢里出来后,陆绩被迎到太守官邸安家。一走进这座豪宅大院,太守就觉得一个郡衙的太守,住如此豪华的大宅,大有违制之嫌,而吕清(刘家良 饰)却告知郁林地方一向如此,劝太守入乡随俗,安心入住。

廉石传奇第3集

郡吏马千因误将太守投进大狱,生怕太守记恨,就想通过送礼亲近太守。半夜,马千捧着礼盒敲开太守官邸的门,谁知太守一看马千手上的礼盒,一句“深夜叩门,贤者不为”,砰地大门就关上了。马千尚不死心,在太守官邸门前徘徊半天,终于想出一个妙招——第二天一早,陆角儿开门,一眼看见门前屋檐下挂着一个锦盒,姑娘正要伸手去摘,被父亲一声喝住不许碰它。太守让全体衙门公人来到官邸前,让马千当着全体公人的面自己摘下那个礼盒。马千在众目睽睽之下取那礼盒,无地自容,出尽了洋相。太守说这是他给送礼者的一个小小警戒,往后要是再有谁妄起送礼之念,必从重处置。官吏们看着,有人暗暗赞赏,也有人只当太守是在逢场作戏。正在此时,金曹掾吏孔亮突然来报,官仓里的三万斤官铜一夜之间被盗一空,全场闻报哗然。

廉石传奇第4集

太守赶到官铜被盗现场,只见一个看守官铜的百人卫队,除一名火头军外,集体中毒昏睡,而唯一幸免的伙头军钱大却又被发现被强弩射杀在官仓之外,案子十分诡谲,现场留下唯一的线索,就是一支射杀伙头军的弩箭。突然,仓库内一坨马粪引起了太守的注意……为了救治九十九名昏睡不醒的军士,太守亲自上门求助于人称小孟尝的曹贵,曹贵欣然接受,并将九十九名军士接进曹家庄,请名医救治。太守断定伙头军钱大是被杀人灭口,就让吕清拿着射杀钱大的那支弩箭去访查打制弩箭的工匠,希望从这条线索找到凶手,不料等吕清找到工匠家的时候,工匠却已经暴病而死……弩箭的线索既断,太守就想从马队打开缺口,而吕清的话却让太守心里暗自吃惊:吕清说,在郁林城里,只有郡兵营里能调动五十匹以上的驮马——三万斤官铜难道是都尉奎胜(孙玮 饰)监守自盗?

廉石传奇第5集

为解开迷团,陆绩亲自前往郡兵大营,投石问水,然而从郡兵大营带回的马粪却与他从现场取回的马粪并无相同之处。受太守之命暗中跟踪奎胜的李万,发现奎胜用一枚五千大钱到马掌店买马具,因大钱的币值太大而被马掌店老板拒收,都尉奎胜的作案嫌疑陡然加重。陆绩命李万继续监视奎胜,不料李万跟踪之事让奎胜发觉,为了免遭脾气暴躁的奎都尉痛揍,李万就往太守身上推,说他是奉太守之命跟踪的。奎胜大怒,飞马赶到太守官邸,用脚踹开官邸大门,痛骂太守有眼无珠,诬良为盗!临走时还从怀里掏出一册书扔在太守怀里,说让太守好好温习温习此书,陆绩一看,竟是自己上任后赠与郡衙人手一册的《历代贪官集录》,奎胜之举,分明是指责自己是个贪官,但待要细问,奎胜却早已扬长而去。

廉石传奇第6集

太守公子出生百日,甘棣夫人(杨阳 饰)做了几个好菜,一家人关起门来庆贺小鹿儿百日大喜。门外突然传来嘈杂声,陆角儿开门一看,只见门口来了一大帮拎着鸡鸭鱼肉甚至还带着锅碗瓢盆的百姓,都说是来给太守公子百日贺喜的,太守夫妇正想着是谁走漏了鹿儿百日的消息,却见曹贵、马千各领着大帮地方士绅和衙门官吏,人人手上举着大红礼单前来贺喜。太守突然才悟到这是有人暗中操纵的送礼陷井——太守要是收下贺礼,从此就陷于不干不净;而要是拒收贺礼,就要得罪乡里,两难中,太守突发奇想,他借着出生才三个月大的儿子说出了一个道理,巧妙地退回了四方的贺礼。送礼风波平息了,但衙门里人心却向背了,太守为了向世人剖明心迹,想出了一个贪泉明志的办法。是日,全衙上下以及郁林士绅都被请到贪泉,陆绩当众喝下贪泉之水,表明与贪婪决裂的决心,正其时,却有歌声飘来,太守细一听,唱的正是他前日在茶馆听过的一首童谣。太守大为诧异,为什么有人此时唱起这首童谣?他循着歌声找到那位歌者,一番细谈,那位叫陶广的先生终于向太守道出了这首童谣所指的正是他居住的那所豪华官邸。原来他居住的那所官邸是前任太守搜刮民脂民膏为自己兴建的黑心殿,太守听了大为震怒。

廉石传奇第7集

太守回衙,怒斥吕清不该隐瞒真相,吕清的辩解并没有让太守消气,太守下命三天之内搬出豪华官邸。当天,太守在贪泉明令禁止的“常例钱”又悄悄出现,太守怒不可遏,他对夫人说这郁林的贪腐为何有令不止,病根就出在太守至今还住在这“黑心殿”上,只要我还住在这黑心殿里,就树不起官威。第三天,吕清鼓动全体官吏去帮太守搬家。听说太守要搬出黑心殿了,城里百姓纷纷赶来看个究竟,把个太守官邸门前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太守却只是背着个刚来郁林时的那个简单的行李卷。走出官邸大门的太守动问百姓,该如何处置这座黑心殿,百姓中忽然有人又唱起那首童谣。太守听着歌声,突然有悟:天雷轰轰,燎炀蠹薮——什么意思?老百姓希望天火烧了这座官盗的黑心殿,这就是民意!本官就顺民意处置。官吏们一个个闻言变色,百姓却齐声呐喊:“烧!烧!烧!”太守毅然下命:“烧!”豪宅在大火中轰然倒塌。

廉石传奇第8集

一把大火烧得贪腐者心惊肉跳,烧得百姓人心大快。都尉奎胜到太守门前负荆请罪,并拿出了几件与官铜案有关的证物。太守分析,自官铜被盗之后,贼人步步走在官府前面,线索被一一掐断,显然,在官府内隐藏着一个随时与大盗通风报信的内鬼。冶炼场突然发生民工骚乱事件,太守快马赶到冶炼场时,骚乱却已平息,孔亮禀报,骚乱是由于小吏贪污民工口粮引起的,太守严命孔亮一定要从重查处贪污公粮的小吏。太守在冶炼场意外发现了马粪的奥秘,顿使盗铜案有了转机……

廉石传奇第9集

冶炼场小吏贪污公粮牵出了一个更大的贪官马千,太守查明案情后,当堂将屡次犯案的郡衙长史马千逐出公门。通过小吏贪污案的查处,一位粮库小吏何谦出现在了太守的面前,太守赞赏何谦廉洁奉公,破格提拔何谦为郡衙长史。长史何谦突然想起一件往事,他说几年前前任太守吴道(刘金山 饰)初上任时,郡衙也发生过这样的官铜失盗案,但后来此案不了了之。太守和长史何谦匆匆赶到史库查找案卷时,却发现案卷已经失踪。

廉石传奇第10集

盗案未破,三万斤官铜更是毫无踪影,而朝廷派来监督官铜起运的转运使却如期而至,这对于太守而言,无异于催命之鬼。吕清适时向太守提出一个向民间借铜的建议。陆绩征求官佐们的意见,大家都觉得为了保全太守不被朝廷究责,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唯独长史何谦表示反对。何谦说太守要是接受这个建议,就会陷于被人控制的危局。太守深以为是。然而,曹贵却已经发动了郁林民众向官府捐铜。面对百姓的好意,太守当场揭穿贪腐者的用心,并扬言要将自己锁进囚车进京请罪。太守以无私无畏的正气说服了民众,百姓们终于散去,曹贵等设计的一场阴谋宣告破产。

廉石传奇第11集

衙门的内鬼正是廉名在外的郡丞吕清。太守油盐不进的官德让吕清感到害怕,但他并不甘心就此认输,密令曹贵行使最恶毒的一招:剖腹掏心!甘棣夫人和陆角儿上街买菜,突遇歹徒,抢走了鹿儿,幸亏一位叫萧郎的少年英雄拔刀相助,才有惊无险地夺回了鹿儿,萧郎就与陆角儿结为朋友。距官铜起运日只剩三天,城西村却突然瘟疫暴发,太守亲赴疫区戡查,发现瘟疫病因在于水源不洁。太守力排众议,决意上铜山说服铜山人开闸放水,却没能过铜山人的辣椒关而败下阵来。回到府衙,太守关起门来舍命地练吃辣椒,第二天又要上山,临行前,女儿来告诉父亲,小公子也染上了瘟疫。可太守还是毅然上山。终于,太守以真诚感动了铜山首领(邵兵 饰),首领下令开闸放水,郁林城里的瘟疫得到了控制,然而,等太守赶回家时,小公子鹿儿却已经夭折了,太守痛断肝肠。

廉石传奇第12集

奎都尉的耳目终于发现吕清是通过门口杂货店小二给曹贵传递指令,但等到奎胜按大人的布置找到杂货铺的时候,店小二却早已被吕清花一枚五千大钱促其离开郁林了。吕清一大清早来找太守,说有人称太守家人和私自炼铜的商人签下了分成契约,太守听了哈哈大笑,说我的女儿还是个孩子,她怎么可能与人签订分成契约?回到家中,陆绩将此事说与夫人,夫人一听,突然想起女儿床头的确有一件萧郎寄存的东西,难道那也是个圈套?夫人说服女儿,拿出那东西打开一看,果然是一份分成契约,一家人大为吃惊,没想到当初出手从歹徒手上夺回小公子的萧郎,居然是他们设下的一个陷阱,因为这份契约,使太守陷于有理说不清的境地。陆角儿知道自己轻信于人才中了歹人的圈套,给父亲脸上抹了黑,姑娘突然想起一个由自己去承担责任的办法。半夜,姑娘悄悄出门,来到郡府大狱……太守安插在曹家庄的卧底陶广突然来找太守,太守请陶广多多留意那位叫萧郎的少年。

廉石传奇第13集

果然,第二天满大街都在传说太守与人签下分成契约的事。突然一声锣响,只见太守的女儿陆角儿身穿囚衣,戴着枷锁,在老狱吏的“押解”下示众而来。姑娘在街头人多的地方,跪倒在乡邻乡亲面前,声泪俱下地自罪自责,姑娘的行动感动了民众,谣言也不攻自破。陶广又带来了惊人的消息:那位叫萧郎的少年已被曹贵杀人灭口了。太守断定这又是吕清下的指令。为了找到吕清的犯罪证据,太守半夜赶到城西村开棺验尸,结果是铁匠陈冶子果然是死于谋杀,而吕清当时却向太守谎报陈铁匠是暴病而亡。太守敲山震虎,果然逼吕清现身,亲自到曹家庄去策划曹贵逃跑。这边,太守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只待曹贵一动,就来个人赃俱获。

廉石传奇第14集

卧底陶广躲在暗室里偷听到了吕清与曹贵对话时说出的一个秘密,但陶广却在曹贵逃跑前暴露了卧底的身份,气急败坏的曹贵将陶广抛弃在芦苇荡中。正当曹贵满以为已经逃出郁林的时候,江面上突然出现了奎胜的水军。然而,曹贵虽然落网,官府却并没有查获一个铜锭,明天就是官铜起运日期,要是在明天天亮之前找不回三万斤官铜,太守就得坐着囚车进京请罪。正在大家焦头烂额之际,九死一生刚刚被官兵从芦苇荡中救回来的陶广却突然想起一件事,他向太守请兵,带着几十名官兵,终于从芦苇荡的水底找到了五万斤铜锭,但这五万斤铜锭却并非官仓失盗的官铜,太守的危机解除,但盗铜案的赃物并未起获。

廉石传奇第15集

曹贵的落网,使吕清惶惶不可终日,为了保全自己,吕清利用刚被逐出衙门的李万下狱去剌杀曹贵,就在曹贵捧起酒碗时,太守赶到,阻止了曹贵喝下吕清送来的酒。曹贵不信吕清会谋杀自己,可先喝了酒的李万当场毒性发作死于非命,使曹贵终于认清了吕清的歹毒,和盘道出了他和吕清合伙偷盗官铜的真相,而陶广也在曹贵逃跑时的船只夹缝里找到了曹贵瞒着吕清记下的一笔笔他与吕清分润的明细帐目。吕清表面清廉,实则贪婪无度的真实嘴脸终于大白于天下了。太守下令,缉捕吕清。然而,等陶广领捕快赶到吕家时,吕清却已经潜逃。

廉石传奇第16集

穷途末路的吕清终于使出了他最后一招——破釜沉舟。他仍然以一个清官的样子,说服雷猛前去行剌陆绩。雷猛不明真相,欣然前往,趁夜潜入太守官邸,正想下手,却听见太守正在和夫人谈论吕清的贪婪行径,雷猛听了心起疑窦,剑力一软,终于没能痛下杀手。雷猛行剌未果,其行踪却领着官兵找到了吕清,吕清束手就擒。吕清被捕,吕妻上吊。太守欲擒故纵,让吕清回家料理妻子的后事。吕清不知是计,趁着夜色逃离坟山。吕清拉着儿子一路直奔山上藏匿三万斤官铜的山洞,令他想不到的是,官兵尤如天降,吕清彻底崩溃地逃回山洞,一声惨叫,贪婪无度的吕清被黄灿灿的铜锭压成了肉浆。

廉石传奇第17集

成百上千的难民涌进郁林城,经打听,谭中县遭大灾,粮食颗粒无收,因当地官府不发赈粮,饥民成群结队外出逃难。陆太守不忍饥民一个个饿死街头,决定放粮赈济灾民,但城里的灾民太多,郡衙仓库里可用来赈灾的粮食远远不能满足,太守思之再三,决定动用战备粮赈灾。此议一出,立刻遭到官佐们的一致反对。朝廷有明文规定,擅动战时储备粮者,满门抄斩。何谦等不忍心太守冒如此大的风险而竭力阻止,太守却说,“宁愿我一家哭,也要让千家万户不哭!”毅然开仓济民。

廉石传奇第18集

为了解开潭中县为何灾年不放赈粮的迷团,陆太守带着何谦亲赴谭中县访查,却发现大批饥民围堵在县衙门口,乞求官府发放赈米,可县衙却铁将军把门,对灾民的诉求不理不睬。陆太守上前拿起鼓槌一阵乱敲,县衙的大门终于开了,但从县衙的高门槛内出来的并不是县令许昌,而是县丞汤斌。太守问县令为何不出来听听灾民的呼声?汤斌说县大人正在向谭中县的大户借粮救灾。太守说县库里应该有粮,县衙不放赈粮却去向大户借粮是何道理?此问一出,汤斌就言词闪烁,似有难言之隐。太守待要追问,汤斌却叫来衙役驱赶太守。何谦见状只能亮明身份。太守终于见到了这位似有满腹苦水的谜一样的县令许昌(郭达 饰),追问为何不放赈粮的事,许昌左躲右闪,避重就轻,就是不愿涉及放粮之事。太守忍无可忍,强令许昌立即开仓济民。许昌只得带着太守到县库开仓,谁知库门打开,却是一座空仓。

廉石传奇第19集

县库里几十万石公粮颗粒不存,县令许昌却坚口不说粮食去向,一班县吏们又神色暧昧,太守一时看不清这谭中县衙门里究竟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天大秘密,但当务之急是要搞到粮食拯救那些连树皮野菜都找不到吃的饥民,但要想在谭中县找到足以解救成千上万饥民的粮食,简直比登天还难。然而,太守却突发奇想,让县衙去通知灾民,说明日午时一定放粮。何谦着急,问太守明日午时前到哪儿去弄那么多赈粮?太守直到第二天早才把他的打算告诉何谦,那就是向那些趁灾屯粮的大户们借粮,何谦以为向大户借粮,无异于虎口拔牙,断无成望。谁知太守高调请来了县城的五位粮贩大户,略施小计,果然从这五只“老虎”嘴里拔下几颗大牙来——大户终于答应借出几千石粮来救助饥民。午时一过,准时放粮,得救的百姓灾民们把太守比作神灵,感恩不尽。

廉石传奇第20集

“虎口拔牙”,暂时缓解了饥民的水火之难,太守又开始追查官粮失踪的真相,但全衙的县吏们一个个都诲莫如深,任凭太守怎么问,他们都众口一词地往县大人身上推,而此时县令许昌却又突然中风,开不了口,说不了话了,要查明这几十万石公粮的去向,简直比借粮还难。就在太守为查案犯难时,突然看见那帮县吏夫人们招摇过市,太守又突发奇想,命何谦回郡城接来了甘棣夫人。甘棣夫人来到谭中,听了丈夫说案,心领神会。当天,从来不下馆子吃饭的太守却带着夫人下起了馆子。

廉石传奇第21集

陆太守带着夫人堂而皇之地下起了馆子,令那班县吏们好一番猜测,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太守是有意做给他们这班县吏们看的,果然,第二天一早,何谦就给县吏们送来了请柬,说是太守夫人想请几位县吏夫人们去聊聊天。众县吏们拿着太守的请柬一个个激动不已,都说这是他们亲近太守的绝佳机会。唯独县丞汤斌悟出这是陆太守向他们索礼的妙招,于是,众人商定每位夫人都带厚礼去见太守夫人。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正是妇人带去的那些礼物,让太守大人和甘棣夫人抓住了一个话柄,讲出了从官场上都是从送礼、收礼到索贿行贿大行其贪,到最后人头落地家破人亡的道理来,让那些怀着身孕的县吏夫人们一个个听得暗自惊心。太守大人更是向县吏夫人们展示了他采郁林石刻写的耻辱碑,直而言之地说,你们的丈夫们要不悬崖勒马,他们的名字迟早也一定会被刻上这耻辱碑,子子孙孙背着恶名而遭世人唾弃,妇人们听得毛骨悚然,大汗淋漓。

廉石传奇第22集

县丞汤斌的夫人回到家后,兀是惊魂未定,当晚还做起了恶梦,梦见自己的丈夫因贪腐入狱,儿子饱受世人唾弃,恶梦醒来后,这位县吏夫人一下子跪倒在丈夫面前,说情愿过清贫的日子,也不想让丈夫被人骂作贪官。汤斌终于作出了抉择,和书吏林襄,捧着平时所得之不义之财,来到驿馆向太守自首,表示从此一定悔过自新,做一个像太守这样的廉洁官吏。太守勉励之后,再问官粮案,汤斌和林襄终于向太守提供了县令许昌盗运公粮的事实,并道出了许昌背后还有一位官职更高的黑手操纵。陆太守听了拍案而起,发誓一定要将本案一查到底。而甘棣夫人上许家探望病中县令,却带回一个惊人发现:许昌并没有中风,而是装病。

廉石传奇第23集

揭穿了许昌装病的伎俩,太守怒而将许昌投入大狱。许昌入狱后,见他的牢舍里放着耻辱碑,顿时暴跳如雷,声称自己为官有过,但从来不贪一分一毫的钱财。太守派人搜查了县令的家室,也证明这位县令家境也确实贫寒,但既然许昌是个清官,又怎么会容忍他们盗走几十万担县库公粮?为了解开这个谜,太守拜访了一位与许昌有着私仇的田况,并让田况下狱探望许昌。许昌一见到昔日好友之子,许昌终于道出了一个冤案真相。至此,太守再次下狱,将许昌赖以自傲的外衣一件件剥去,许昌终于崩溃。然而就在许昌表示愿意说出公粮失盗真相的时候,却突然死于非命,太守下狱勘查,结论是谋杀。

廉石传奇第24集

陆太守深知隐藏在许昌背后的黑手定是大有权势之人,就借为交州刺史步骘(杜雨露 饰)贺寿之名,入虎穴探查潭中县官粮失盗案。太守一进州城就遇到步骘出巡接受献俘,其仪仗威风堪比君王,陆绩不觉对步骘打上了问号。步骘的义子,执掌兵权的袁非(杜淳 饰)对喊冤的战俘要以王法审理,赢得了陆绩的赞赏。陆绩看到不法奸商打着权势者的旗号向来贺寿的各郡官员放贷、官员们又争相攀比购买珍宝为寿礼,深为吏治不清担忧,更疑惑难道步骘就是潭中县失粮案的幕后黑手?陆绩以两袖清风去剌史府贺寿,在寿宴上又以“偷腊肉咬奶头”的民间故事讽喻刺史大人借贺寿之名收敛财物,搅得寿宴不欢而散。

廉石传奇第25集

甘棣夫人和何谦等人在粮市发现了重要线索——找到了潭中县粮库专用麻袋。太守刚想上粮市寻根问源,刺史府来车接陆绩了。陆绩随车而去,登上船,才知来接他的人是袁非。更令他震惊不已的是,袁非竟然是他发小,当年逃亡的胖墩。十多年不见的生死兄弟惊喜重逢……甘棣夫人见丈夫久去不回,勇闯刺史府,见到了贪心的步老夫人(萨日娜 饰)。太守再到粮市却再也找不到粮库麻袋的主人李大,李大已被灭口,刚刚找到线索又断了。太守循迹到码头查访,查到潭中县库粮运到州城的确切时间,当时还有军队严加布防。此事又加重了步骘的疑点。

廉石传奇第26集

陆太守怒赴刺史府,索性向步骘申明来州城是为了查案,两人言语交锋,陆绩被迫立下“五日之内破案”的军令状。太守去访袁非,袁非劝陆绩还是早日回郁林去,步骘要他立下的军令状是套在他脖子上的绞索。陆绩表明要为饿死街头的潭中县灾民讨一个公道,九死不渝。被太守从江边救回的欧阳春告诉太守,所谓战俘都是守法的山民,不愿强逼移民并村就被诬陷为贼,那天他喊冤以后,所有的战俘都被拉到江滩上刺死。欧阳春还告诉太守,他曾经被抓夫去修筑一个秘密仓库。陆绩去寻找秘密仓库,发现被人跟踪,他愤而直面向跟踪之人,发现那人竟然是曾经救过自己的疤龙(朱晓渔 饰)。他更发现那人与义女角儿极为相像,而角儿的生身父亲当年正是流放到南国,难道世上真有如此奇巧之事?

廉石传奇第27集

太守夫妇为要不要告诉义女身世烦恼。最后还是向角儿吐露了秘密。疤龙夜探陆绩,太守突然喊出他的真名实姓,疤龙大为震惊。角儿不肯认为虎作伥的父亲,疤龙百感交集,如飞而去。太守一家人紧紧赶去,疤龙和角儿终于父女相认。欧阳春在客栈中被公差抓走。太守找到县衙营救欧阳春时,欧阳春却已经被害……@最爱TV https://zuiai.tv

廉石传奇第28集

陆绩被接二连三的杀人灭口激怒了,欲过江去寻找到那个秘密仓库,可却封江了,他沿江而上,终于找到了青女(于娜 饰)的私家船过江。袁非半途追上陆绩,力劝陆绩回郁林去,刺史如果不想让你查明案情,就是给你再多的时间,你也无法查明,这次封江就是递给你一个信号。陆绩义无反顾,经过重重波折,终于找了秘密仓库,还从仓库中发现了被盗的潭中县库粮。太守赶回州城,入暮时分回到客栈,在门口再次遇到青女,得知青女的寓所突然被焚,不得不暂时借住客栈。陆绩心中认定青女又是被自己所累。他夜访青女,以表慰藉,竟发现自己动心动情,太守羞愧万分地向妻子忏悔,甘棣夫人夸丈夫情动于衷而止乎礼,堪称圣人。

廉石传奇第29集

步骘和陆绩同去察看仓库,守卫的士兵竟然连步骘也不让进门,袁非下令才得以进门,陆绩恍然明白,袁非才是幕后黑手。步骘要追究袁非之罪,袁非竟然残忍地杀害了步骘。袁非见贪赃枉法的罪行暴露,铤而走险,妄图举兵叛乱,割据南国。太守身陷虎口。袁非意欲除了陆绩,以绝后患。青女一番“收揽人才,才能打江山定社稷”的说辞,坚定了袁非招降陆绩的决心。大舟上,太守和袁非斗智斗勇,当太守得知袁非的叛乱意图后,就将计就计诈降袁非,并向袁非献上三条建国定邦的良策,使得袁非深信陆绩已经诚心归降。

廉石传奇第30集

袁非陡起叛心,而郁林兵力薄弱,要想战胜袁非,只能智取。利用袁非的耳目,假传情报,计赚袁非轻骑来郁林。合郡的百姓闻悉平叛兵力不足,纷纷前来助战,成千上万的人齐聚郡衙门口,陆绩感泣。袁非带五千粮兵来到郁林,太守孤身到城下诱使袁非轻身进城。甘棣夫人和何谦等人利用城中地形,使巧计,火烧袁非。陆绩任满,留“耻辱碑林”于郁林,警示后任。百姓们纷纷赶到码头送行,船工见太守原担行李来,原担行李回,行李太轻,无物压舱,船无法在海上航行,太守便取岸边巨石压仓。(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