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祭》分集剧情(1-30集大结局)

2023年8月30日 资讯(660) 0

《春秋祭》分集剧情(1-30集大结局)

《春秋祭》分集剧情(1-30集)

春秋祭第1集

春秋时期的晋国国君晋献公(鲍国安 饰)率太子申生(牛清峰 饰)攻打骊戎国。申生抢夺骊戎国公主骊姬(杨恭如 饰),打算将其纳为太子夫人。晋献公被骊姬的美色所打动,把骊姬据为己有。太子申生默然接受现实,骊姬痛不欲生。十年后,晋献公体弱染疾,将太子申生,大公子重耳(罗嘉良 饰),三公子夷吾(马德钟 饰),以及骊姬所生之子奚齐,传至大殿,宣布太子申生监国。一场血雨腥风的宫廷斗争开始酝酿。晋献公一句“得介子推者得天下”,把原本隐居在绵上的晋国隐士介子推(何冰 饰)拉入了这场斗争的漩涡当中。骊姬仍不忘旧情,欲得太子申生承诺。未曾想,申生严辞拒绝。骊姬心生歹念。太子申生监国,为富国强兵,他增兵加税,欲图霸业。为测试自己在众朝臣心中的地位,申生在府中宴请群臣。结果不但大量大臣未到,就连三位公子也都借故缺席,引来申生的强烈不满。重耳点名申生,增兵加税将影响到众朝臣的利益。申生为了富国强兵,却不以为然。骊姬私自派寺人宣介子推进宫,却遭到拒绝,怒不可遏。为了平复骊姬,晋献公主动派上卿荀息(韩新民 饰),领王旨以诸侯之礼延请介子推进宫,担当奚齐的先生,骊姬转怒为喜。申生将补缴赋税的通知下达众公子及朝臣。重耳三日内补缴,而包括夷吾在内的很多公子大臣却都不愿补缴。由于赋税过重,众多百姓因无力补缴而被关押。介子推出面制止,却被太子申生的部下拿获。荀息领命前来延请介子推,却与各诸侯国公子一起发现介子推被抓。众公子欲前往太子府要人,申生得知介子推被抓,十分惊讶。

春秋祭第2集

申生命令手下门人立刻将介子推放走,此时荀息将介子推被太子抓至大牢的消息通知了夷吾。夷吾暗暗设计,将太子的一名门客季郑叫来,欲从中作梗。门人们来到大牢中,释放介子推。介子推却执意要见太子,门人不允,介子推拒绝离开,门人们好言相劝。介子推言道除非将绵上的欠税百姓也一起放走,否则不离开。太子门人无奈,答应了介子推的要求,将绵上百姓和介子推一起放走。众诸侯国的太子们来到太子申生府上要求释放介子推,申生十分惊讶介子推的学生中竟然有这么多诸侯国的太子。幸好申生已经命人将介子推释放,于是实言相告。众诸侯国太子见申生也不是故意为难介子推,便平静地离去。介子推领着绵上百姓正要离开绛都,却被太子另一门人季郑率太子亲兵围困,欲抓回大牢,冲突中,数名百姓遇难。介子推重新被抓回大牢,众诸侯国太子返回的路上见到介子推的朋友优施(史长青 饰),得知介子推再次被锁拿,十分气愤。众太子一同来到晋国绛都王宫大殿,面见晋献公,欲弹劾太子申生,解救介子推。晋献公得知此事十分恼怒,愤怒地训斥太子申生。申生一头雾水,不明就里,表示自己绝未再次将介子推押入大牢,众公子不服。晋献公限令申生当日解决问题。申生来到大牢,的确看到介子推被关押,赶紧释放。当申生搀扶着介子推出得牢门,发现晋献公已经率众朝臣和诸侯太子列队迎接介子推。晋献公欲请介子推当奚齐的先生,介子推却自荐为太子师。骊姬将自己的妹妹骊伊(赵聪 饰)安插到了介子推身边,女扮男装作为介子推的书童,可惜骊伊渐渐被介子推的人格所征服。申生千方百计捉拿凶手季郑,而此时重耳却意外地将季郑抓获,最终当着介子推的面,将季郑在学馆中交给太子。

春秋祭第3集

夷吾听说重耳将季郑交给了申生,气愤不已。夷吾甚至准备将荀息等人全供出来,减低自己的罪责。介子推与申生同审季郑,季郑招认是夷吾指使。申生十分兴奋,误以为现在可以脱掉嫌疑,没想到介子推并不是这么想。介子推认为申生扣押季郑一家老小,以致季郑投鼠忌器。因此,介子推并不是全信季郑的供词。申生一气之下,知会夷吾,第二天早朝与季郑当庭对质。大殿之上,晋献公亲自审理此案,申生、夷吾、重耳以及众朝臣皆在。季郑当场翻供,招认说是太子申生指使,众人哗然,夷吾暗喜,装腔作势。晋献公征求介子推的意见,介子推以为事因自己而起,就此了结就是了。晋献公当堂把季郑释放。优施冒充介子推的大名,前去大牢,想将绵上乡亲都放走,结果遭到狱卒的暴打。申生知情后,误解了介子推,便安排将绵上乡亲皆释放。虽然绵上乡亲都感谢介子推,但介子推却并不是只照顾乡里之情,为的是申生将所有百姓都释放,申生与介子推再次势同水火。夷吾回来后,精心准备,为了万无一失,他带人将季郑全家全部杀害,季郑也惨遭毒手。案件的证人消失,死无对证。为见申生说服他放人,介子推长坐在太子府门口,等候申生,申生避而不见。夷吾花钱请来许多百姓在太子府门前喊冤,此事惊动了晋献公。献公无奈,命魏犨带兵前去放人。百姓释放后,申生恼怒,降罪于狱卒。气愤之下,将典狱长杖毙,并将狱卒们关押在大牢。为了说服申生,介子推主动要求去牢中,以仁心教化狱卒。牢中狱卒皆认为是介子推才使得他们获罪,欲将介子推置于死地,因此介子推此去九死一生。

春秋祭第4集

介子推被送入大牢中,其实申生也不想出事,于是让栾须(阚宇 饰)一直盯着。介子推来到大牢,众狱卒听说他来了,纷纷摩拳擦掌,准备给他颜色看。介子推却毫无惧意,大大方方地开讲。重耳得知介子推身处困境,欲伸手援助,以此得到介子推的赏识,于是派狐偃(由立平  饰)深夜紧急拜访上卿里克(孙宝光 饰),求他夜入王宫,为被关押的狱卒求情。里克来到王宫,晋献公得知事情原委后,命里克前往大牢解救所有狱卒。介子推在讲“仁”的过程中,狱卒们已经迫不及待,开始逼近介子推,欲对其下手。介子推明了他们的意图,要求不要打坏了衣服。在介子推宽衣解带的过程中,狱卒们发现介子推已经写好遗书,并带来了众多刑具,但等狱卒们动手复仇。狱卒们惊讶不已,不知介子推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赵衰路上催促里克赶紧去大牢救人。但是里克作为武将,却对介子推的言行并不以为是。他缓缓前往大牢,说除非介子推可以自己脱困,他才对介子推心服口服。里克等人来到大牢,奇迹出现了。众狱卒并未加害于介子推,甚至转而开始听他讲解仁义。里克出面,告知众狱卒已经被释放。众狱卒竟然不愿离开,因为他们还想听介子推讲解仁义之道。介子推一味地给申生讲解仁义,但申生总以为,仁义与国事不能同日而语。申生虽然对介子推仍然毕恭毕敬,但渐渐不愿看到介子推。栾须、季范(吴志谦 饰)为了帮助太子申生,于是把介子推家的黄狗宰杀了,并暗暗威胁介子推不要出门。此事并没有让介子推害怕,随后两人竟然私下准备射杀介子推。关键时刻,骊伊为介子推挡住了弓箭受伤。此时众人才发现骊伊是个女人,幸而介子推最终还是将骊伊留下了。考虑到介子推的安危,晋献公指定魏犨调动两名士兵护卫介子推,此事使得申生十分恼怒。申生将魏犨调走至宁武关,自己镇守宫廷。结果骊姬很好地借此让晋献公醋意大发。晋献公没有明确表现自己的感受,而是迅速地将魏犨调回,并将守卫王宫的新都门尉——石杞交到了申生的手里,听凭他处置。

春秋祭第5集

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申生毅然刺死了石杞,并交回了都门尉兵符。晋献公的举动大大地触动了太子的地位,众人都在猜疑。为了得到晋献公的原谅,申生肉袒于王宫大殿前,负荆请罪,乞求晋献公的谅解。晋献公避而不见,虽送上了创伤药,却不让人说出是自己御赐的。申生烈日下跪求了数个时辰后,终于轰然倒地,申生由此卧病府中。栾须和季范为了效忠太子,也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他们开始预谋弑杀献公。此时夷吾开始蠢蠢欲动,而重耳也尽量与申生保持距离。就在这种众人猜忌是否会废掉太子的时候,晋献公突然传召重耳,命重耳替代太子,为献公主持春祭。重耳承接了春祭,令所有人以为晋献公准备废掉太子,就连太子自己和他的门人也十分震惊。栾须、季范坚定了他们弑君的想法,并开始寻找机会。重耳按照晋献公的指示,来找介子推撰写祭文。介子推听说是重耳主祭,顿生疑惑,并亲自来到献公面前,指出不用太子代祭有违周礼。晋献公见到介子推如此大度地为太子求情,也与他展开了推心置腹的谈话。原来晋献公并未准备废掉太子,而是想进一步磨练他,介子推释然。在与献公的谈话中,介子推无意中得知,晋献公所得的病症是痈毒,忌食鹅肉。可是此时,栾须、季范二人并不知晋献公的良苦用心,仍然在策划为了保住太子,而弑杀献公。栾须、季范开始准备从献公的病情下手,弑杀献公。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春秋祭第6集

栾须、季范从宫中下水道流出的药渣中发现,晋献公得的是“痈毒”。春祭即将举行,但是对于春祭中的“活人祭”,介子推如鲠在喉。他前往王宫找献公。献公简单地搪塞去了,并不想改变主意。为了制止残忍的“活人祭”,介子推来到荀息、夷吾等人府上,说服众人,希望不要派奴隶角斗士参加这种血腥的角逐。荀息、夷吾等人都答应了介子推。其实他们都是为了让重耳丢脸。季范和栾须通过策划,终于决定在春祭大典时下手。他们准备将鹅肉加入各种祭肉中,当晋献公无意去吃祭肉时,通过忌口的鹅肉,杀献公于无形。骊姬在献公那里终于得知,其实献公根本没有废黜太子的意思,这也坚定了她谋害申生的意志。为了扰乱申生的判断,骊姬悄悄来到了申生的府邸,以关心申生为名,伪称献公欲废黜申生的太子之位。同时,骊姬以自己与申生十年前的情感打动了申生,申生对骊姬的话毫无猜忌。危险已经降临,方寸已乱的申生招来栾须、季范,欲让他们按照骊姬的说法召集门生故吏上奏折保申生的太子之位,二人都觉得不妥。情急之下,申生倒地,再次卧病在床。原本还犹豫的栾须和季范,现在觉得时机已到,于是将弑杀晋献公的向前推荐,春祭大典又将成为他们的战场。

春秋祭第7集

春祭即将开始,晋献公特派寺人由通知重耳,今年的祭肉不能用鹅肉,众人慕明奇妙。狐偃开始猜测献公所患之病是痈毒,重耳听说后,对祭坛严加看管,免得有所差池。栾须、季范在想尽一切办法将鹅肉加到祭肉里,但都由于重耳的严加防范而告吹。介子推再次找到重耳,希望制止活人祭。但是重耳为了自己主持的这次春祭大典与往年太子所主持的大典有所不同,不愿取消活人祭。双方多次交流后,不欢而散。介子推仍然坚定地认为,不能用活人祭,并表示一定要阻止这种惨无人道的行径。就在双方争执于是否用活人祭时,祭坛旁的柴房突然起火。为了救火,众人皆到膳房取水。栾须、季范混进了膳房,并把剁碎的鹅肉掺进了烧制肌肉的大鼎里。优施看到了这一幕,却因为不知鹅肉的禁忌,而没有多想。次日,春祭开始,重耳仍然动用活人祭,就在祭坛旁,众多武士开始互相决一生死。此时一位“角斗士”却忽然扔下了宝剑,脱掉了铠甲,只求一死,并愿作祭品,此人就是介子推。无奈之下,重耳汇报献公,请献公定夺。献公分别褒奖了重耳和介子推二人的功绩,大典顺利进行。栾须和季范眼看着掺有鹅肉的祭肉被送往宫中,二人兴奋不已。介子推从优施口中无意听到祭肉中放了鹅肉,情急之下赶往王宫。重耳看到介子推不寻常的举动,过来询问优施,也得知了消息。介子推先,重耳后,几乎同时赶往绛都王宫。就在他们赶到的时候,祭肉已经进献到宫中,晋献公的性命危在旦夕……

春秋祭第8集

祭肉已经进献进宫,介子推与重耳前后脚赶到。两人听说献公近日脾胃不适,没有吃祭肉时,双双放下了心中的石头。此时介子推对重耳赶来阻止产生了怀疑,因为重耳是整个春祭的主持之人。重耳发誓自己是清白的,得到了介子推的信任。二人商议后决定将此时暂时瞒报,先查明是谁有弑君的企图。此时骊姬和荀息也觉察到了什么,开始追查。栾须、季范一直在苦等消息,没想到一切正常。他们甚至潜入宫中,也没发现异常现象。二人心急如焚。重耳寻遍绛都医馆,终于找到了为栾须、季范分析药渣的老中医,所有证据指向了申生。就在重耳等人极力追查凶手的时候,申生通过一场大病却领悟了很多人生的真谛,于是叫栾须、季范去请介子推过府一叙,没成想,优施见到了他们二人。为了掌握证据,重耳等人派人将太子府监视了起来,只要栾须、季范一离开太子府,重耳等人便准备将他们抓获。介子推知道真相后决定亲自去太子府质问申生。就在重耳的监视下,介子推来到了太子府,并将栾须、季范叫到了一起,一个弑君重罪的迷案即将揭晓……

春秋祭第9集

当着栾须和季范,介子推质问申生,是否想弑君谋位,申生不知所云。当栾须、季范得知介子推并未通报献公或其他公子、朝臣后,二人拔剑相向,他们打算就此杀掉介子推灭口。二人当着介子推和申生的面说出了真相,申生在宝剑刺向介子推的那一瞬间,挡在了介子推身前,申生将栾须、季范二人收监,请介子推与他一起面见晋王。此时的申生向介子推吐露了心声,他已经打算请辞太子之位,这个时候的介子推与申生完全融合,介子推真的看到了申生的变化。太子弑君的猜测被骊姬、夷吾等人确信,荀息派兵隐蔽在了太子府门外,此时重耳却将自己的人撤出,希望坐山观虎斗。申生与栾须、季范深情告别,他已将自己的请辞奏折递交献公,申生希望栾须和季范远离绛都。门外荀息等人的亲兵都在等待栾须、季范二人,欲将他们拿获,置太子于死地。晋献公收到申生的请辞奏折,不但不生气,反而十分高兴,一代新君终于炼成了,晋献公需要的就是申生这种如履薄冰的态度。当骊姬了解了献公的想法后,在荀息的怂恿下,做出了一个最狠毒的决定,欲置申生于死地。骊姬趁夜色再次来到太子府,与申生叙旧,此时无法判断,骊姬是假心假意,还是在即将下杀手前对申生的试探,总之,骊姬带着浓烈的情感。骊姬最终将栾须、季范的供词放在了申生面前,申生几乎崩溃,要见二人。骊姬又带着申生见到了栾须、季范二人的尸体,说是奉旨诛杀!此时的申生再也无法自持,黑暗之中,申生在太子府悬梁自尽。

春秋祭第10集

申生在府内自缢身亡,晋献公悲痛至极。在申生的尸体前,献公得到的答案却是申生弑君!这令这位叱咤风云数十年的老人,一瞬间被击垮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最中意的太子,竟然会弑君!盛怒之下,献公下令,申生后事由重耳料理,不设葬仪,薄棺浅葬,并对外宣称申生酗酒而亡。此时的夷吾兴高采烈,在家中酒肉款待宾朋,被重耳斥责,夷吾内心愤愤不平。申生的灵堂及其简陋,所有朝臣、公子为了避嫌都没来吊唁。介子推一怒之下,直接找到献公,要求对太子的后事以礼相待,晋献公不置可否,没有搭理,拨了些银两让介子推自己决定。介子推回来,向众公子及朝臣分送讣闻。可惜,众人都没有来,灵堂内只剩下介子推孤零零地为申生守灵。深夜,一位老人突然出现在了申生的灵堂,此人正是晋献公。承受着失子之痛的献公此时又一次看到了介子推内心的高洁。在众人避之不及的情况下,介子推能主持正义,不避嫌,为申生守灵,献公十分感动。这位丧子的父亲与介子推彻夜长谈,倾诉了内心所有的痛苦,也向介子推托付了大晋的江山。夷吾觉得现在自己的机会到了,他看到献公如此重视介子推,于是将介子推的所有文章背诵完成后,亲往介府,欲拜介子推为师。介子推感其向学之心,虽未答应当他的老师,但却也在晋献公面前说了些好话。然而献公却最清楚,夷吾超凡的记忆力,并不能掩盖他内心的残暴。为了得到介子推的认可,夷吾和冀芮(曾昂 饰)一起炮制了大量文章讨好介子推。但介子推希望夷吾有更多行动,而不是仅仅做文章。夷吾突发奇想,为了讨好献公和介子推,将自己封地上的所有赋税都免了,屈地的百姓感激涕零。其实就在这种情况下,另一种危机已经临近夷吾了,重耳等人冷眼旁观,等着一场好戏上演……

春秋祭第11集

为了彰显自己勤政爱民的形象,夷吾和冀芮策划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社火谢恩!屈地成百上千的百姓以社火的形式,来到绛都,感谢夷吾免租免税的仁善义举。社火声势浩大,惊动了几乎绛都城内的所有朝臣,当然也惊动了各家公子。最可怕的是晋献公也来到了城墙上,亲眼目睹了社火的盛大场面。当社火打出“谢恩”二字的时候,献公阴沉的表情已经告诉众人,夷吾的失败已经注定了。社火结束,夷吾收到了晋献公的谕旨——贬回封地!夷吾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夷吾来求介子推为他求情,因为他所作所为皆是按照介子推的教育而行的。介子推怒斥夷吾之后,还是去至王宫替夷吾求情。献公碍于介子推的情面,罚夷吾去司农大库清理库银及存粮,为的是让他明白赋税之于国家的重要性。虢国使者前来求见,为的是讨要钱粮。晋献公派重耳处理此事,重耳借口晋国粮草有限,很好地搪塞了过去。虢国使者吕亥等人对晋国的处事方式十分不满,正好他们也看到了夷吾社火的盛况,他们开始在夷吾身上动脑筋。吕亥从夷吾嘴里套出晋国粮草充盈,并借此向晋献公发难。献公盛怒,要追查泄露机密之人,将他千刀万剐,夷吾性命危在旦夕……

春秋祭第12集

虢国使臣受辱,虢伯终于找到借口,准备发兵伐晋,一场恶战在所难免。重耳奉晋献公之命彻查司农库人员,但总是没有头绪。夷吾天天提心吊胆,生怕查出自己后,献公翻脸。虢国攻打晋国选择的路线正好经过夷吾的封地屈城,于是吕亥等人打算策反夷吾。就在夷吾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吕亥来到夷吾的府上,递上了拜帖……重耳终于查到吕亥既拜会了夷吾,对他产生了怀疑,介子推也从优施一句不经意的话语中猜到了夷吾。夷吾面对吕亥的软硬兼施,最终决定随吕亥逃离绛都。当介子推等人赶到夷吾宅邸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不久,夷吾引领虢国的军队攻打晋国,号称“清君侧,除妖姬”。晋献公愤怒异常,可惜晋国大军都在边境驻守,一时无法抽调。介子推勇敢地站出来,要独自一人去会会夷吾。重耳也主动请缨,领兵出战。介子推只身来到两军阵前,晋国军士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介子推慷慨陈词,夷吾无法辩解,答应介子推休战三日。重耳暗地派狐偃去往虞国,欲趁虢国后防空虚,借道讨伐虢国,可惜虞侯拒绝了狐偃的请求。介子推听说狐偃去往虞国,料定借道不会成功,于是转身只身赴虞国借道。虞侯爽快地答应了介子推的请求,使得重耳终于有了假虞伐虢的可能。但是同时虞侯也提出了苛刻的要求,重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同意了虞侯的一切要求。一场假虞伐虢的行动终于展开了,晋国的生死皆在这一战!晋国举国上下命悬一线……

春秋祭第13集

重耳率兵借道虞国攻打虢国。一场血腥的战斗之后,晋军成功攻下虢国都城。当虢国国君得知都城被攻破的时候,欲撤兵救国,夷吾却极力阻拦。无奈之下,虢国的军队没有停止进攻,反而更加猛烈。绛都危在旦夕。重耳得知虢国军队并未停止攻击,大失所望。无奈之下,重耳展开了杀戮,欲将虢国两位公子诛杀。此时介子推冲了出来,救下两位公子。无奈,重耳只得将虢国国君最爱的两匹马的马头斩下,送到了虢国大军的营帐。虢国国君终于崩溃,宣布撤军,并将疯狂阻挠撤军的夷吾绳捆索绑。虢国军队来到虢国都城下,被埋伏下来的晋军打得落花流水,虢国国君被迫签订城下之盟。而此时绛都的晋献公那儿却是捷报频传,令献公神清气爽。重耳的晋军大获全胜,即将返回晋国。但此时在重耳的头脑中,又浮现出了另一个大胆的计划。介子推对重耳欲杀两位虢国公子之事耿耿于怀,重耳为了少生祸端,让狐偃传话给介子推,请他与赵衰押送夷吾回绛都。介子推已经明白了重耳的计划,在与夷吾深谈之后,独自回了绛都。就在介子推与夷吾深谈的同时,重耳设计攻占了虞国,晋献公这边再次捷报频传,献公欣喜过望,以监国太子的仪仗劳军,赏赐重耳,又一场明争暗斗在所难免……

春秋祭第14集

重耳接到监国太子的仪仗兴奋不已,但同时他想到,夷吾若被送入绛都,必死无疑,所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重耳希望留下夷吾,这也将是自己的砝码,众人商定之后,重耳故意巧妙地将夷吾放逃。介子推回到绛都,向献公告假,回绵上隐居,献公没有阻拦,只是想回头大势已定,再请回介子推。献公因为重耳的胜利而神清气爽,准备出城三十里迎接重耳,并已经写好了传位的遗诏,一旁的骊姬渐渐预感到了恐慌,她害怕重耳继位以后对他们母子必杀无疑,为了自身的安全,为了奚齐能登临君位,骊姬酝酿着更加狠毒的杀戮。就在重耳已离城十里之时,由于骊姬作祟,晋献公准备出城迎接的时候,突然感到不适,最终未能出城迎接。重耳赶紧赶回绛都,看到献公虽病卧床榻,但还是神清气朗,内心多了一些安慰。就在重耳看望完献公离开后,骊姬在药中加入毒药,将晋献公毒死,晋国沉浸在悲哀当中。但就在此时,骊姬宣布献公“遗诏”,立奚齐为新王,同时将重耳私放夷吾之罪公诸于世,朝臣哗然。

春秋祭第15集

骊姬一直在寻找,却一直没有找到献公的遗诏,无意之间,骊伊拿到了遗诏,一看遗诏订立的是重耳,骊伊心慌意乱。骊姬为了给奚齐正名,欲请介子推出山,骊姬派骊伊前去请介子推。此时的介子推完全沉浸在隐逸山林的田园生活中,乐不思蜀,介子推拒绝见骊伊,因为她是骊姬的妹妹,通过百般恳求,介子推终于面见骊伊。没想到,骊伊将遗诏交给了介子推,介子推大惊失色,在介母的劝说下,介子推终于答应出山,重回绛都。重耳被骊姬贬斥回封地蒲城,骊姬在重耳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欲诛杀重耳,幸亏重耳有所防范,及早逃离。介子推来找重耳,没想到人去楼空,介子推欲携带遗诏去找重耳,没成想被骊姬派人来欲请入宫中教授奚齐。介子推无奈,将遗诏藏在砖石中,只身随他们进宫。无意中,优施看到了遗诏,最终却被骊姬拿到,重耳复国的最后一丝希望即将破灭。

春秋祭第16集

真遗诏被骊姬拿到,在后宫,骊姬当着介子推的面将遗诏烧毁,介子推怒不可遏,骊姬下令将介子推斩首。就在介子推面对屠刀的千钧一发之际,荀息赶到,制止骊姬诛杀介子推,为的是王权未稳,怕直接诛杀介子推会引起朝臣的愤怒。骊姬以介子推患下疯癫之病,指使医官卯毒杀介子推。骊伊得知介子推被禁,忧心忡忡,决定搭救介子推。最终她向医官卯晓以大义,终于得到了医官卯的帮助。医官卯用自己的性命换来了介子推逃脱的机会,介子推逃离绛都,来到医官卯家谢恩,却看到其子早已搭好灵堂祭奠。介子推悲愤不已,情绪跌到了最低谷,甚至不再想掺和这些残忍的宫廷斗争,直接转回绵上。骊姬得知介子推逃离,派勃鞮去往绵上捉拿介子推。而此时重耳和夷吾都得到了消息,也都赶到绵上,欲得介子推。树欲静风不止,介子推归家,受到介母的训斥,介子推诚心接受。夷吾赶到,在劝说无望的情况下,将介子推掳走。勃鞮赶到,介子推已经不在了,于是将介母抓获,回宫复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夷吾没想到重耳早在一旁等着他。重耳顺利地搭救了介子推,但介子推却孤身前去救母。在重耳的帮助下,介子推追赶上了勃鞮,营救失败,重耳受伤。众人无奈之下,回到蒲城。骊姬假意善待介母,为的是引介子推回绛都。骊伊尽力保护介母,介母身处绛都如陷狼群,一切危机都将爆发……

春秋祭第17集

骊姬原想利用介母修书,将介子推叫回绵上,没想到介母拒绝了。为免祸害,骊姬派勃鞮率军去往屈城和蒲城,驱赶重耳和夷吾。在用兵问题上,骊姬信不过大将军里克,多是借用勃鞮,因此里克与勃鞮的矛盾也愈演愈烈,实际就是兵权之争。里克手下七舆大夫几次与勃鞮对抗,皆被骊姬打压下去,七舆大夫愤愤不平。勃鞮率军来到蒲城,重耳在介子推的说服下,既不迎战,也不迎接,只是借故在城楼接旨,逃过一劫,但为了保命,仍然逃往北翟。重耳告别蒲城,得到了众百姓的夹道欢送,深得民心。而夷吾则是率军与勃鞮正面厮杀,结果惨败,逃往梁国。重耳、夷吾皆已逃亡国外,骊姬开始着手准备即位大典。而此时,危险的矛头逐渐指向幼小的奚齐,深夜,夷吾派杀手潜入宫中刺杀奚齐,奚齐生死未卜……

春秋祭第18集

骊姬听到有刺客进入宫中刺杀奚齐,她内心中的母爱立刻被唤醒。她疯一般冲向奚齐的寝宫,却没有看到奚齐,顿时昏倒在地。当她醒来,与众人一起寻找奚齐的时候,才发现奚齐由于害怕,躲到了床底下才逃过一劫,但骊姬仍然惊魂未定。北翟王同意借兵给重耳复国,重耳动心。但介子推提醒他,北翟这点军队根本于事无补。为了保住奚齐,骊姬重新找到介母,以为骊伊提琴为由,想把介子推找回来,介母再次拒绝。骊姬大怒,欲将介母打入大牢。骊伊抗死搭救介母,并同意去往北翟找介子推回来。其实骊伊是想介子推能保护奚齐的生命,而不是王位。介子推终于赶回了绛都,来到绛都才发现,其实介母并没被打入大牢,而是虚惊一场。介子推离去,重耳欲引北翟军队返国,但看到北翟军队的实力,只得最后放弃了。介子推在骊伊的劝说下,同意保护奚齐,因为一个十岁的孩子,毕竟是无罪的。重耳等人欲说服里克主持正义,里克不相信遗诏是假的,狐偃请他静观其变。奚齐一直生活在恐惧当中,满宫的卫士,不自由的生活,在这个孩子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极度的恐惧。当着介子推的面,介母再次拒绝了骊姬的提亲,众人皆不解。北翟的重耳郁闷饮酒,酒后将北翟的公主拖上了床,北翟王震怒,重耳只得肉袒请罪,希望获得北翟王的原谅,重耳在北翟危机四伏……

春秋祭第19集

介子推与骊伊的亲事没有得到介母的同意,虽然介子推也不是特别理解,但是仍然遵从了母亲的选择,一对鸳鸯无法圆满。重耳在北翟大殿上被公主拒婚,狐偃回来后再次向公主求婚,公主季隗看到了重耳的真心,最终同意了重耳的求婚。自从奚齐遇刺以后,骊姬经常做噩梦,梦到奚齐遇刺身亡,数次被吓醒。骊姬开始慢慢接受介子推要保护奚齐的想法,骊姬恳求介子推保护奚齐,介子推同意保护奚齐,但希望骊姬放弃即位大典,骊姬无法割舍对于权力的向往。骊姬要加强戒备,动用勃鞮统帅部分上军,动摇了里克的兵权,里克和七舆大夫十分恼怒。另一面,夷吾派冀芮开始收买勃鞮。介子推最后一次与骊姬协商,要求骊姬取消奚齐的即位大典,骊姬再次拒绝。介子推只好请来了重耳、夷吾的姐姐,嫁给了秦穆公(鄂布斯 饰)的穆姬,希望得到秦穆公的帮助。即位大典即将开始,几方合力,不知奚齐的即位大典会走向何方……

春秋祭第20集

即位大典即将举行,众朝臣都聚集在了大殿,可是唯独不见介子推。原来骊姬派宫廷卫士包围了介府,不想让介子推来到大殿搅扰即位大典。重耳早有准备,通过里克,派七舆大夫之贾华将军率军护送介子推进入大殿。这一路,介子推等人都是边战边走,谁也不知道是否能够及时赶到大殿。而此时的大殿更是剑拨弩张,杀气腾腾,一场王宫大殿上的杀戮逐渐展开。对于奚齐的登基,众朝臣提出了异议,他们不再相信遗诏。正值天子特使宰孔到达的时候,整个大殿一片紧张混乱。殿外介子推一直在奋战,终于来到大殿门口,却被紧闭的大门挡住。众人开始撞门,而此时大殿之内,献公的鬼魂让骊姬说出了实情。勃鞮的宝剑挥向了骊姬,并将她刺死,就在勃鞮将宝剑指向奚齐,欲杀奚齐的时候,介子推等人终于撞开了大门,冲进大殿。介子推欲拯救奚齐,勃鞮、里克欲杀奚齐,一场决战即将分出胜负。情急之下,介子推在秦穆公的帮助下成功地搭救了奚齐。混乱的大殿上,面对残局众说纷纭,大家终于从桌子底下找到了周天子的特使宰孔,吓得已失去人形的宰孔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再奏周天子定夺。同时,里克的晋军和勃鞮的宫廷卫队开始在全绛都搜索奚齐和骊姬的尸体,绛都顿时充满恐怖气息,令人窒息,由骊姬引起的晋国血腥的宫廷斗争终于以骊姬的惨死告终。骊伊将骊姬的尸体安葬于青山之中,骊伊将从宫中偷出的传国玉玺与骊姬陪葬,愿晋国从此远离纷争。回来后他们请求秦穆公和穆姬能够将奚齐带出晋国,远离纷争,秦穆公和穆姬见奚齐年幼,可怜他无依无靠,不愿看到一个孩子死在权力的斗争中,便欣然答应。重耳、夷吾同时接到了奚齐被逐的消息,都飞快地回到了绛都,两位公子都受到百姓和众朝臣的“热烈欢迎”,又一场夺位之争开始了。重耳和夷吾都想杀掉奚齐以绝后患,他们来找介子推,表明自己的想法,却被介子推拒绝了。重耳率上军包围了绛都,夷吾则以宫廷侍卫围困了介府。两重围困,奚齐如何得脱?众人都将期盼的目光望向了介子推……

春秋祭第21集

这种情况下介子推巧妙地将奚齐带出了绛都,可没有逃脱重耳围困城外,重耳截住了车队假意给秦穆公践行,实际搜查车舆寻找奚齐。奚齐就藏身秦王车舆里,魏犨要搜查车舆秦穆公死守不让任何人靠近,重耳把追逐而来夷吾放了进来,夷吾不管不顾强行搜查秦穆公与夷吾即将进行生死搏杀。介子推无奈以传国玉玺为诱饵,制止了这场争斗并救出了奚齐。秦穆公和穆姬与介子推告别率领人马返回秦国,而同时年幼奚齐就被藏在车舆中安安静静离开了晋国。奚齐得救介子推与骊伊总算了了一件心事,可介子推手中根本就没有传国玉玺。为争夺传国玉玺,重耳与里克深夜谋划集结重兵蓄势待发。与此同时夷吾为传国玉玺将骊伊和优施抓获审问,通过优施,夷吾终于知道介子推手中根本就没有传国玉玺,下令勃鞮召集晋国宫廷卫队对王宫进行搜查,仍然没有得到玉玺下落。于是夷吾通过优施将介子推引至夷吾府将其抓获,介子推危旦夕。重耳也已经猜到介子推没有玉玺,早已派人将夷吾府暗暗包围,即使夷吾得到传国玉玺也无法走出府门一步,双方已箭弦上……

春秋祭第22集

夷吾以骊伊性命相要挟逼迫介子推交出玉玺,情急之下介子推拔剑以命相拼,夷吾得知重耳已经围困自己府邸,赶紧假意缓和介子推用自己换取骊伊,夷吾无奈释放了骊伊。为救介子推,骊伊离开夷吾府后见到重耳,经过强烈思想斗争骊伊将传国玉玺交到了重耳手中。重耳如获至宝立即召集晋军,上军手持传国玉玺冲入王宫鸣钟击鼓聚集朝臣。夷吾愤怒也冲上大殿,大殿之上重耳自己宣布登临君位,夷吾不服二人剑拔弩张欲杀个你死我活,里克重兵把守下,大殿上重耳表露出君王强悍欲杀夷吾。正此时秦穆公和周天子特使宰孔到达大殿,带来天子手谕命秦穆公代替天子遴选晋国新君,秦穆公收走重耳传国玉玺,重耳手握玉玺久久不愿放手,重耳登位梦想再次破灭……

春秋祭第23集

重耳、夷吾又重新谋划新一轮角逐又开始了,二人都知道介子推与秦王关系甚笃,皆改变面目令介子推心灰意冷。重耳主攻穆姬,夷吾侧重秦王各自使出了自己计量。重耳来到穆姬面前低声下气地哭诉博得同情,夷吾则向秦王许诺割地进贡等屈辱条件。穆姬建议扶保重耳,秦王犹豫不定。秦王来问介子推,介子推从晋国利益考虑认为重耳仍需历练,而夷吾则是彻头彻尾暴君。万万没有想到秦王手下公孙枝等人,皆从介子推话中找到理由,提示秦王应选介子推反对之人,因为晋国强盛将秦国大敌。夷吾看到了军队重要性,为此指派冀芮策反里克,里克犹豫不定两难取舍。重耳做好准备为防万一,命里克率军围困了大殿,一旦穆公宣布新王不是重耳,大殿之上刀兵相见又一场生死搏杀即将上演。大殿之上秦王犹豫再三,权衡利弊直到最后关头,即位大典上最终违背了穆姬意愿,宣布推举夷吾继位,重耳欲用兵抢夺王位,孰料里克变节重耳陷于孤立之中。夷吾登上宝座一阵狂喜,夷吾欲以叛国罪诛杀重耳,幸亏事前介子推有所准备,请来了穆姬挽救了重耳性命。回到驿馆,穆姬责问秦王为何改选夷吾,秦王自认理亏向穆姬赔罪,堂堂秦王被穆姬赶出房间,秦王驿馆门外跪求原谅。夷吾登临王位首先就想诛杀重耳,在介子推劝说下,重耳准备离开绛都,介子推跟随重耳离去,出发前骊伊与介子推生离死别。

春秋祭第24集

次日,夷吾派杀手前往蒲城诛杀重耳,重耳一行在介子推设计下转道北翟逃脱。穆姬与秦穆公赶到,介子推终于免死,介子推盛怒之下离开绛都追随重耳而去。秦王向夷吾追索城池,夷吾告诉秦王割地一事由于民心未稳希望向后推延,秦王意气用事将公孙枝留下,自己离开了晋国。夷吾得知介子推追随重耳放走了奚齐,盛怒之下将骊伊关押逼问奚齐下落。骊伊不愿说出奚齐下落,夷吾无耻地提出不说奚齐下落就要骊伊陪王伴驾,骊伊忍辱负重地答应了,但要求明媒正娶。骊伊要求去绵上与干娘介母道别,回到绛都,骊伊在王宫大殿上自尽身亡,夷吾气急败坏下令将骊伊鞭尸弃市。介母得知消息,含泪亲自来为骊伊收尸。重耳在北翟原本跟季隗渐入佳境,没料想北翟王因为重耳落魄欲棒打鸳鸯。

春秋祭第25集

夷吾派勃鞮前来诛杀重耳,勃鞮希望北翟王协助,北翟王不允,勃鞮将一封战书摆到了北翟王面前。季隗听说勃鞮来刺杀重耳消息,派人劝重耳离开,重耳等人不信。为了保护北翟百姓免遭生灵涂炭,介子推劝重耳出逃,重耳一行坚决反对,最终季隗亲自来劝说重耳出逃。重耳一行见公主劝说,自知此地不能久留只得离开,就准备离开之时勃鞮杀到,众人一场厮杀。重耳在黑衣人帮助下艰难脱困,但季隗为重耳挡剑受伤。绛都,夷吾突然将七舆大夫之一共华将军抓获,原来前去帮助重耳黑衣人就是共华,由于夷吾登位后没有履行自己对里克承诺,里克反悔,夷吾正好假借此事大殿上诛杀了里克和七舆大夫。重耳一行艰难逃难几入绝境,路途中向老人乞食,却只得到老人拿来土块,重耳愤怒至极欲鞭打老者,介子推告诉这是观音土,重耳渐渐明白了民生之艰难。行进中,突然曹国使者前来迎接,介子推拒绝了使者邀请,可这个冀芮策划阴谋才刚刚开始,众人皆不知祸福……

春秋祭第26集

曹国又一使节前来迎请重耳和介子推一行前往曹国,众人被使节告知,先前来的那位使节,因未能请到重耳和介子推而被杀。众人皆称赞介子推有先见之明,并拒绝曹国使节的邀请,不愿去往曹国。而此时的介子推却答应曹国使节,只身去往曹国。众人惊讶。介子推则表明,只是只身前往,不愿曹国使节再被杀戮。就在大家莫衷一是的时候,重耳也决定与介子推共同前往曹国,介子推十分欣赏重耳的壮举,而众人却难于理解。无奈之下,一行人一同前往曹国。众人到达曹国,发现其实是冀芮的计谋。但曹国国君并没有立即诛杀众人,而是进行关押。曹国国君与介子推单独长谈,被介子推打动,最终释放了众人,冀芮气愤不已。晋国大旱,适逢饥馑之年,谁也没想到,夷吾打算跟秦国借粮,冀芮提醒,河西五城还没有给秦国,夷吾却不以为然,秦穆公见冀芮前来借粮,大怒。冀芮也以为根本借不到粮草,转身欲走,公孙枝拦住了冀芮,另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最终秦穆公竟然真的将粮草借给了夷吾,连冀芮都百思不得其解,也许这正是夷吾的性格独特之处吧。重耳一行从曹国逃脱,介子推引众人前往齐国,前往齐国这一路荒无人烟,众人疲病交加,重耳病重,众人十分心痛。狐偃恳求介子推改道楚国,介子推不允。狐偃百般恳求后,仍未得到应允,于是为了拯救重耳,狐偃心生杀念。狐堰联合赵衰、魏犨,趁夜色向介子推举起了宝剑。介子推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想法,理直气壮地与狐偃等人正面交锋。重耳醒来,制止了狐偃等人,可是没有食物,众人也只能等死,重耳也即将病亡,众人莫衷一是。

春秋祭第27集

介子推主动要求去为重耳觅食,众人都在为食物发愁,没成想介子推跛脚回来,端来了一碗肉汤,众人惊喜,介子推之说是打了一只兔子,自己扭伤了脚。众人没有在意,赶紧给重耳喂食,重耳醒来,大家十分高兴。夜晚,重耳对介子推的伤腿十分疑惑,于是撩开介子推的衣襟查看,眼泪流了下来。次日,重耳要求魏犨背上介子推,魏犨一百个不愿意,最终在重耳的要求下不得不背,众人不解。重耳要求与介子推结拜兄弟,众人反对,重耳此时说出介子推割股奉君,且秘而不宣的事实,众人惊讶不已。众人终于和好如初,不在有更多的分歧。不久,众人终于走到了齐国边境,并受到齐王的召见。齐王延请介子推留任齐国上卿,被介子推婉拒。虽然齐王对重耳一行款待有加,但鲍叔牙道出原委,原来管仲早有遗言,若介子推留在齐国,可助重耳复国。若介子推不留齐国,则绝不出兵相助。众人陷入尴尬之中,正当众人在宅邸中商议对策之时,一个女子前来驱赶重耳一行,双方几乎发生争斗。介子推大义凛然地带众人离开,鲍叔牙赶到,告诉齐国公主,这位是介子推,齐国公主齐姜立刻转变态度,留下了众人。众人疑惑间,重耳已经决定定居齐国,并要魏犨替他准备求婚的礼物,众人莫名其妙。

春秋祭第28集

重耳进宫向齐王提亲,齐王听说重耳欲赢取他的掌上明珠齐姜公主,断然拒绝。重耳礼貌地回府,并不断地重复提亲,弄得齐王十分光火。齐姜听说介子推替重耳提亲,毅然找到介子推,表达了自己对介子推的爱慕之情,介子推明示自己心中只能装下一个骊伊,今生不会再娶,齐姜十分纠结。重耳再次提亲,齐姜出了个馊主意。重耳接到齐王的一份礼物,打开一看,原来是一袭女服,齐王让重耳在秋祭时着女服领舞,众人皆以为是奇耻大辱。介子推前往王宫怒斥齐王,齐王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重耳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让夷吾不能再刺杀自己,决定着女服秋祭,众人皆惊。秋祭大典上,重耳让齐王下不来台,齐姜决定自己面见重耳,齐姜化妆成寺人面见重耳,并试探重耳,最终齐姜确定了重耳的真心。齐姜决定下嫁重耳,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驱除介子推,重耳愤怒地拒绝了齐姜的要求,决定次日便离开临淄。齐姜终于了解到介子推与骊伊的故事,内心十分惭愧。介子推欲单身离去,重耳阻止,以兄弟相称,愿患难与共。

春秋祭第29集

齐姜终于知道了自己的不是,在重耳一行即将离开的时候,向重耳道歉。可此时众人发现介子推已经留下一封书信,独自离开了,重耳赶紧追赶,介子推在城外被齐王的兵马拦住,其实齐王早就等在了城外。在齐姜的恳求下,介子推终于和重耳一起留在了齐国。十年过去了,重耳与齐姜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在这期间齐桓公驾崩,鲍叔牙去世,齐国发生了众公子争位,重耳皆不闻不问。这一天,狐偃带来消息——夷吾病重,这意味着重耳复国的机会到了,重耳却心静如水,没有反应。为了逼迫重耳离开齐国,回晋国复国,介子推等人在野外树下商议,结果被齐姜的侍女偷听到了,并告知了齐姜。齐姜把众人叫来,说明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并愿意帮助重耳离开,众人对齐姜十分感谢。齐姜酒桌上将重耳灌醉,众人趁夜色驱车载重耳离开,次日清晨,重耳酒醒,发现自己已在车舆之上,执意要回到临淄,重耳与众人发生巨大的对峙,介子推看到暗处的齐兵,以及夷吾的手下,于是引领众人随重耳避开眼线转道离开。众人直奔秦国,来到咸阳,向秦穆公借兵,秦穆公断然拒绝,众人心灰意懒,可是介子推却并不泄气,鼓励重耳坚定了回绛都的意志。重耳一行离开咸阳,来到了秦晋交界处的黄河岸边,此时大队亲兵前来助阵,原来是穆姬说服了秦王。重耳率军很快抵达绛都城下,介子推为免一战,亲自去说服夷吾投降,但是疯狂的夷吾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决意一战。在战场上,所有士兵都已抛弃夷吾,最终夷吾被勃鞮射杀,重耳成功登临晋国君位。

春秋祭第30集

重耳御国,宴请朝臣,唯独介子推悄悄离开酒席,重耳跟了出来,与介子推单独对饮。二十年的辛酸,已经让重耳与介子推融为一体,他们相互视为知己。但就在这个时候,重耳总希望介子推提出些要求,结果介子推竟然要求重耳封自己为一介草民,赏自己回绵上奉养娘亲,重耳万般不解。介子推的高洁品行最终终于得到了重耳的理解,重耳封赏众朝臣,介子推却悄然离开绛都。介子推回到绵上与母亲相见,也让他认识了在他离开晋国的二十年间,替他照顾母亲的绵上乡亲,介子推拜祭过骊伊之墓以后,决意远离尘嚣,隐逸山林。重耳分封众朝臣,但优施却对重耳不封赏介子推表达了愤怒,最终毅然离开。宫外绛都百姓集体为介子推跪求封赏,宫内众朝臣也为介子推跪求封赏,重耳被里里外外的压力冲击得喘不过气来,没有一个人理解重耳,更没有一个人理解介子推。随后,十二国公子求见重耳,也是为介子推求赏。无奈之下,重耳以诸侯之礼,亲赴绵上迎请介子推。当重耳来到绵上,介子推母子已离开绵上村,隐逸山林。在各种力量的逼迫下,重耳率众上山搜寻介子推。直到夜晚,仍然没有找到介子推的踪影,有人建议三面放火,逼迫介子推下山,重耳不允,但大家并没有听取重耳的意见,私下放火,介子推母子被围困在大火之中,母子二人为了拒绝流俗,最终丧身火海。重耳悲痛欲绝,将当日定为寒食节,祭奠伟大的介子推。最后字幕:晋文公下令,将介子推殉难日,定为寒食节令,这一天,举国禁火,世世代代纪念至今。重耳励精图治,终成春秋五霸之一。(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