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逆风去》分集剧情(1-40集大结局)

2023年10月30日 资讯(639) 0

《我要逆风去》分集剧情(1-40集)

《我要逆风去》分集剧情(1-40集)

我要逆风去第1集

生活在“自由麒”集团董事长父亲江旗胜(高曙光 饰)的爱护和光环下的江湖(钟楚曦 饰),在旗下萧条了近十年的休闲帆布鞋企业“腾岳”工厂,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网红直播带货,搞国牌崛起叫板打擂台。活动中,网络画手向朝阳(吴宣仪 饰)和当红主播桃小樱(洪潇 饰)产生冲突,继而揭开了她“安奈达”设计师和“圣洛朗”大赛获奖者的身份。而这一切,都是江湖在背后操盘,并自以为是的认为这是双赢,为主播制造一波热度,使得这次活动的销量暴涨、名声大噪。与此同时,一心想买下腾岳地皮的业内知名投资人徐斯(龚俊 饰)连番遭遇江旗胜的闭门羹之后,将目光盯在了江湖身上,想尽办法引起她的注意。至此,江湖、徐斯和向朝阳等几个年轻人的命运就和国牌腾岳紧紧绑在一起。

我要逆风去第2集

徐斯借江湖引荐,终于见到屡次拒绝他的江旗胜,洽谈收购经营不善的腾岳这宗“不良资产”处理交易。徐斯虽然被拒,但他还通过蛛丝马迹,判断“自由麒”及江旗胜深陷债务危机。然而,江湖却被父亲保护和隐瞒,依然无忧虑为父亲准备礼物,并将父亲看作是自己心目中的“神”。正如徐斯的判断,神也有跌落神坛的时候,虽然江湖将自由麒三十周年庆的活动搞得有声有色,自由麒却因“心安贷”骗局而导致沉疴已久的所有问题全部爆发,股票跌到底点、存在数亿窟窿等。让江旗胜更无法承受的是,这一切竟然是养子高屹(魏哲鸣 饰)亲手谋划的骗局。另一厢,江湖找徐斯商谈买卖腾岳的细节,为徐斯趁火打劫压低收购价格而气恼不已。这时,两人分别得知江旗胜突发心脏病过世,各自或悲痛或震惊。一夕之间,江湖的世界天翻地覆,失去了最疼爱自己的父亲,她彻底从云端跌入谷底,孤身一人,伶仃地站在劲风的中心,不但背负上沉重的债务,更被曾经的闺蜜奚落嘲讽。而与之处境截然相反,徐斯凭借在腾岳案例上的出色表现,进入业界知名的“宝兴投资”成为合伙人。

我要逆风去第3集

江湖求助爸爸生前好友张家父子,在张文善提议下,江湖迫不得已选择放弃自由麒的继承权,让集团所有产业被分拆司法拍卖,用有限资金保住占有市场份额及销售渠道的自由麒品牌。然而,江湖却万万没想到,这不过是张家父子的陷阱,借此将自由麒收入囊中。眼睁睁看着父亲呕心沥血创立的服装帝国被瓜分,江湖如临深渊,伤心不已。向朝阳因给竞品站台而被公司开除,并因竞业协议而限定两年内不得做同一行业。雪上加霜的是,母亲周素青又因投资心安贷而欠下巨款,向朝阳不得不暂时放下设计师的梦想而另谋生路。面对多重打击,江湖的情绪失控崩溃,爬向顶层,声泪俱下宣泄着父亲去世后所遭受的世态炎凉,徐斯及时出现救下江湖。

我要逆风去第4集

胸有成竹的徐斯以低价贱买了腾岳的厂区地皮。原来,他早已得到内部消息,物流要在此设立仓储中心,他看中的一直都只是腾岳的地皮罢了。而江湖冲动之下在拍卖会的最后时刻拍下了腾岳品牌,这个曾经是江家根基、见证了父母爱情的工厂,所有人却无法理解江湖接手腾岳这个烂摊子的疯狂行为。然而,江湖的壮志正浓,就遭遇杨简(高至霆 饰)带领一帮人来讨债。事后,江湖问起腾岳旧账,舅舅裴志远(张晨光 饰)承认对那些小供货商都是先拿货后签约,并劝江湖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不如装傻糊弄过去。向朝阳在网红直播基地遭遇品牌方骚扰,这一幕恰巧被前来调研的徐斯看到,徐斯认定向朝阳的风格会在众网红中独树一帜,而将自己的名片留给了向朝阳。

我要逆风去第5集

为了筹钱,江湖忍着被羞辱将自己曾经珍藏的鞋子出售,并搬离了曾经的家而住进工厂。就在江湖落魄孤寂时,得到老工人们的照顾,让江湖自父亲离世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人情温暖。岳杉又将一个账本交给江湖,里面记录着江旗胜以私人名义借钱给朋友的数额,因没有欠条证据,不知能否要回。随即,江湖找到杨简,表示小供货商的账她认,但她现在没有钱,如果想要钱,杨简就得跟自己先去讨债。于是,一连几天,江湖和杨简四处奔波,看到了各种赖账的嘴脸。江湖讨债巧遇徐斯,反被其奚落一番,江湖的情绪低落,终于清楚自己失去江旗胜的庇护和“自由麒”集团的光环,只是“江湖”而已。

我要逆风去第6集

徐斯催促江湖与腾岳尽快搬离,归还地皮。同时,江湖依然要面对没钱租厂房、工人催工资等一系列困境。就算如此,江湖也如约将讨回来的欠款偿还了小供货商们。众人不解江湖所作所为,江湖表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且她感受过要债不得的痛苦。一番话,让杨简对江湖有了重新的认识。另一厢,生活所迫的向朝阳主动找到徐斯,徐斯将其推荐给宝兴投资的MCN公司的老板亦是他的前女友宋稚,全方位包装向朝阳。江湖从杨简处得知徐斯购买腾岳地皮的意图,遂找到徐斯提出租赁腾岳原先的地皮。

我要逆风去第7集

徐斯一番揶揄后拒绝江湖。第一次商谈,江湖就碰了个灰头土脸。徐斯嘱咐秘书,若以后江湖再来找自己,就都挡回去。江湖想着救腾岳的想法,再次上门找徐斯,却多次约见未果。反而收到了宝兴投资要求腾岳腾退的律师函。为了保护腾岳,江湖闯入徐斯办公室提出与徐斯对赌的要求,没想到,徐斯反而提出要江湖给出复兴疼腾岳的方案。 与徐斯合作之下,转型为网络画手的向朝阳小有名气,但也受到了同公司同事的眼红。向朝阳主动选择跟利都合作,而她此举只因利都有她特别在乎的人。徐斯特别赞同向朝阳本次的选择。 江湖虽然嘴上抱怨徐斯的刁难,但心情却难得开心,因为她感受到了徐斯这一次没有敷衍自己,而是在认真考虑。然而舅舅却特别当心江湖的选择。

我要逆风去第8集

徐斯前往“步云霞”鞋厂商谈收购,竟被老厂长叶国铭泼水赶出来。窝了一肚子火。没想到江湖却一改往日任性,没有抱怨,冷静地与徐斯相约其他时间。这是江湖出生之后的第一次主动示弱,也让徐斯对其再次刮目相看,遂让江湖把文字方案变成行动。 利都新任副总高屹正是向朝阳暗恋多年的学长,向朝阳终是得偿所愿与高屹重逢。事后,因工作需要,向朝阳搬离长乐小馆住进公司提供的奢华公寓,身为继兄的杨简虽不情愿,但也主动帮其搬家,仍无微不至的照顾左右。向朝阳跟徐斯深夜离开公司的照片被曝光,引起网友搜索出其母周素青种种劣迹,继而让向朝阳的事业陷入危机。向朝阳心烦气躁之中,杨简默默守护在向朝阳身边加以关心,他对她的感情早已超越兄妹之情。 江湖嘱咐舅舅把以前自由麒的主管都请到一起吃顿饭,欲为新腾岳招兵买马。然而,那些主管却只来了岳杉和任冰,二人都以各自方式和理由婉言拒绝回腾岳,这让江湖失落。

我要逆风去第9集

喝醉的江湖碰巧遇到徐斯。徐斯诧异而关切地询问,得知缘由,徐斯竟对江湖的遭遇有了一丝同情。同时,徐斯也调查出抹黑向朝阳的背后黑手,正是同公司的主播阿楠。但向朝阳不满公司刻意冷处理的方式,只为息事宁人,勇敢的站了出来与阿楠挑明。 事后,酒醒的江湖买衣服向徐斯赔罪,徐斯将其带到常去的小餐厅,两人对彼此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为卖掉库存,江湖找到曾经的腾岳经销商老杜。没想到老杜却提出让江湖为自己修理老旧音箱以决战广场舞。

我要逆风去第10集

杨简劝向朝阳回家住,被拒绝。另一边,江湖走街串巷,甚至求助杨简团队,却一直无法找到匹配的零件。所幸徐斯家也有一台同品牌音响,于是,徐斯主动提出帮其修理音箱,熬了通宵,助江湖成功打入中老年人广场舞群体。只是,老杜虽然答应帮助腾岳,却张口又提出高昂宣传和代理费,让捉襟见肘的江湖无可奈何。随后,江湖与杨简交流现状杨简提出自己的网店可以帮忙。,杨简在长乐小馆与兄弟们商谈,一番言辞恳切,却还是让杨简身边的兄弟婉言拒绝。江湖灵机一动,提出利用网店积压的袜子与腾岳鞋搭配出售的办法,既可以帮杨简消化库存,又能提升腾岳销量,双方一拍即合。私下,杨简嘱咐身边兄弟,不许跟向朝阳透露半个字。向朝阳因主播阿楠刁难、公司却息事宁人之事,触及底线,赌气停止拍摄。徐斯主动找到朝阳,讲明利弊,劝其回去拍摄。江湖无意中得知老杜当年并不管销售,而是其前妻宋佳丽一手负责,江湖抱着试试的态度找到宋佳丽,没想到宋佳丽一口答应帮忙,并谈起当年与江湖母亲和外公的往事。在一番努力下,腾岳成功卖出一万多双。

我要逆风去第11集

江湖依然担忧,离最后期限还有几千双鞋的份额。于是,江湖打起了徐斯的主意,竟然将鞋卖到了宝兴投资的团建活动上,在最后一天完成了徐斯定下的业绩。江湖本以为腾岳即将迎来全面启动,然而,徐斯再次给了她当头一棒,提出以租金入股腾岳。最后时刻,江湖不得不选择答应,如此便意味着江湖虽然保住了腾岳的品牌和厂房,但在法律意义上,江湖失去了对腾岳的主控权。江湖为每位工人重新拍了证件照,重新启动腾岳生产,大家为腾岳有了新的金主而高兴。 向朝阳母亲借钱炒股,致使向朝阳与母亲又大吵一架。但与此同时,向朝阳的事业也重新逐步步入正轨。

我要逆风去第12集

江湖与舅舅沟通,重新管理构建腾岳团队,并决定重新找设计师,而电子商务部分,她心中已有了人选。江湖率先找到杨简,希望他能做腾岳的代运营商,但杨简却顾及向朝阳的感受而婉拒了江湖的邀请。事后,向朝阳得知腾岳的困境之后,主动劝杨简接受江湖的邀请。 杨简发现了向朝阳在做移民申请的打算,心情低落。向朝阳母亲更是慌张,与此同时还收到了拖欠款的律师函。杨简自己做主,将向朝阳母亲的欠款偿还。 腾岳众人还没高兴多久,又面临新的困境,腾跃鞋因款式老旧、鞋子被超市等二级市场下架,工人无订单可做。徐斯来视察腾岳生产,看到的却是工人聚众打牌一团糟的局面,徐斯质疑江湖的管理能力,两人不欢而散。搞定了腾岳的网络运营商,江湖将下一个目标锁定在财务总监岳杉的身上。江湖在父亲墓前听岳杉说了一段过往。

我要逆风去第13集

江湖打出感情牌,岳杉感慨万千的答应了江湖出任财务总监。杨简重新约江湖,说出江湖与向朝阳过往,与自己的考虑,最终同意加入江湖团队。江湖发现自己的员工,白天在厂里干活,晚上跑外卖兼职,更感同身受腾岳众人的艰辛。面对内外交困,让江湖身心疲惫,必须尽快解决生产问题。在各方压力下,江湖不得不找到张文善,重新踏入父亲当年的办公室。江湖答应了他的霸王条款,以最低廉的价格重做自由麒的代加工订单,借以让腾岳的车间和工人先运转起来。 徐斯在积极接触几个运营团队,打定主意能者上庸者下,若江湖无法做好腾岳,只能另择良将,因为徐斯自始至终的目的就是将腾岳最快孵化、最快变现且利益最大化。 厂内部分员工也因收入分配不均,逐渐扩大了负面情绪。江湖则向众人宣布,不再只做自由麒的代加工,要开始做腾岳自己的鞋。但起步后,也发现成本与销售并不尽如人意。

我要逆风去第14集

岳杉要江湖尽快定设计师,而江湖心中已经有最合适的人选,那就是向朝阳。与此同时,腾跃鞋厂内也出现了刘军带头的散漫矛盾。 向朝阳如愿与高屹吃饭,没有关顾到正在为她准备一桌好菜的杨简。杨简没有等到向朝阳,却等来了周素青的一番敲打。周素青希望女儿能够找到更优秀的、可以让她过上体面生活的男人,并不希望向向朝阳再和杨家的男人有什么牵扯。晚饭后,高屹去腾岳找江湖,诚邀她参加利都百货的活动。江湖不但没有接受,反而将其痛诉一番。看如今与自己形同陌路的江湖,回忆起学生时代她对自己的依恋,高屹不禁失落。而江湖回到工厂里,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事后,江湖借酒浇愁,巧遇徐斯解围,醉眼迷离的江湖将徐斯看成了高屹,诉说着心中的悲伤,为高屹对江家所做的一切,也为自己和高屹再也没有办法回到的过去。徐斯心中五味杂陈。

我要逆风去第15集

裴志远因为江湖和徐斯都没有处理刘军而发了恼,和江湖大吵一架负气离开。事后,江湖猝不及防地宣布:一是所有的订单必须由财务部审计完毕才能出货,二是提拔了张盛成为生产副主管。一时间在工人之间掀起轩然大波。刘军狗急跳墙,要带工人另寻下家。江湖却一副山人早有妙计的模样。徐斯约江湖吃饭,江湖却突然赶回工厂。原来,江湖和杨简早已设局埋伏,等待刘军再次偷窃工厂货物时,将他人赃并获。但临到决定是否报警之时,江湖却决定对刘军网开一面。待解决完工厂的事后、江湖匆匆赶往约会餐厅时,餐厅早已打烊,但徐斯却一直等在餐厅之外,一脸不悦。为安慰徐斯,江湖再次从便利店买了一袋零食,自制美食向徐斯赔罪。两人边聊边吃着,难得的惬意。 宋稚带着向朝阳相谈自由麒的设计项目,自由麒方面暗示向朝阳应该抄袭国外设计。

我要逆风去第16集

自由麒的所谓“借鉴”触碰到了向朝阳作为一个设计师的逆鳞,直接拒绝了自由麒的合作。徐斯得知昨晚江湖处理刘军一事,心中因江湖涉险却未告知而有气,立刻赶往腾岳。腾岳厂正乱成一片,刘军带走了大半的工人,但江湖却一脸平静,不愿意留下的工人再怎么挽留,都会想办法消极怠工。江湖带着徐斯参观工厂,让徐斯对江湖行政管理上的卓越能力很满意。江湖说及自己经营上的失与得,始终不后悔接下腾岳这个烂摊子。说话间,两人走到最后的整理车间,突然发现张盛和若干工人正在加班加点,张盛向江湖表示,自己和一众留下的工人不会在此刻离开。经历了无数困难,一直强自坚持的江湖,在此时再也忍不住,她背着众人流下了眼泪。

我要逆风去第17集

江湖来到长乐小馆,直接邀请向朝阳来腾岳做设计师,向朝阳诧异以两人现在的关系,江湖哪来的自信提出这番要求。江湖直指向朝阳对设计的热爱,但向朝阳却让江湖与自己经纪人去谈。酒后,二人说及往事,并谈到当年二人都很喜欢的学校门前的阿婆葱油饼,杨简暗暗留上了心。徐斯忍不住拨打江湖电话,江湖醉醺醺地接起来胡言乱语。徐斯心中不悦,驾车来到小馆,看到江湖喝了个烂醉,很是不悦,要强行把江湖带走。随后,徐斯把江湖送回腾岳,看着醉态可掬的江湖,也意识到自己心中已经喜欢上这个姑娘。宿醉的江湖次日发现,徐斯竟然修改了江湖手机中关于他的电话备注。随后,江湖来到宝兴汇报工作,午休时,江湖问及昨晚自己酒后有没有失态,徐斯吊足了江湖的胃口,两人说笑之间感情又进一步。 经过作品上的比较,江湖确定向朝阳确实是最适合腾岳的设计师,遂主动找宋稚商谈向朝阳的经纪约问题,宋稚拒绝。但江湖意外在宋稚的办公室发现了她的毕业照,疑惑她和徐斯的关系。宋稚直言不讳自己是徐斯的前女友,江湖意外。

我要逆风去第18集

徐斯送花于江湖,感情暧昧。江湖找到欠钱的微舞社app的商城进行推广。进行为增销量,江湖先斩后奏,利用向朝阳的手绘鞋子第一次直播带货。虽然销量很好,让徐斯等人不禁有种夸赞江湖的商业头脑,但也给向朝阳带来了不小麻烦。向朝阳对杨简一通发作之后,却在公司面前一力扛下了所有的责任。而对一切商业行为均心中画好谱的江湖,自然不会坑了朋友,私下找到宋稚,主动承担了所有的费用,这让向朝阳和杨简均感到意外。向朝阳也动了解约前去帮助江湖的心。

我要逆风去第19集

心怀忌恨的刘军举报腾岳所用的原材料在生产过程中有严重污染问题,雪上加霜的是,张文善以腾岳问题会影响到自由麒鞋子的销量为由,提出要么撤单要么再压低费用,让就连刚找回的工人也成为鸡肋和包袱,这也成为江湖接手腾岳以来,最大打击、最大危机。当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好戏时,江湖却没有因此而慌乱和畏缩,反而干脆利落的将不合格的鞋子全部销毁。徐斯也将媒体资源介绍给江湖,江湖借此机会以诚恳的态度对本次质量问题道歉,并宣布腾岳将重整旗鼓,选用新的设计师,新的科技环保材料,重新上市。危机暂时得以解决,徐斯和江湖路过一场婚礼派对,两人情不自禁地翩翩起舞,徐斯向江湖表达了喜欢她并要追求她的心意,江湖虽心中如小鹿乱撞,但并没有松口答应。

我要逆风去第20集

尚春雅集联合利用向朝阳的知名度炒作网红概念股,导致了赔钱的股民将所有怨气撒在了向朝阳的身上,不知缘由的向朝阳一时被推向了风口浪尖。而看出问题关键的江湖询问徐斯是否知情,徐斯在诸多蛛丝马迹中,得知是宝兴投资的老板都伟业在背后操盘,遂积极斡旋,希望挽回事态。向朝阳自行回家时,路上却被陌生人尾随。情急之下,她打电话向杨简呼救。杨简穿着单衣在寒冬的大街上狂奔,及时找到向朝阳。尾随的陌生人见状,立刻逃离现场。杨简护送向朝阳回到家中,向朝阳见杨简一身狼狈的模样,于心不忍,便主动为杨简上药,这也勾起了杨简的诸多少年回忆。

我要逆风去第21集

杨简和老九彻夜排查,终于查出暗中跟踪向朝阳的原来是股民,同时得知是宝兴投资暗中操纵了这件事。江湖找到徐斯,告知其自己和宋稚及唐娅谈妥的,将向朝阳合理合法聘请到腾岳的公关方案。徐斯不禁对江湖的魄力钦佩。二人正谈着,愤怒的杨简不期而至,将徐斯打伤。江湖将徐斯送回家,为杨简的冲动道歉,徐斯乘机要江湖照顾自己,江湖无奈答应。向朝阳去腾岳厂参观,小伍和张盛向他介绍着江湖的管理风格,让她颇为感慨。在腾岳和尚春雅集的联合发布会上,江湖向媒体介绍着腾岳的总设计师向朝阳。向朝阳坚定地走进会场,她终于回到了自己梦想的设计舞台。向朝阳从TT给集租的房子里退租,杨简欢天喜地为母女俩搬家。

我要逆风去第22集

杨简找江湖,欲还上江湖为向朝阳解约的赔款,被江湖追问到他和向朝阳母女的过往,不禁一阵唏嘘。向朝阳入职腾岳,按照江湖的安排开始拍摄视频,和直播自己的设计心路历程,直播间一时吸引了很多网友。安奈达不再提卖向朝阳获奖设计的事,让江湖十分焦虑。徐斯在家养伤,讹江湖来家里照顾自己。梅绍望得知唐娅的决定,给徐斯通气,徐斯十分担心腾岳的处境,提点了江湖。江湖也从徐斯对待被合伙人合伙设计出局的女性创始人李月的支持态度中,越来越懂了徐斯理智冷酷一面之下的职业抱负和为人处世的善良,二人愈发亲近起来。张文善不忿于向朝阳为江湖所得,以停止代加工要挟江湖不生产自由麒的竞品,江湖愤然拒绝。向朝阳在设计上始终停滞不前,杨简在生活上对她关怀备至。

我要逆风去第23集

岳杉告诉向朝阳,腾岳即将停了给安奈达的代加工。向朝阳开直播给腾岳带货,但根本问题未解决。江湖找向朝阳比赛跑步,二人回忆起念书时的往事,最后二人同时达到终点。江湖提出自己的建议,同意向朝阳生产设计出的高价鞋,同时希望向朝阳再设计一款低价鞋,最后用销量说话。向朝阳继续直播自己设计的心路历程,反响越来越大。智能制鞋生产线的创始人找徐斯投资,徐斯心中一动,约他详谈。张盛告诉江湖老布鞋步云霞的厂长叶国铭研发了一款专利布料很不错,江湖找上门去,却吃了个闭门羹。她对叶国铭对自己的不友好百思不得其解。徐斯开始找各种理由,约江湖见面,正好打着前来寄住名号的莫非的主意。一大一小赶到腾岳,让江湖感到好笑,但无形之间,她和徐斯又亲近了一些。

我要逆风去第24集

向朝阳的设计陷入瓶颈,杨简为了鼓励她,将她小时候画的画找了出来,向朝阳看着往昔自己的作品,回忆起父亲对年幼的自己的指点,不禁热泪盈眶。向朝阳终于设计出江湖想要的鞋款。徐斯再度向江湖提出自己的追求,江湖仍旧没有正面回应,但情感上已渐渐倾斜到了徐斯身上。因为张文善的使坏,裴志远上门拜访经销商吃了好几个闭门羹。徐斯向吴光磊冷静地分析了目前腾岳面临的销售困境,心中也为江湖开始担忧。 向朝阳遇见高屹,高屹透露想邀请腾岳参与利都新国潮节,希望向朝阳前去邀请。向朝阳误以为高屹是关心自己,内心雀跃不已。

我要逆风去第25集

向朝阳把新国潮节的消息告诉了岳杉,转达后还是被江湖拒绝。江湖全力筹备着新品直播发布会。 江湖再度拜访宋佳丽寻求帮助,宋佳丽一口答应。到了新品发布直播当天,向朝阳一切就绪,但江湖却犯了牙疼,被徐斯强行带去医院。向朝阳独立完成了一场颇受关注的新品发布直播,本来纷纷拒绝的经销商再度找了回来。在医院输液的江湖,被徐斯细心照顾着,恍惚间,她将徐斯当成了父亲。徐斯心疼不已。张文善非常不甘心向朝阳加入腾岳,于是令任冰去撬走向朝阳,不想向朝阳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徐斯将病中江湖接回自己家中,对她细心照顾,让江湖怦然心动。洪蝶赶到徐斯家,结果正好遇到徐斯和江湖清晨的亲昵,取笑了二人一番后,对二人的情感送上了真诚的祝福。

我要逆风去第26集

江湖终于全心全意接受了徐斯成为自己的男朋友。江湖去医院输液,遇到高屹,一时怔住。给江湖送保温杯的徐斯亦见到江湖看到高屹时的落寞模样,于是起了疑心,他想起江湖送给自己的西服,正是高屹身上的同款,一时心中忐忑。江湖把徐斯和自己确定关系的事,告诉岳杉。岳杉告诉江湖利都百货的活动有助于腾岳推广品牌,果不其然江湖的情绪很抵触。徐斯察觉到江湖对高屹的情愫,把宋稚约出来吐露苦闷心情,被宋稚嘲笑了一番。另一厢,江湖约出老方,提出让老方大吃一惊的合作方式。但回到腾岳厂,向朝阳告诉江湖老方曾经骚扰过自己,让江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无论如何也不想放下过往恩怨和高屹合作。

我要逆风去第27集

因为智能制鞋生产线的创始人周庆的锲而不舍,徐斯给了他再和自己进一步谈合作的机会,并从他的身上,对江湖的境遇感同身受起来。徐斯尾随江湖,发现她去医院看了海澜。二人一番倾诉,徐斯得知了江湖暗恋高屹的过往。至此,江湖彻底放下从小就喜欢的高屹。向朝阳不欲江湖为难,提出辞职。但不想江湖痛定思痛之后,选择了和高屹合作,为了向朝阳放弃了老方,让向朝阳颇为感动。江湖向岳杉坦言,自己为了向朝阳拒了老方,岳杉表示理解。向朝阳为了回报江湖,向张盛请教,用心设计利都百货活动用的展台。徐斯借着莫非找江湖的便利,在腾岳厂的食堂蹭了一顿晚饭。杨简生日即将到来,江湖和老九等商议给杨简一个惊喜。

我要逆风去第28集

江湖、徐斯、向朝阳加班,而杨简一人独坐等待自己生日零点的到来。江湖送了一套西服给杨简。没想到二人回到工厂时,徐斯不请自来。食堂内,江湖组织着一场庆祝杨简和本月工友生日的聚会,徐斯看着越来越有管理者风范的江湖,感到十分欣慰。去利都和高屹开会的向朝阳,自高屹口中得知自由麒取得了比腾岳更大的展区,于是焦急地告诉众人想办法。夜晚,杨简送向朝阳回家,向朝阳带着杨简去了蛋糕店买了庆贺生日的鲜奶蛋糕。原来向朝阳这十年来,每年都记得送杨简喜欢吃的蛋糕做生日礼物。她的举动让杨简心中感觉温暖,但老九提醒杨简,向朝阳暗恋的高屹回来了。 吴光磊提醒徐斯先和江湖谈清楚安奈达要收购腾岳的事情。徐斯去腾岳厂找江湖,却被裴志远告知江湖外出一天一夜了。徐斯着急地寻找江湖,江湖却在郊区的片场遇到汽车抛锚,手机没电的窘事。待徐斯好不容易赶到,江湖终于明白了徐斯对她是多么紧张。徐斯把江湖送去利都百货搭建现场,江湖和向朝阳一起吃着晚餐,说着彼此的心结,相视一笑,终成携手并进的好伙伴。

我要逆风去第29集

向朝阳心中还抱着对高屹的幻想,徐斯江湖也在路演前夜一番交心鼓励。 利都百货中庭,别开生面的路演活动持续着,吸引了顾客们的目光,将一旁的自由麒比了下去。腾岳众人迎来了成功,高屹亦安慰地看着这一切。晚上,腾岳举办了庆功宴,江湖和大家打成一片。岳杉感谢徐斯对江湖的照顾,亦感慨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徐斯和江湖终于确定了情侣关系。

我要逆风去第30集

向朝阳第一次以设计师身份迎来了市场上的成功,她本来打算鼓起所有的勇气向高屹表白,没想到高屹却递给她一张结婚请柬,让她错愕当场。杨简在庆功宴上不见向朝阳,最后在长乐小馆找到了喝醉了的她。向朝阳突然向杨简提出结婚,让杨简十分震惊。向朝阳一语道破自己知道杨简喜欢自己,无所遁形的杨简,终于坦诚自己这十年来的感情。腾岳迎来了高订单量,张盛等建议找代加工提升产量。媒体的采访也络绎不绝。周素青发现向朝阳和杨简结婚,暴跳如雷坚决反对。向朝阳和她针锋相对,杨简夹在二人中间,左右为难。向朝阳表示可以和杨简好好把日子过下去。 江湖买了结婚礼物去探望海澜,却从海澜口中意外得知高屹的父亲还活着的消息。 岳杉去宝兴汇报工作,意外遇见梅绍望,于是猜测出徐斯在暗中安排安奈达收购腾岳的事。徐斯对此没有否认。

我要逆风去第31集

梅绍望对徐斯在安奈达收购腾岳事情上的犹豫很是担心,多番试探。高屹在海澜临终前完成婚礼,观礼的向朝阳感动的同时也释怀了对高屹的年少情愫。江湖得知向朝阳和杨简结婚的消息,为二人高兴之余,也有担忧。婚后的杨简对向朝阳多了更多的不确定,老九捅破当年杨简解救向朝阳的真相,要杨简告诉向朝阳实情。徐斯带着江湖约会,将自己选择金融行业的初衷告知。二人在徐斯家中做饭,莫非又赶来蹭饭,江湖干脆把杨简叫来,想要缓和他和徐斯的紧张关系。徐斯找了好笑的借口,向江湖索要生日礼物。江湖细心为他准备了定制的跑步鞋。二人将恋爱甜甜蜜蜜地谈了起来。方墨萍发现儿子在为安奈达的并购打腾岳的主意,于是给了徐斯一些告诫,徐斯内心矛盾。

我要逆风去第32集

唐娅约谈徐斯,就安奈达并购腾岳后的安排,二人达成共识。唐娅亲自见了向朝阳,把并购腾岳之事和盘托出,并表示希望向朝阳回到安奈达,向朝阳心有所动。江湖组织团建,徐斯一起凑了过来,和腾岳一行人来到郊区酒店。在酒店偶遇了一位女创始人,看着徐斯和其寒暄,江湖略有吃醋。向朝阳和杨简分房而住,夜里,杨简跃墙而入,给向朝阳送来零食。向朝阳心内感动不已。徐斯耍无赖住进江湖的房里。 江湖和徐斯共处一室,最后却因为江湖过于紧张,什么都没有发生。次日,二人与腾岳诸员工一起团建。向朝阳告诉徐斯,唐娅来找过自己,并表示自己的意见对腾岳是否要被安奈达并购并不重要。但让向朝阳比较意外的是,徐斯没有将此事告知江湖。徐斯试探江湖对腾岳被并购的想法,江湖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徐斯将口中的话又咽了回去。江湖精心策划了一场杨简向向朝阳求婚的仪式,看着真诚的杨简,向朝阳热泪盈眶,心中大为感动。

我要逆风去第33集

转眼间,到了腾岳一百周年庆典这日,江湖意外在徐斯办公室内发现了裴志远发给徐斯的微信中说着卖腾岳的事,同时她亦震惊地发现岳杉私下将腾岳的财务报表提供给了徐斯。在一片欢跃的“腾岳”厂内,江湖脑海中闪过向朝阳、岳杉、裴志远决定和自己一起在“腾岳”创业的话语,再看向他们的面孔,觉得很讽刺。她喝了酒,带着微醺上了台,最后终于将众人的背叛公之于众。徐斯欲阻止江湖,被江湖当众扇了一个耳光。二人不欢而散。所有人都寻找着江湖,江湖在宠物医院陪BOSS走完了最后的时光,哭得肝肠寸断。

我要逆风去第34集

杨简因为向朝阳对自己和江湖的有所保留而极其失望,也顿悟到自己始终没能走进向朝阳的内心。向朝阳和岳杉都非常后悔自己隐瞒了江湖,但却也于事无补了。徐斯去长乐小馆见杨简,杨简带话给江湖,江湖仍不想见徐斯。江湖决定将困扰自己的智齿拔了,重新开始。江湖去“步云霞”见叶国铭,猝然得知三十多年前,父亲江旗胜盗取叶国铭专利做“腾岳”的往事。

我要逆风去第35集

都博涛找到江湖,警告江湖离开“腾岳”,不然开除“腾岳”全体员工。江湖的内心很是煎熬,她认为“腾岳”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于是,万念俱灰的江湖回到“腾岳”整理好一切,虽然工人们苦苦挽留,但她还是坚定地离开了“腾岳”。徐斯赶到工厂,江湖正式提出分手。杨简决定放弃和“腾岳”的合作。徐斯突然到“腾岳”参加起他们的例会,让“腾岳”众人猝不及防。杨简终于自十年的暗恋之中省悟自己从没有真正了解过向朝阳,于是向她提出离婚。周素青大惊,坚决反对。徐斯为“腾岳”招聘新的总经理的消息令裴志远十分不安,他跟踪找到江湖,大吐苦水。江湖主动找到叶国铭要求入职,叶国铭提出种种刁难问题,江湖一一解决。江湖渡过了一个人的生日。徐斯托吴光磊把江湖的车买了回来,开着江湖的车思念着江湖。

我要逆风去第36集

徐斯的颓废模样让洪蝶十分心疼。裴志远跟踪宋佳丽找到江湖,把徐斯给“腾岳”换管理班子的时候吐露出来,江湖却拒绝裴志远来“步云霞”帮自己。向朝阳开始犹豫起搬家的事,让周素青不解。杨简向老九吐露了自己对向朝阳十年的感情。江湖请昔日为“腾岳”做过设计的设计师Alex给“步云霞”做设计,受到叶国铭的反对。高屹告诉江湖有个创业综艺“创业年华”或许可以提供江湖免费打广告的舞台。徐斯带着莫非去宠物店买了一只和Boss同品种的小狗,怕狗的他养起狗来。莫非把养狗的消息发微信告诉江湖,江湖看到莫非朋友圈里徐斯的视频和小狗的照片,忍不住眼含热泪。 向朝阳和杨简陷入冷战,周素青不住劝解,向朝阳却让周素青找房子搬出去,但却又不住犹豫推迟搬出去的时间。叶国铭和江湖就是不是去参加《创业年华》的综艺吵了起来。

我要逆风去第37集

徐斯一再拖延“安奈达”收购“腾岳”的动作,也引起唐娅的不满。徐斯目睹小伍对江湖的照顾,十分吃味。岳杉向江湖辞别,并道歉。江湖表达了自己真诚的感谢。徐斯自都博涛处得知江湖代表“步云霞”参加了综艺,于是自告奋勇去当了导师。在综艺的报名现场,二人却阴差阳错错过了。向朝阳自高屹口中,得知当年中学时跳水救自己的人不是高屹,而是杨简后,十分震惊。周素青告诉她,杨简曾出资为她们母女解决债务问题。向朝阳方知杨简这些年为自己的付出,她再也无法逃避自己对杨简深藏的感情,告诉杨简自己不同意离婚,除非把“长乐小馆”和“西行记”网店都给自己。旁观的五七九三人大喊反对。江湖购买了设计师Alex为“步云霞”做的设计,叶国铭嘴硬表示反对,但也觉得这些设计很合适,于是默认了江湖的做法。小伍鼓起勇气向江湖表白,江湖愣住了。在《创业年华》综艺现场,徐斯终于见到了江湖,看着江湖利用了综艺的舞台,为自己服务的新品牌打广告,他五味杂陈。

我要逆风去第38集

徐斯看到观众对节目的反馈,心里难免五味杂陈。《创业年华》一经播出,虽引来广泛关注,销量也略有提升,但依旧没达到电商网站的要求。腾岳新总经理邀请江湖回去看看并沟通指导,但江湖明确拒绝指导被大集团并购的腾岳。无奈之下,江湖重新去找了桃小樱洽谈合作可能。徐斯迟迟不处理“安奈达”并购“腾岳”的流程,引起都博涛和都伟业父子的诟病。小伍向江湖表白,江湖还是拒绝了他,但二人决定好好合作把“步云霞”做起来。在电商平台,江湖、杨简、小伍和徐斯、向朝阳狭路相逢,气氛一时尴尬。徐斯忍不住跟着江湖,把江湖强行带去博记吃饭。徐斯问江湖自己和“腾岳”谁在江湖心里更重要,江湖负气说“腾岳”,徐斯失望离去,夜醉“腾岳”楼顶。 向朝阳向杨简坦诚,自己早就爱上了他,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件事。二人热泪盈眶,相拥在一起。

我要逆风去第39集

杨简经历昨夜醒来后,由衷感到了开心。向朝阳杨简生活步入正轨,并越来越甜蜜。 徐斯提出离任宝兴投资的执行董事,都伟业给徐斯下最后通牒,徐斯亮出最后的底牌,他已为“安奈达”并购了更合适的北欧品牌,同时他愿意出资将“腾岳”的全部股份买下。都伟业十分震惊。 江湖与桃小樱再度达成合作,以一次事件营销,打造出桃小樱严谨的选品形象,以及“步云霞”注重质量和成本平衡的品牌形象,一时间引来诸多关注,提升了网店销量。

我要逆风去第40集

老顽固叶国铭这一次终于肯定了江湖的经营能力,放心将“步云霞”交给她。 徐斯将“腾岳”的一切安排妥当后,嘱吴光磊把江湖的车和“腾岳”的股份赠予协议送给江湖。江湖遍寻徐斯不着,最后自洪蝶处得知徐斯出国了。怅然若失的江湖方知徐斯对自己的情深义重,她在“博记”独自喝着徐斯喜欢喝的奶茶,落下泪来。若干月后,“步云霞”和“腾岳”都搬进了新厂房,江湖和向朝阳探讨着做两个品牌联名款。在新厂房中,一只形似Boss的小狗从江湖脚边走过,江湖转过身去,徐斯就站在她的对面。(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