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耕纪》分集剧情(1-26集大结局)

2023年10月16日 资讯(574) 0

《田耕纪》分集剧情(1-26集)《田耕纪》分集剧情(1-26集)

田耕纪第1集

父母离异的“城市孤儿”连蔓儿(田曦薇 饰)为了赚取学费,参加了一款古代种田游戏的测试,完成任务即可获得奖金。游戏里连蔓儿生长于一个农村大家庭,爷爷连方(王建国 饰)和奶奶周氏(艾丽娅 饰)育有三子一女,大伯连守仁(赵毅 饰)自私虚伪,二伯连守义(东靖川 饰)奸懒馋滑,连蔓儿的爹连守信(刘凌志 饰)敦厚老实,还有恨嫁的小姑连秀儿(王清 饰)。得知自己需要在游戏里赚一千两黄金,连蔓儿感慨游戏不易,回到家听闻大伯连守仁给自己和孙家说了门亲事,联想到自己首次进入游戏被殉葬,她立马反应过来这门亲事就是个阴谋,当众拒绝,结果被奶奶周氏关进柴房。晚上,母亲张氏(周显欣 饰)和弟弟小七(秦靖琪 饰)联手放走连蔓儿,逃跑路上她捡到了一个神秘的身负重伤的NPC——沈诺(曾舜晞 饰)。第二日,孙家的媒婆上门打算带走连蔓儿,她装病拖延时间,等来了抱着孩子上门的沈诺。

田耕纪第2集

沈诺抱着孩子来找连蔓儿,自称是她的情郎,二人已经有了孩子。连蔓儿和沈诺当着孙家媒婆和全家人的面,表现得情意深重,气得媒婆直接退婚,戳破了大伯连守仁收了孙家五百两银子的阴谋。媒婆走后,沈诺向爷爷承认孩子是租来的,称家乡遭了水灾,流落至此,借机恳求留在了连家。经过一早上的折腾,身负重伤的沈诺撑不住晕倒,连蔓儿找了青梅竹马王幼恒(星择 饰)来治疗沈诺,王幼恒提醒连蔓儿,沈诺身份可疑,可沈诺仅凭着一张巧嘴就讨得了全家的欢心,期间还发现自己的同僚十三(昌隆 饰)被人拘禁了起来。大伯一家得知了连蔓儿与沈诺演戏,通风报信给孙家,孙家白天带人绑架连蔓儿失败,晚上故技重施成功绑走连蔓儿,连蔓儿醒来发现自己正在殉葬现场,和孙家老爷周旋时,沈诺骑马赶来。

田耕纪第3集

沈诺赶来打断了孙家殉葬,原来连蔓儿被绑走,是提前计划好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连家众人看看,自己是被大伯连守仁卖来殉葬的,气急败坏的孙家老爷执意要连蔓儿殉葬,沈诺不顾自己的旧伤,跟连家人一起,与孙家家丁打了起来,好在王幼恒找来了乞丐假冒官兵,成功救走了连蔓儿和沈诺以及连家众人。夜深,母亲张氏来安慰连蔓儿,连蔓儿第一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第二日,大伯一家跑来求助,孙家因为得不到连蔓儿,于是抓了大伯家的女儿连花儿(李墨之 饰)去殉葬,连蔓儿不忍白白牺牲掉一条人命,抢了宗祠里的牌位和沈诺一起引得全村人去到殉葬现场,救下了连花儿。次日,孙家媒婆就找上门要大伯还银子,但大伯一家早就将银子花光,连家拿不出钱,连蔓儿提议找王幼恒的爹老金叔借高利贷,沈诺提醒连蔓儿高利贷以谁的名义借很关键。

田耕纪第4集

连蔓儿在沈诺的提醒下,意识到连家还没分家,自己也需要替大伯家还这笔钱,于是连蔓儿联合二伯娘何氏(蒋诗萌 饰),最终让连花儿签字画押。解决了逼婚一事,连蔓儿终于能安心计划赚钱之事,她提议让沈诺代写书信,沈诺拒绝。沈诺夜里去寻找被戏班扣下的十三,二人正商议时被班主玉镶金发现,一番交手后,最终商议用二百两银子赎回十三,同时沈诺也发现了当初追杀他的富商的踪迹,此人正是悦来酒楼的老板。为了盯梢,沈诺在悦来酒楼门口摆起了代写书信的摊子,因太帅而生意火爆,和连蔓儿大赚了一笔。次日,沈诺探听到悦来酒楼老板和宋海鲲(向夏 饰)的秘密交易,他们的交易明细记录在一本簿籍上。中秋临近,连蔓儿去老金叔家送月饼,帮王幼恒解决收债之事。中秋佳节,村里举办了踏歌,这是村里年轻人表达爱慕的好时机,王幼恒想拉着连蔓儿一起踏歌,却屡屡错失良机,王幼恒担心连蔓儿,警告沈诺办完事赶紧离开。

田耕纪第5集

夜晚降临后,连蔓儿与沈诺嬉笑着行走在田垄之上,晚到一步的王幼恒只能看着两人背影,默默离开。之前在踏歌会上出了洋相的小姑连秀儿,哭着找到了连花儿,连花儿将偷看到连蔓儿赚到钱的事情告诉了连秀儿,连秀儿向周氏告状,周氏把钱全抢走了。原来在古代,如果不分家,赚的钱都是要上交给家里掌管钱财的人,这让连蔓儿很气愤,为了爹娘不受委屈,也是为了赚钱,连蔓儿想到了分家,然而在古代,分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与此同时,沈诺从十三那里得到情报,知道宋家要运送一批东西出去,沈诺埋伏在他们必经之路,想要查证他们到底在运送什么货物,没想到山匪突然出现,把东西给劫走了。沈诺帮连家人秋收,了解到民间赋税繁重。奶奶在家烙肉麦饼吃,威胁连蔓儿不许说出去,连老爷子得知后,全家又是一顿折腾。官府来十三里营子查山匪,沈诺被盘查。

田耕纪第6集

沈诺被盘查,王幼恒为了不给连蔓儿家添麻烦,帮沈诺解围,但王幼恒始终对他抱有戒心,要他尽快离开。秋收过后,爷爷连方向连守仁夫妇提出,如果母亲张氏正在怀的这胎生下儿子,就过继给大伯连守仁。除了连守仁,所有人都很意外和震惊,连蔓儿更是直接当众提出了分家的想法。张氏也不想骨肉被送给别人,终于被连蔓儿说服,鼓起勇气去地里找连守信商量分家的事,不料在半路上摔倒,动了胎气,大出血生命垂危。众人束手无策,多亏王幼恒的医治才把张氏从鬼门关拉回来。连叶儿(杨之楹 饰)找到连蔓儿询问张氏情况,支支吾吾引人怀疑,沈诺去田间查看,碰到王幼恒也在调查,二人与连蔓儿合计,找到连叶儿了解张氏流产真相,原来这是连花儿和连秀儿的计谋。连秀儿心中不安,对周氏讲出实情。

田耕纪第7集

连蔓儿和沈诺故意装神弄鬼,吓唬连秀儿,诈出实情,原来是因为连花儿不想让张氏过继儿子给他们家,便唆使小姑连秀儿一起用绳子绊倒张氏,害得张氏小产,差点丢了性命。得知真相的爷爷连方震怒,然而连花儿即将嫁给本地豪门宋家,这场婚事还关系到连守仁能否做官,再加上被连花儿拉来当同伙的连秀儿,是周氏最心疼的小闺女,所以连方虽然愤怒,但也只是把两人关了禁闭思过。连蔓儿表面上对这个处罚没有发表意见,却也更加坚定了分家的心,张氏已经同意分家,连守信却迟迟未能下定决心。连蔓儿带着村里一帮孩子捡花生做成蒜香花生,利用张掌柜母亲的葬礼,假装张老太附身让张掌柜买下连蔓儿的蒜香花生。

田耕纪第8集

借着卖花生连蔓儿结识十三,沈诺与十三商议无法追踪货物,便从簿籍下手,接下来盯紧宋府。连蔓儿卖花生赚了钱,让王幼恒假借复查的名义把钱塞进了给张氏送的补药里。抠门的周氏看见王幼恒来了,担心又要花医药费,骂骂咧咧不肯,这促使沈诺想到了一条分家的好法子。连蔓儿这边闹着杀了家里的鸡,给张氏补身子,又让王幼恒故意夸大张氏病情,表示张氏还要花好几百两银子才能把身体养回来。周氏和其他两房顿时觉得连蔓儿一家是个累赘,不如把他们家分出去,让他们自己去承担这些债务。爷爷连方内心也担心连蔓儿一家会拖累,虽未松口分家,但也选择了沉默。这时,周氏找到连守信,想让连守信休妻。一向愚孝的父亲连守信终于愤怒了,坚定地向众人提出分家。

田耕纪第9集

母亲张氏经历了小产后,不愿再忍气吞声,她让连蔓儿把她娘家人请来撑腰。原来张氏的娘家人乃是猎户家庭,不仅性格彪悍,脑袋也是极其精明,纵使周氏百般不情愿,这个家终于还是公平地分了下来。连蔓儿争取到了他们家应得的田地、房子和家具,这些都是她的立家之本。而在整个分家过程中,沈诺和王幼恒积极帮忙,两人暗中互相比试,都想在张氏娘家人面前留下好印象,两人爱慕连蔓儿的心思彻底暴露在张氏娘家人面前,只是连蔓儿还未察觉。分完家后,老大老二两家人心生不满,骂骂咧咧干活,周氏也一肚子火气。

田耕纪第10集

周氏不满分家结果,夜间气急败坏地毁坏连蔓儿家的围墙,沈诺和连蔓儿在墙边种下蔷薇,打闹中氛围暧昧。分家成功后,连蔓儿终于可以正大光明赚钱,蒜香花生大受欢迎,镇上酒楼非常畅销,张掌柜有意收购方子被连蔓儿拒绝。然而没高兴几日,官府前来征税了,沈诺第一次亲眼见识到了民间疾苦。连花儿见不得连蔓儿家越过越好,暗示周氏连蔓儿家早就做出了蒜香花生,分家也是之前计划好的。周氏一听,立马撒泼打滚逼连守信交出蒜香花生方子和赚来的钱,都被连蔓儿巧妙化解。连花儿见一计不成,又在官家小姐的聚会上,趁机说出连蔓儿卖蒜香花生赚钱的事,唆使县令千金整治连蔓儿。很快就有衙役找到连蔓儿,声称她没有经商许可,要缴纳一百两罚金,不然就要下狱,王幼恒借了一笔钱给连蔓儿打点,先拿到经商许可宽限十日。

田耕纪第11集

为了筹银子缴罚金,连蔓儿要做更多蒜香花生,不得已问爷爷奶奶收花生,周氏撒泼不同意,连花儿给奶奶支招,让二伯娘何氏去偷蒜香花生的方子。沈诺去找十三,十三告知不久戏班将去宋府唱堂会,可趁此机会偷走簿籍。众人做花生,何氏偷窥打听都被连蔓儿看在眼里,晚上何氏趁连蔓儿睡着进屋翻柜子,连蔓儿故意给她指路。次日,正在晒花生的时候,竟然下起雨来,蒜香花生无法晒干,连蔓儿做了烘干器救急,按时将花生送到酒楼,奈何接下来会持续下雨,连蔓儿决定卖方子,张掌柜开始拿乔压价,连蔓儿和沈诺一番演戏成功说服张掌柜,没想到半路杀出了周氏,她拿着何氏偷来的方子跟张掌柜要银子,好在连蔓儿技高一筹,提前准备,何氏偷走的是假方子,解决了胡搅蛮缠的周氏,成功交易解决了罚款危机。连蔓儿跟着沈诺来到了宋家堂会现场,沈诺要连蔓儿赶紧回家。随后沈诺和十三来到密室,意外发现一帮山匪也进了密室,原来戏班子就是山匪!

田耕纪第12集

沈诺和戏班子大打出手,惊动了宋府家丁,在打斗中,玉镶金抢走了沈诺想要的簿籍。宋府家丁越来越多,沈诺和十三只能撤退,路上看见台上唱戏吸引众人目光的人很像连蔓儿。原来,连蔓儿并没有回家,而是登台表演,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为沈诺打掩护。宋家发现连蔓儿有问题,危急时刻,沈诺救下了连蔓儿。沈诺不满连蔓儿擅自行动而陷入危险,两人大吵一架。宋家长子宋海鲲丢了簿籍,心惊胆战去见商会老板武仲廉,武仲廉手段阴狠震慑了宋海鲲,下令找回簿籍。十三勤劳能干,在连家混的如鱼得水,还帮助了连家小透明连叶儿,连叶儿对十三一见钟情,连蔓儿见连叶儿辛苦,鼓励她经济独立过自己的生活。十三查到了玉镶金的踪迹,需要动身前去拿回簿籍。沈诺需要离开一段时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正巧遇上连蔓儿为新生意——葡萄蒸馏酒上山找葡萄,两人发现了一个温泉山洞,连蔓儿觉得用这温泉保温种蔬菜,两人在洞里畅想了一番美好的未来。第二天,连蔓儿来找沈诺,发现沈诺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封“不必来找”的书信。

田耕纪第13集

连蔓儿虽然不舍,但生活依然继续,只是时不时忘了沈诺离开,会脱口而出叫沈诺的名字。离开的沈诺很快就找到了玉镶金的山寨黑虎寨,进入寨子才发现,这个寨子里的人并不是穷凶极恶的山匪,而是一帮受了压迫的普通百姓,金镶玉给了他们一个安身的地方。为了取得金镶玉的信任拿回簿籍,沈诺决定帮助玉镶金“劫富济贫”。沈诺不费一兵一卒,成功帮玉镶金打劫了一批货物,初步取得了玉镶金的信任。连蔓儿成功将葡萄蒸馏酒做了出来,并推销给了张掌柜,起名“状元红白兰地”,科考的学子为了讨个好彩头将酒一抢而空。

田耕纪第14集

很快到了大伯家女儿连花儿嫁给宋府公子宋海龙的日子,连蔓儿为了打响自己的葡萄蒸馏酒名声,跑到宋府婚宴上推销起了酒,这让连花儿在宋家失了面子,刚进宋府的门就被宋家主母刁难,更是得知了原来表面光鲜的宋海龙,是宋家最不受待见的儿子。宋海鲲拿着状元红献给武仲廉,得了订一百坛送去上面的任务。连花儿对连蔓儿怀恨在心,从宋海龙处得知宋海鲲找连蔓儿订酒以后,心生一计,找到一个混黑白两道的掮客,花钱请他把连蔓儿运酒的时间和路线告诉了山匪。沈诺和十三迟迟拿不回簿籍,只得答应玉镶金再干一票,假扮官府劫了连蔓儿的酒。而连蔓儿之前借了一笔银子用于做酒,如今被债主追债,好在王老金出面,帮连蔓儿解了围。沈诺在运酒的箱子里发现了蒜香花生,才意识到原来他劫的是连蔓儿,于是找到玉镶金讨要那批酒,玉镶金要沈诺在簿籍和连蔓儿的酒之间做选择,沈诺选择了连蔓儿,带着酒离开了黑虎寨。

田耕纪第15集

连蔓儿为了还债坚持做葡萄,王幼恒为了让她振作起来偷偷放烟花,连蔓儿许愿和沈诺再见一面,这时沈诺带着酒出现,跟连蔓儿坦白了身份,原来他是当朝的国舅爷,为了调查当地的官商勾结才来到十三里营子,沈诺向连蔓儿表白,连蔓儿生气沈诺一直欺骗她,拒绝了沈诺的表白,但还是答应协助沈诺调查,正巧这时,黑虎寨的兄弟想用簿籍敲宋家一笔钱,却被武仲廉和宋海鲲埋伏受伤,沈诺找来王幼恒,与连蔓儿一起上黑虎寨给他们疗伤,了解到寨子情况,连蔓儿立马提议和玉镶金一起合作做葡萄蒸馏酒的生意,在沈诺和连蔓儿双重诱惑劝说下,玉镶金最终答应合作。连蔓儿谢谢王幼恒放的烟花,并委婉地拒绝了王幼恒的示好,王幼恒留在黑虎寨帮助寨中村民。沈诺正愁不知怎么拿回簿籍,听闻连蔓儿要去给宋家送酒,便决定与连蔓儿同往。为了接近富商调查,连蔓儿和沈诺商议开个铺子。

田耕纪第16集

连叶儿误以为十三对自己有意,绣了荷包想送给十三。有了黑虎寨的加入,连蔓儿的葡萄蒸馏酒生意越来越大,就连宋家也主动找连蔓儿定酒,这让连花儿更是嫉妒。二伯偷连蔓儿的酒去卖,结果假酒喝坏了人,王幼恒帮忙医治,那人竟然死了,这是王幼恒第一次经历医治死亡,大受打击。而买家也报了官,把连守义送进了官府,要赔钱才肯放人。在被官兵抓走之前连守义甚至提出要用连叶儿抵债,虽然十三出手救了连叶儿,但连守义想要用连叶儿抵债的行为还是深深刺痛了连叶儿。大伯连守仁找到何氏,承诺给他钱,他可以去官府商议,把连守义放出来。为了救连守义,二伯娘何氏偷了连蔓儿的钱,交给了连守仁,第二天去跟连蔓儿认错,虽然生气,但事已至此,连蔓儿提出要用连叶儿抵债,借机让连叶儿从家庭的劳苦中解脱,二伯娘同意了,这让连叶儿更伤透了心,十三安慰她。沈诺跟连蔓儿表明心意,连蔓儿在暧昧中拒绝了沈诺的示好。

田耕纪第17集

连蔓儿和沈诺看中一个商铺,准备开饭馆赚钱,以吸引商会的注意。回到家才得知,大伯连守仁拿着二伯娘何氏偷来的连蔓儿的钱跑了,压根没有救二伯连守义。找不到连守仁的连蔓儿直接去宋家找到了连花儿,连花儿无奈用自己的私房钱,补上了被连守仁卷跑的钱,并救出了连守义。连蔓儿最终找到了躲起来的连守仁夫妻,把他们带回了连家,就在连家人批评教育连守仁时,官差传来了连守仁的上任通知。宋家给连守仁买了官,让连守仁在本地当主簿。看到连守仁当上了官,连守义夫妇瞬间变了态度,一心想着要连守仁带着他们去镇上享福。然而连守仁压根就不打算带着连家人一起去镇上,于是找到奶奶周氏,经过一番拉扯,还是决定只由连守仁一家单独去镇上赴任。连花儿不愿在宋家低人一等,向夫君宋海龙提议开个饭馆。黑虎寨找连蔓儿讨债,沈诺帮黑虎寨村民办理版籍缓解了债务压力。

田耕纪第18集

连蔓儿和沈诺去到他们之前看中的店铺,发现已经被连花儿抢先买了下来,连蔓儿只能将饭馆开在无人光顾的角落里,招来的伙计看这情形纷纷跑路。连蔓儿想到在分家的时候二伯连守义展现出来的算盘功夫,于是聘请他来当账房,何氏也加入了。开业当天,连花儿的饭店因为地段优势,加上宋家的名声,生意火爆,热闹非凡。反而连蔓儿的饭店,无人问津,众人都很担心。宋家长子宋海鲲邀请了武仲廉前去饭馆,连花儿决心在武仲廉面前表现一番。武仲廉巡街当天,连蔓儿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温泉蔬菜,古人在冬季哪见过这么新鲜的蔬菜,加上连蔓儿用现代思维带来的新奇的推销手法,连蔓儿的店顿时就火爆了起来,瞬间吸引了武仲廉来到店,连蔓儿与沈诺表达了想要加入商会的意图。

田耕纪第19集

连花儿不甘心连蔓儿的生意红火,趁着连蔓儿宴请村民们的时候,收买了一个混混,偷偷在菜里下了药,第二天村民们都食物中毒了,认为是温泉蔬菜有毒,上门讨要说法。连蔓儿立马找来王幼恒给村民们治疗,然而中毒的村民太多了,王幼恒忙不过来,王幼恒的父亲王老金挺身而出,王幼恒和父亲第一次在学医上达成和解。在连蔓儿众人调查下,他们快就发现是有人在饭菜里下毒,然而这时官府收到举报,查封了连蔓儿的饭馆。连蔓儿看着自己的饭馆刚开业就被查封了,连守信夫妇也从外地赶回来关心、安慰连蔓儿,连蔓儿不想让父母但心,心情更加失落。为了找下毒之人,连蔓儿故意贴出重金求线索的告示,连花儿担心混混出卖自己,只能变卖自己的家当,给混混更多的钱。在一次交易中被沈诺发现了,当混混再次向连花儿要银子的时候,十三提前埋伏,绑走了混混。

田耕纪第20集

十三将混混带到了宋海龙面前,宋海龙得知连花儿做的一切,才知道连花儿的心狠手辣,但是他着实爱着连花儿,不忍心看着连花儿被送去官府,先是找连蔓儿求饶,又找哥哥宋海鲲帮忙,连花儿犯下大错做好被休的准备,不料宋海龙不离不弃,连花儿感受到宋海龙的爱,决定安心过日子。连蔓儿的馆子重新开张,生意依然红火,沈诺和十三也如愿进入了武仲廉的商会。在商会的一次聚会中,沈诺和十三得知了武仲廉所挑选的下一个运货人是曹老板,并投其所好,与曹老板攀上了交情。武仲廉的心腹刘富贵在街上看中了小姑连秀儿,找到了大伯连守仁,威逼连守仁去向连家提亲,要强娶连秀儿当小妾。连蔓儿得知镇上刘家提亲,向十三打听,得知刘家并没有儿子,起了疑心。

田耕纪第21集

周氏和连秀儿兴奋地等待出嫁,连蔓儿劝说奶奶此事有疑点却无果。沈诺与十三成功的与运货人曹老板攀上了交情,偷偷跟着运货车队,发现了武仲廉与运货人对接的方式,同时也发现武仲廉要求运的货压根不是私盐,而是锻造兵器用的赤铁矿,两人立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商会聚会时,武仲廉又提出征地,为了得到武仲廉的信任,沈诺自告奋勇揽下此事,征地告示一出,在十三里营子引起轩然大波,连家人意见不一,老爷子坚定不卖地。转眼到了连秀儿出嫁当日,只有媒婆一人来接亲,虽有疑点但也无法阻拦连秀儿和周氏,连秀儿嫁进刘府才发现自己嫁的是已经年近四十的刘老板,奋力反抗,被刘老板关进了柴房。到了回门的日子,连守仁拎着一大堆礼品回连家宽周氏的心,连蔓儿借着给刘府送新鲜蔬菜的时候,跟刘府管家打听起连秀儿,得知被连守仁给骗了,决心找机会救出连秀儿。

田耕纪第22集

连蔓儿依旧借着刘府送蔬菜,找到了关着小姑连秀儿的柴房,承诺会救她出去。征地不顺利,武仲廉一直给沈诺施压,沈诺无奈,只能带着黑虎寨的弟兄使用武力威胁,逼迫村民们离开,在一次群体抗议中,沈诺不得已,拔刀威胁了村民,连家人对沈诺和十三变了看法,父亲连守信更是反对连蔓儿跟沈诺相处。连蔓儿连夜找到沈诺,原来之前威胁戏码二人早已通过气,现在还不是透露真相的时候,在救治村中老人的时候,王幼恒也得知了沈诺的所作所为,但是他还是看出沈诺的苦衷,也看出了连蔓儿与沈诺的心意,选择祝福两人,终于放手。最终为了不让村民们受到伤害,连家以及村民们只能同意离开,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连家来到了一处落脚点安顿。

田耕纪第23集

奶奶周氏放心不下小姑连秀儿,想要去刘府看连秀儿,知道真相的连蔓儿拦下了周氏。随后,连蔓儿带着好酒好菜来到了刘府,联合黑虎寨的人,灌醉了管家和守门的家丁,打晕了刘富贵,偷走了他的玉佩,成功救走了连秀儿。黑虎寨的人拿着刘富贵的玉佩,找到了运货人曹老板,紧急调运一批赤铁矿,故意将那一批赤铁矿打翻在巡查官员面前,导致曹老板被抓,私运赤铁矿的事情败露。第二日醒来的刘富贵发现连秀儿跑了,找上了大伯连守仁,教训一番后,连守仁神态恍惚。武仲廉意识到商会内部有卧底,怀疑沈诺,于是找上沈诺,假意要他当下一个运货人。二伯娘何氏在街上打听到刘富贵死了,而且刘府压根没有儿子,得知连秀儿的婚事是场骗局,连家乱成一团,连家兄弟找到连守仁大骂一顿,但见老大精神恍惚也无可奈何。

田耕纪第24集

连家人得知连守仁疯了,爷爷和奶奶大吵起来,此时连秀儿回来了,周氏喜极而泣。沈诺在给武仲廉运货前约见连蔓儿,告诉她自己会出走几日,两人互相确定了心意。大伯娘古氏回连家求助,被二伯娘何氏给数落走了。爷爷连方不忍心看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大儿子如此下场,想要拿些银子贴补,却被周氏阻止了。隔天,连蔓儿去宋府找连花儿说明大伯的情况,却意外听见宋府护卫提起运货的事情,连蔓儿偷偷跟去,发现原来让沈诺运货是暗杀沈诺的陷阱,连忙去找十三,结果被宋海鲲找到,为了掩护十三逃跑去救沈诺,连蔓儿被宋海鲲绑走送到了武府。沈诺果然遭人埋伏,经过一番拼杀,沈诺带着唯一存活的黑虎寨四当家逃了出来,遇见了前来救人的十三,得知连蔓儿被绑走了,不顾自己的重伤,前去救人,沈诺杀进武府,然而寡不敌众,武仲廉用连蔓儿威胁沈诺,沈诺身受重伤。

田耕纪第25集

沈诺被武仲廉重伤,千钧一发之际,玉镶金带着黑虎寨众人赶到,救下了沈诺和连蔓儿。一切尘埃落定,沈诺与十三回京复命。新年将至,朝廷一举拿下了武仲廉和他背后的宁远候,百姓兴高采烈地庆贺新年,连家也沉浸在新年祥和的气氛中,连蔓儿在收拾家务的时候,看见了游戏任务的存钱匣,想到自己的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就要结束这个游戏,回到现实世界了,感到不舍。这天连蔓儿与连叶儿看见十三回来了,连蔓儿看着两人重逢恩爱,心中苦涩。连蔓儿从十三那收到了沈诺的来信,思念着沈诺。爷爷连方一直担心精神出了问题的大伯连守仁,毕竟都是一家人,连家二房和三房全员出动,寻找连守仁。最终,连方在衙门门口找到了已经精神不正常的连守仁,跟着连守仁,大家在一处小破屋发现了老大一家。

田耕纪第26集

曾经光鲜的连守仁一家都蜗居在这里,宋家倒台了,所幸宋海龙因在宋家不受待见,所以接触宋家产业不深,才能与连花儿全身而退。连蔓儿劝说连守仁一家回到连家,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才最重要,连花儿感动,同意回到连家。转眼新年到,一家人整整齐齐,欢欢乐乐的聚在一起过新年。新年宴席上,十三正式向连叶儿提了亲。年后,连蔓儿送走了十三和连叶儿,将饭馆交付给二伯一家,给王幼恒送去了十三从京城带来的御医举荐信,最后安置好了弟弟和爹娘的生计学业,看着连家人都好好的,连蔓儿虽有不舍,但虚拟总归是虚拟的,连蔓儿最终还是回到了现实世界。走出科技公司前,连蔓儿看见了旁边桌子上摆着游戏中她与沈诺定情信物,释怀一笑,走出了大门,继续她的美好人生。(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