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安如梦》分集剧情(1-40集大结局)

2023年11月7日 资讯(701) 0

《宁安如梦》人物关系图

《宁安如梦》人物关系图

《宁安如梦》分集剧情(1-40集)

宁安如梦第1集

谢危(张凌赫 饰)率兵攻入皇城,皇后姜雪宁(白鹿 饰)自刎于宁安宫,这是作家姜宁最新连载作品《宁安如梦》的结尾,然而姜宁并不满意这个结局,思量之下她决定续写这个故事,让姜雪宁带着记忆重来一次,想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京城酒肆中,男扮女装的姜雪宁迷蒙醒来,惊觉自己竟回到了十八岁尚未入宫之时!姜雪宁不敢相信眼前情形,辞别燕临(周峻纬 饰)失魂落魄离开。姜雪宁恍惚中回到家中,忆起自己被婉娘掉包的身世,回想起刚回府时的情形。时孟氏(翁虹 饰)率家仆严阵以待,要对彻夜未归的姜雪宁上家法。姜雪宁因着婉娘等事情与生母孟氏始终无法亲近,当众反驳了孟氏。姜雪宁发现自己屋中物品所剩无几,知道是以前的自己太过纵容导致下人毫无规矩随意偷拿,于是她一反常态,用一本假账册成功惩治恶仆拿回财物。这番举动被前来姜府做客的太子少师谢危看在眼里。姜雪宁再见谢危,不由得想起记忆中的谢危,惊惧害怕,如堕冰窖,僵在原地。

宁安如梦第2集

姜雪宁担心谢危看到了自己的表现会对自己动杀心,另一边,谢危亦直言姜雪宁并不简单,且她在四年前一同入京时偶然得知自己离魂症的秘密,遂派人盯着姜雪宁。燕临爬墙入姜府,邀姜雪宁同往重阳灯会。姜雪宁猛然想起上一次在重阳灯会,自己男扮女装救了长公主沈芷衣(刘些宁 饰)使得她芳心暗许,知道真相后恼羞成怒百般刁难,姜雪宁遂装病拒绝前往。姜家同时收到定国公府和清远伯府的赏菊宴帖,姜雪宁想起曾经的贴身女官尤芳吟(汤梦佳 饰)是清远伯府庶女,决定独自去赴宴。姜雪宁在清远伯府救了遭受虐待差点儿溺死的尤芳吟一命,并警告尤月不许再虐待庶妹。燕临闻讯来寻姜雪宁,让她宴会结束后去层霄楼等自己。时沈芷衣携薛姝(叶晞月 饰)突然到访,怕与沈芷衣相遇的姜雪宁准备寻机逃走。

宁安如梦第3集

姜雪宁在沈芷衣眼部伤疤处绘制落樱妆,一番宽慰话语巧妙化解沈芷衣多年心结,得沈芷衣青眼。谢危在层宵楼遇刺客偷袭,刺客为逃命挟持了恰在马车外等燕临的姜雪宁。姜雪宁怕谢危为抓刺客而不顾自己死活,为保命朝谢危方向扑去。姜雪宁故作胸无城府模样,谢危警告姜雪宁不要诓骗燕临,姜雪宁发觉谢危对燕临的不同,开始怀疑谢危与燕家的关系。姜雪宁与燕临逛灯会,白果寺前燕临表明心迹,一番言辞与姜雪宁记忆中的那个燕临重叠。燕临欲亲吻姜雪宁,姜雪宁侧身避开,未回应燕临的求娶。姜雪宁回府后得知父母有意推姜雪蕙参选公主伴读,不愿再入宫的姜雪宁欣然接受。兴武卫来燕家军营挑事,百户周寅之从中斡旋引得燕临关注。姜雪宁猜度燕家惨案可能与周寅之有关,遂至周家,以周寅之爱马快病死为由请其回家,一番言语试探验证了自己的猜测,姜雪宁决定这次要在他犯下大错之前拦住他。

 第4集

姜雪宁希望对周寅之的提醒和敲打能让事情有所改变。姜府收到姜雪宁入选伴读的名单,一家人颇为意外。燕临再次翻墙而入,送上亲手剥好的松子。姜雪宁得知燕临结识了周寅之,劝燕临一定要远离此人。姜雪宁得知自己再次成为伴读是燕临的“功劳”。燕临带姜雪宁来吕显(秦天宇 饰)的幽篁馆,买了“蕉庵”古琴作为入宫礼物。幽篁馆外姜雪宁再次遇见伤痕累累的尤芳吟,幽篁馆内吕显向谢危八卦他对姜雪宁的态度。姜雪蕙与沈玠(周大为 饰)白果寺外擦肩而过,沈玠拿出红姜花手帕,回忆起半年前在寺外的惊险相遇。众伴读入宫考校,姜雪宁在礼道和香道学习中故意搞砸企图被罚出宫,没想到素有威名的苏尚仪对自己的错误视若无睹,姜雪宁方知自己入宫有沈芷衣出力。姜雪宁决定在谢危主持的文试中瞎写一通,以期能被逐出宫。

宁安如梦第5集

燕临探望姜雪宁,姜雪宁再次表示只把燕临当成最好的朋友。姜雪宁听到姚惜谈论与张遮(王星越 饰)议亲,言语间颇多嫌弃与不愿,尤月怂恿姚惜以克妻为由毁约。姜雪宁将尤月脑袋一把压入鱼缸,鄙视尤月毁张遮清誉。姜雪宁忆起与张遮过往,心绪难平。尤芳吟照姜雪宁吩咐找到丝商许文益,买下他手里滞销的生丝。方妙跟姜雪宁讨教文试内容,姜雪宁爽快分享。姚惜怀疑姜雪宁与张遮关系,姜雪宁表示自己只是打抱不平。文试时姜雪宁抱着恶作剧心理乱答一气,末了还画了只王八,不料最终竟以上等成绩通过。众女讨论起谢危,姜雪宁惊觉只有自己在敌视他,忽想起四年前入京时得知谢危遇雪会发作离魂症之事。姜雪宁单独见谢危,谢危直言姜雪宁入宫也有他一份功劳。谢危要求姜雪宁在宫中让他考察半年,再决定是否要除掉她。姜雪宁回府,孟氏为姜雪蕙落选之事打抱不平,心急之下失言伤到了姜雪宁。

宁安如梦第6集

姜雪宁忆起曾经为了当皇后抢了原本属于姜雪蕙的姻缘,希望这次能够改变大家的命运。燕临请姜雪宁和周寅之来侯府做客,姜雪宁质问周寅之为何搅入燕薛之争,周寅之请教姜雪宁如何能够自保。谢危忽临侯府,四人同桌烤肉,场面怪异无比。姜雪宁佯装喝醉欲逃离,谢危主动提出相送。马车内,谢危警告姜雪宁不要插手朝堂之争,姜雪宁反问谢危与燕临究竟是何关系。时一带有平南王徽记的箭矢破空而来,谢危下意识护住姜雪宁。勇毅侯府内,周寅之将近日之事对燕临和盘托出,并坦言是姜雪宁让自己这么做的。震惊不已的燕临向燕牧(张兆辉 饰)求证,燕牧承认自己与平南王(宗峰岩 饰)确有书信往来,那是因为得知燕临的表哥,当年的薛定非似乎没有死。谢危雨夜赴公仪丞之约,原来谢危竟是逆党的度均山人。二人剑拔弩张,谢危警告公仪丞不要乱来。姜雪宁看望生病的燕临,燕临说自己该长大了。薛家的丝船在漕河翻了,谢危趁机搜罗薛家罪证。

宁安如梦第7集

姚惜拿张遮所书退婚信找到姜雪宁,姜雪宁内心挣扎,但还是帮姚惜分析局势。姜雪宁忘记准备伴读礼物,不料沈芷衣却反安慰起姜雪宁。谢危拿到薛远插手漕运、官商勾结的证据,但沈琅只罚薛远暂时停职。课上萧姝表示谢危不该教女子政论,谢危点名姜雪宁表态,姜雪宁忙着讨好谢危而言语间得罪了薛姝。薛姝一心想做沈玠正妃,无意间看到沈玠珍藏的红姜花手帕与姜雪宁所用相同,认定沈玠心仪姜雪宁。谢危知道姜雪宁是尤芳吟背后东家,也开始认同姜雪宁为燕家的付出。众伴读随沈芷衣给薛太后请安,经宁安宫时偶遇太监郑保受罚,姜雪宁借沈芷衣之手将其救下。泰安殿中众女拜见,薛太后独宠薛姝冷落其他伴读,并单点出姜雪宁评论一番。时内务府向薛太后进献玉如意,薛太后观玉如意上文字面色大变,下令捉拿宫中逆党,众人一时间瑟瑟。谢危知此为公仪丞暗中安排。沈琅在薛远怂恿下召见谢危言语试探,谢危回答滴水不漏稳住圣心。

宁安如梦第8集

仰止斋内众人惊魂未定,方妙向大家讲述了二十年前平南王之事。当年平南王杀入京城险些将沈琅与薛太后除去,幸亏当时的定国公夫人燕氏与世子薛定非英勇护主,以身相替,才保全皇室。平南王犯下惨绝人寰的“三百义童”案,乃是天下恶之徒。姜雪宁在谢危琴课上表现太差遭罚站,被要求下学后单独加练。谢危问起姜雪宁解救郑保之事,提醒她在宫中不能随意胡来。谢危教姜雪宁弹琴,姜雪宁一个不稳摔坐地上,爱琴如命的谢危救琴不救人。一只小猫闯入阁内,谢危见猫情绪突变,赶走姜雪宁。姜雪宁遇到前来谢恩的郑保,直言自己救他目的并不单纯,反得郑保忠心。姜雪宁得知姚惜父亲去张家提亲,心中烦闷外出散步,再遇小猫。谢危私见宫中眼线商讨玉如意案,被姜雪宁听到七七八八。怀中小猫叫声惊动谢危,谢危持匕首而出,发觉来人竟是姜雪宁。

宁安如梦第9集

谢危持匕首与姜雪宁对峙,姜雪宁被怀中小猫抓伤,同时也确认了谢危怕猫。谢危告诉姜雪宁不愿触碰某样东西,未必全是畏惧,也有可能是痛恨和憎恶至极。燕临和沈玠外出打猎,撞见定国公豢养私兵。燕牧猜测其物资很有可能来自通州燕家军营,决定暗中去一趟通州。谢危与剑书等人说起姜雪宁,言及姜雪宁不是敌人。翰林院讲师私换教材讲授《女贞》,姜雪宁出言反对被赶出课堂。姜雪宁偶遇燕临等人,燕临假装不熟来避嫌,惹姜雪宁酸涩。谢危发现《女贞》课本并令大家将其扔掉。谢危命姜雪宁随他去取琴,文昭阁内,谢危亲自替姜雪宁上药,并坦言昨夜不该对姜雪宁发火。谢危说姜雪宁是璞玉,希望她能学些真才实学,二人和解。薛姝授意翰林院先生们刁难姜雪宁,姜雪宁思及谢危的话选择了安分忍耐。姜雪宁同谢危谈及近日被夫子针对之事,谢危告诉姜雪宁薛家在翰林院的影响力,二人决定相互配合演一出戏。

宁安如梦第10集

翰林院夫子故意说姜雪宁上交的诗很差,谢危“正好”经过,言此诗乃自己所作。沈琅知此事后,罚了两位夫子,薛家在翰林院势力被削弱。沈琅厌恶党附之事,谢危借机推与薛家毫无牵扯的顾春芳、姜伯游分别担任刑部、户部尚书。姜雪宁从家书中得知父亲升官,思量一切或都有机会改变。燕牧在通州军营抓住内鬼,回京途中遇到埋伏,燕牧身重毒箭。兴武卫得令全城戒严搜捕逆党,实则拖延燕牧就医。皇宫中,黄仁礼在姜雪宁房中搜出写有玉如意所刻内容的纸张。姜雪宁言自己非宫中之人,要面见太后定夺。谢危帮燕牧请到大夫后准备入宫解救姜雪宁,却被告知燕牧受伤是公仪丞所为,谢危一时走不开,让剑书拿令牌去刑部找陈瀛。众伴读入泰安殿,薛太后言语间想将玉如意案与燕家相联,姜雪宁以死相逼迫使薛太后请刑部主审此事。陈瀛带张遮应召入宫,姜雪宁再见张遮,心绪难平。张遮询问案情后向薛太后建议核对仰止斋的纸数。沈琅闻此事至泰安殿,郑保随侍在侧。时黄仁礼回禀仰止斋纸数搜查结果,姜雪宁的纸正好少了一张!

宁安如梦第11集

太后当即就要发作姜雪宁,姜雪宁却道出张遮用意,核纸数对不上,有可能是自己真的事涉其中,也有可能是核对的人有问题。王新义带郑保去搜身,果然在宫女娇蕊身上搜出一张写有《蒹葭》的纸条。娇蕊辩解说是捡了姜雪宁不用的纸用来练字,但在张遮和姜雪宁的联手逼问下暴露了并不识字的事实。沈琅准备发落娇蕊,刚刚态度强硬的薛太后突然决定偃旗息鼓,沈琅表示会给姜雪宁一个公道。姜雪宁追上正要出宫的张遮向他道谢,张遮询问姚惜退亲之事,表示自己会退亲,姜雪宁闻言心绪起伏。这一幕被匆忙入宫的谢危看在眼里,谢危察觉到姜雪宁对张遮的心意。薛太后认出娇蕊是薛姝的人,薛姝将姜雪宁是沈玠心仪之人一事相告。姜雪宁从沈芷衣处得知薛姝见过沈玠的手帕,明白了薛姝借玉如意案陷害自己的原因。燕牧拜谢谢危救命之恩,言语提及与外甥薛定非的过往,二人都未明说,但心意已通晓。沈琅召见姜雪宁,告知娇蕊是乱党且已死在狱中,此事已了。姜雪宁见好就收,谢了恩赏。

宁安如梦第12集

沈琅察觉谢危待姜雪宁不同,此番借机试探,姜雪宁感知沈琅用意,顺势作答“证实”沈琅猜测,为谢危周全。姜雪宁休沐回家,孟氏担心姜雪宁但一见面就刀子嘴豆腐心,姜雪蕙赶忙宽慰。姜伯游向姜雪宁讲述勇毅侯府近日遭遇,姜雪宁表示想尽力帮衬一二,姜伯游甚是欣慰。薛远收到燕牧写与平南王的半封信,立即面圣。在谢危斡旋下,燕家暂被圈禁在府,配合兴武卫调查,沈琅令薛远尽快找到剩下的半封书信。姜雪宁需要用钱帮燕家打点关系,找来尤芳准备投资盐井。姚庆余知晓张遮退亲始末,怒斥姚惜。姜雪宁偶遇张遮,二人相隔而望,姜雪宁回忆起与张遮的初见,姜雪宁的有意作弄,张遮的刻意回避,警告姜雪宁切勿与虎谋皮。谢危托陈瀛搭线会见张遮,请张遮继续追查逆党线索,张遮面对谢危也不卑不亢,表示案子自会查,与旁人无关。

宁安如梦第13集

尤芳吟按姜雪宁吩咐找任为志投资他的盐场,尤月带家丁前来将尤芳吟带回府磋磨,姜雪宁决定将尤芳吟从伯府救出。姜雪宁设计引尤月将尤芳吟带到聚来客栈,故意激怒尤芳吟与尤月对峙,时周寅之前来以事涉逆党为由将二人关入大牢。尤芳吟得知姜雪宁这么做是为了救自己,很是感激。清远伯交钱将尤月带回府,丝毫不过问尤芳吟。姜雪宁让周寅之用这些钱帮燕家打点关系。谢危将姜雪宁带回府,姜雪宁言二人都在为燕家奔走,希望谢危同自己照应配合。谢危与姜雪宁梳理近期发生之事,怀疑通州燕家军营有逆党潜伏。谢危表示这件事情他来处理,嘱咐姜雪宁安心回宫伴读。姜雪宁安排姜雪蕙同沈玠见面,二人明确心意。吕显受谢危安排来大牢见尤芳吟,帮忙看顾盐井生意。姜雪宁在街上偶遇张遮,跟随他一起进入古玩店,二人同桌修补文物。

宁安如梦第14集

姜雪宁辅助张遮修复古玩,时姚惜携薛姝闯入,姚惜不顾形象当面质问二人关系,张遮将姜雪宁护在身后,直言退亲是自己的决定跟任何人都无关。姜雪宁以退为进成功让姜雪蕙成为公主伴读,薛姝看到姜雪蕙的红姜花手帕,意识到她才是沈玠心仪之人。姜雪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处处压薛姝一头。姚惜有意挑拨姜家姐妹关系,反被姜雪蕙呵斥。姜雪宁回忆起当年同谢危入京时吃到的桃片糕,尝出谢危所给桃片糕正是四年前的味道。谢危告知姜雪宁沈琅已同意燕临冠礼如期举行,张遮也接手了燕家的案子,姜雪宁希望这次冠礼不会再有风波。姜雪宁经提醒意识到只有谢危一人称自己为“宁二”,为此特意感谢了谢危,表示懂得谢危用意,二人关系更进一步。姚惜捡到姜雪宁香囊,偷听薛太后与薛姝对话时不慎将香囊掉落,薛姝捡到香囊后主动找姜雪宁摊牌,希望可以联手,被姜雪宁拒绝。

宁安如梦第15集

张遮请旨去通州详查逆党,被沈琅回绝。姜雪宁带回房的桃片糕被嘴馋的周宝樱拿走,周宝樱课间偷吃被谢危发现,认出桃片糕后黑脸拿走了剩余全部。顾春芳与张遮谈及京中逆党,张遮道出了对谢危的怀疑。燕牧请谢危做燕临冠礼的赞冠,谢危欣然应允。燕临托谢危将自己亲笔写的冠礼请帖交予姜雪宁。冠礼当日,姜雪宁去铸剑坊取为燕临准备的礼物,回忆起曾答应燕临要在冠礼上送他一柄无鞘之剑。燕临在侯府门口苦等姜雪宁,姜雪宁同沈芷衣赶到,终将曾经未能送出的礼物交到了燕临手上。谢危在燕家祠堂为燕敏上香,燕牧说燕敏临死都没有放弃寻找自己的孩子。宴席上众人向燕临敬酒祝福,薛烨挑事,姜雪宁怕二人起冲突出言劝阻反被薛烨掌掴,燕临被激怒与兴武卫动手。燕临要与薛烨单挑,直言倘若当年的定非世子尚在,绝不至像薛烨一样废物。燕牧和谢危及时赶到阻止了打斗。

宁安如梦第16集

冠礼仪程开始,谢危为燕临加冠,薛远携圣旨闯入,言勇毅侯府勾结逆党意图叛乱,挑唆军中哗变,凡侯府之人统统捉拿。燕临欲起身但谢危让他莫动,继续为燕临加冠。在沈玠和沈芷衣的劝说下,薛远同意等礼成再将人捉拿。谢危为燕临取字为“回”。谢危问薛远通州大军哗变之事为何京城尚未收到消息,时张遮自人群中站出,公然质疑薛远不按律例办事,要求薛远按制宣读圣旨后再行抓人。薛远被迫宣读圣旨,随后张遮又指出圣旨上缺失翰林院之印,不合礼制,薛远气极,但面对众人之口,只能回宫加盖印章。姜雪宁询问谢危,谢危言平南王之人意图挑唆军营哗变借机陷害燕家,看情形应已被他派去的吕显和刀琴镇压。薛远携完备圣旨重回勇毅侯府,虽无通州军营哗变消息传入,但仍以燕家抗旨动手之罪责将燕家父子拿下。

宁安如梦第17集

谢危奏琴为燕家父子送行。薛远在侯府未找到燕家罪证,也未拿到燕家军印信,引得沈琅猜忌薛远有意燕家兵权,命谢危打探印信下落。谢危来牢中探望燕牧,问燕牧可愿交出燕家军兵权,置之死地而后生,承诺会护住通州大军,燕牧欣然同意。薛太后得知秦贵妃有身孕,担心权力旁落,薛姝趁机进言献策。薛太后邀众妃嫔、公主及伴读赏梅,特意让姜雪宁陪同秦贵妃折两支梅花插瓶,姜雪宁察觉有异,拉上了众伴读一起前去,途中借腹痛之由逃走,姚惜借机同秦贵妃套近乎。秦贵妃被突然窜出的老鼠惊到而摔倒,薛姝指责是姚惜将人推倒,姚惜百口莫辩。姜雪蕙及时安排请太医前来,保下秦贵妃腹中胎儿,得秦贵妃赏识。薛姝因计谋失败被薛太后狠狠斥责。姜雪宁见秦贵妃经历与之前不同,对燕家之事的顺利解决更有信心。谢危将燕家印信交给沈琅,龙心大悦。

宁安如梦第18集

顾春芳就燕家父子抗旨之罪的量刑问题请示沈琅,谢危提议将燕牧、燕临发配璜州,此举令张遮深觉谢危居心不正。众伴读休沐回府,张遮来寻姜雪宁,将谢危建议流放燕家父子之事相告,劝姜雪宁与谢危保持距离。姜雪宁闻言下意识为谢危辩驳,但打听回来的消息与张遮所言无异。姜雪宁误以为谢危骗了自己,要去当面问清。谢危在府中见公仪丞,时天降大雪,谢危离魂症发作杀公仪丞,这一幕正被姜雪宁撞见。谢危拿刀冲向姜雪宁,关键时刻被姜雪宁唤醒,怕伤到她不惜以手握刀。谢危发病疼痛难忍,只得服用金石散缓解。姜雪宁求张遮救燕临,张遮允诺会查清所有真相。谢危拖着病躯找到姜雪宁,告知公仪丞身份及推燕家流放的用意,姜雪宁承认已猜到谢危身份为假,谢危未多言,二人误会消除。

宁安如梦第19集

谢危引刑部发现公仪丞等逆党尸体,借机向沈琅献策,派人假扮逆党“度钧山人”,待逆党劫狱时趁机潜入内部寻找更多据点。谢危本意自己前去,不料顾春芳抢先一步推荐张遮,谢危只能顺势调整计划。谢危发现薛定非入京,薛定非言此番进京是平南王怕谢危叛变,还给了燕牧的下半封信,但信被公仪丞部下偷走。周寅之深夜告知姜雪宁抓到一名逆党,审问后得知逆党手中有半封信,姜雪宁决定将计就计,谁知逆党要求五万两白银换信。姜雪宁故意让棠儿去幽篁馆卖蕉庵,引谢危注意此事。周寅之拿到信后,谢危的人抓住逆党并拿回了银票,谢危方知入了姜雪宁的算计。姜雪宁看了信中内容,回忆起当年初见薛定非的场景,但不清楚他如何被找回。第二日姜雪宁主动来谢府承认所做之事,希望谢危往后事前有商量,事后有交代,谢危答应姜雪宁,让她把信给自己。姜雪宁察觉谢危每遇燕家之事反应都很奇怪,但不知其在这些事中扮演何角色。谢危烧毁信件,回忆起二十年前的场景。

宁安如梦第20集

谢危请沈琅下达几封旨意以做戏做足全套。张遮在家中被差役带走,宽慰母亲一定回来陪她过年,同时京中张贴出公仪丞被捕缉于狱中的告示。薛定非照谢危吩咐,引黄潜上钩去劫狱。薛定非告诉谢危刚得知冯明宇会在城外支援黄潜劫狱,且手中有炸药。姜雪宁突闻燕临今夜流放,随周寅之来牢中与燕临话别。燕牧父子被押解离京,谢危于城楼上弹琴相送。姜雪宁离开大牢时恰遇逆党劫狱,姜雪宁慌乱躲避中遇张遮,张遮让姜雪宁扮作自己的贴身随从。黄潜在牢中遇到张遮,张遮带他们趁乱离开大牢。薛远怀疑兴武卫中有人勾结贼人,周寅之为摆脱嫌疑果断嫁祸同僚躲过一劫。张遮说自己是度均山人,一番证明后黄潜仍将信将疑,但还是先随张遮从西门出了京城。周寅之发现姜雪宁不见了,马上来告知谢危此事。

宁安如梦第21集

黄潜带张遮与姜雪宁在京郊一处破庙内与逆党汇合,张遮处处细心照顾姜雪宁。夜晚二人同宿一屋,姜雪宁不由回想起曾经二人遇险时的经历。谢危向姜伯游承诺亲自去通州将人救回。沈琅同意谢危前往通州,并安排薛远率兴武卫暗中增援。第二日冯明宇到达破庙,无法轻易相信张遮是度均山人,关键时刻薛定非出现,坐实张遮“身份”,姜雪宁才知薛定非是平南王的人。一行人向通州出发,薛定非对姜雪宁献殷勤。谢危率人赶到破庙,发现自己眼线小宝留下的纸条,得知姜雪宁暂时平安,准备先去通州搜寻冯明宇布置火药之处。众人原地整休,张遮套话薛定非得知他是谢危的人。姜雪宁烧水时故意烫伤自己,得以与张遮湖边密谈,张遮言及对谢危的怀疑,姜雪宁坚信谢危是个好人。谢危到达燕家军营,请燕六将军安排人手搜查火药。逆党一行来到通州城外,临时决定分批进城,故意将张遮与姜雪宁二人分开。

宁安如梦第22集

张遮与姜雪宁分开入通州城,姜雪宁说自己与张遮乃两情相悦的表兄妹,此番离京是为任务亦是私奔,张遮闻此直言姜雪宁胡闹。姜雪宁忽中毒昏倒,张遮怒急,小宝主动提出带姜雪宁去永定药铺找谢大夫。路上小宝救醒姜雪宁,道是谢危的安排。第二日清早冯明宇引众人去上清观。姜雪宁去永定药铺询问张遮安危却发现是个幌子,顿觉谢危要杀张遮灭口,情急之下跑去求助燕家军。上清观中张遮引黄潜和三娘子怀疑冯明宇是内鬼,三人大打出手,薛定非拉着张遮趁乱逃走。身体不适的谢危听闻姜雪宁带燕家军入山,服下金石散前去相救。张遮不愿临阵逃走,折返路上遇薛烨,薛烨误入埋伏发信号求助薛远。冯明宇炸毁下山路,黄潜与三娘子不想命丧于此,为抢夺信号笛与冯明宇打作一团。时谢危赶到,拉弓射箭,姜雪宁以为谢危要杀张遮,以身相护,应声倒地的却是冯明宇。

宁安如梦第23集

下山路被封众人需留宿上清观几日。谢危告诉张遮自己并不屑杀他,质问张遮对姜雪宁是何心思,否则不要再招惹,张遮看出谢危对姜雪宁的心意。薛远下山不得返回观中,听到刀琴喊薛定非名字,派人暗中打探,得知其耳后有新月形疤痕,震惊不已。姜雪宁劝张遮不要上报对谢危的怀疑,张遮应承。姜雪宁称谢危一路来一直在利用所有人,但自己仍然觉得他是个好人,谢危气急,病情加重。姜雪宁思索对张遮的感情,担心若执意在一起会重蹈覆辙。谢危收到京中传信得知姜雪宁生辰将至,安排薛定非和小宝为之操持。姜雪宁不愿过生辰,将小宝送来的贺礼退回,惹谢危生气。尤芳吟被接回府,欲安排她嫁给年逾五十之人以填补生意亏空,吕显设法营救尤芳吟。

宁安如梦第24集

薛定非邀请谢危参加姜雪宁生辰宴,傲娇的谢危以有公务为由推拒。姜雪宁与张遮、薛定非三人冬日围炉,饮酒畅谈,张遮赠姜雪宁一幅小像作为贺礼。张遮邀姜雪宁散步醒酒,姜雪宁脚滑险跌倒,张遮及时扶住,暧昧氛围涌动。二人散步路经谢危门前,谢危吃醋关门。姜雪宁给张遮簪梅花,言及状元簪花传统,忽思及曾经张遮的遭遇,满心愧疚落荒而逃。吕显设计让大夫诊断尤芳吟已有身孕,软硬兼施让清远伯夫人同意亲事,吕显向尤芳吟解释是假结婚。并呈上已备好的和离书。众人启程回京,薛远本欲在路上刺杀薛定非,听闻谢危已将通州之事呈报京中,被迫取消计划。得知薛定非还活着,沈琅大喜过望,薛太后则满心担忧。薛定非故意引张遮察觉薛远对薛定非态度有异。众人在大殿面圣,薛定非提及诸多小时之事惹沈琅怀念。顾春芳追问薛远此人是否为真的薛定非。

宁安如梦第25集

薛远面对顾春芳盘问只能当众承认薛定非身份。顾春芳问薛定非当年之事,薛定非道当时稚龄受惊吓,其间之事已然忘却,沈琅封薛定非为忠勇校尉。沈琅与谢危谈及薛远对薛定非之事反应奇怪,疑心薛家有大事相瞒。顾春芳私下问张遮通州之行谢危可有不妥,张遮依着承诺未如实告知。姜雪宁归家后遭孟氏训斥,母女又不欢而散。张遮回家后发现母亲惨死家中。姜雪宁听闻张母噩耗,没想到换了时间却仍是相同结局。姜雪宁探望张遮,见张遮如此难过自责,忆起上一次张遮丧母后一心求死,为让他坚强活下去,姜雪宁主动将所有的过错揽在自己身上,二人如白瓶有隙,终无法弥合。同来张家告慰的谢危发现了伤心欲绝的姜雪宁,主动安慰并拥抱了她。姜雪宁回府后仍惦念张遮,得知他能用些饭食后方才安心。时下人呈上帖子,尤芳吟邀姜雪宁去吕府一叙。

宁安如梦第26集

姜雪宁得知尤芳吟与吕显假结婚十分错愕,尤芳吟表示是认真考虑后的决定,吕显也保证一定会待尤芳吟好,姜雪宁这才放心。谢危授意薛定非在薛家寻衅滋事以乱薛远心志。沈琅对通州之行论功行赏,免张遮三年丁忧之期,赏燕家军,避开有过失的兴武卫赏了薛定非。薛定非借机大闹定国公府,搞得薛府人仰马翻。沈玠私见姜雪蕙,希望她能参与选妃,被跟随而来的薛姝看到。“鼻青脸肿”的薛定非故意闹到沈琅面前,直言是薛远眼红自己得了赏赐,加深沈琅对薛远的猜疑。谢危以燕临来信为由请姜雪宁到谢府。薛姝从薛烨口中得知姜雪宁去通州之事,计上心头。谢府中,姜雪宁看出谢危叫自己过来并非为了燕临来信,不知谢危将自己唤来是为何事。

宁安如梦第27集

谢危告诉姜雪宁自己从未利用过她,希望她可以继续来府中学琴。京城中流传起姜雪宁在通州的“风流韵事”,不堪入耳,姜雪宁因此遭孟氏责骂,被禁足家中。薛姝约见姜雪蕙,表示只要姜雪蕙放弃选妃,就能保住姜家和姜雪宁。谢危希望张遮可以查清姜雪宁被污蔑之事。沈玠接姜雪宁传信后夜闯御书房,恳请沈琅成全自己和姜雪蕙。姜伯游为姜家安稳欲告老还乡,姜雪宁体会父亲良苦用心,反激将姜伯游决心与薛家一搏。朝堂上姜伯游参薛远三年前贪墨赈灾粮款,时张遮将薛姝滥用兴武卫职权散布姜雪宁流言之事呈禀。沈琅大怒,令谢危与张遮彻查兴武卫。薛太后对薛姝所为大为失望。姜雪蕙向父母承认此番风波皆因自己与沈玠有了私情引薛氏忌惮,孟氏怒急责令姜雪蕙退出选妃,向来乖顺的姜雪蕙第一次违抗孟氏。

宁安如梦第28集

边关急报大月来犯边境,薛远请命带兵攻打大月未果。沈芷衣微服出宫寻姜雪宁,二人在京中开心畅玩。姜雪宁听闻大月欲联姻,想起曾经沈芷衣和亲大月却丢了性命。姜雪宁想到一个阻止沈芷衣和亲的办法,找谢危解疑答惑,谢危邀姜雪宁对弈,言谈间姜雪宁已有答案,并向谢危借薛定非一用。姜雪宁利用民意和舆论,推薛姝代替沈芷衣和亲。姜雪宁让薛定非把翁昂针对薛家的言语透给薛烨,冲动的薛烨当街与翁昂等文人对峙引发众怒,薛远为挽回民心决定让薛姝和亲。薛姝求到薛太后处,失望的薛太后对此无动于衷,心灰意冷的薛姝断尾求生,委身沈琅成为贤妃,并给沈琅吹枕边风,彻底促成沈芷衣和亲大月。姜雪宁求到谢危处,直言沈芷衣若当真和亲,来日与大月开战她会第一个死。

宁安如梦第29集

姜雪宁以喂血恩情请谢危搭救沈芷衣,并表示救下沈芷衣后二人便互不相欠,恩怨两清。谢危听此言勃然大怒,答应救沈芷衣但不愿再听到两清的话。姜雪蕙参加选妃,沈玠想起沈琅的劝诫,忍痛将姜雪蕙定位侧妃,姜雪蕙含泪谢赏,方妙阴差阳错成为正妃。姜雪宁与姜雪蕙祠堂谈心,敞开心扉姐妹和解。谢危临时得知薛姝接手和亲所有仪程,只能铤而走险选在宫中动手。薛姝命人严加看守沈芷衣处,沈芷衣掌掴薛姝。沈芷衣为了江山百姓毅然决定和亲,拒绝了逃婚。沈芷衣捧出一盒故土交给姜雪宁,要她再为自己画一次落樱妆。姜雪宁含泪向沈芷衣允诺,他日铁蹄踏破大月之时,将带着这抔故土,迎她还于故国,归于故都。薛姝来寻姜雪宁,二人对峙,薛姝决定惩罚姜雪宁。

宁安如梦第30集

薛姝对姜雪宁施以鞭刑,郑保及时赶到,以谢危在宫外等待为由救下姜雪宁。谢危将受伤的姜雪宁抱上马车,安慰她一定会救沈芷衣回来。谢危情不自禁亲吻睡着的姜雪宁,恰姜伯游撞见。周寅之在兴武卫偷翻陈年卷宗被发现,为保命供出是受谢危指使。姜伯游找谢危聊姜雪宁之事反被噎。谢危察觉薛远近日有些反常,担心他发动兵变,遂安排吕显走一趟璜州。姜雪宁心灰意冷,决定离开京城回老家。沈玠大婚,姜伯游宴席上为姜雪宁婚事询问张遮是否定亲,谢危以张遮尚在孝期劝阻。姜雪宁独自在花园中饮酒,醉意朦胧间想起曾嫁给沈玠为后的光景。姜雪宁与谢危在亭中相遇,谢危询问姜雪宁伤势,姜雪宁告诉谢危自己不愿再同薛家斗了,不日便会离京。

宁安如梦第31集

听闻姜雪宁要离京,谢危情绪激动挽留,姜雪宁不解,谢危说对他而言姜雪宁如今已不同。姜雪宁意识到谢危对自己的情意,害怕逃走。姜雪宁想起曾求谢危垂怜反被羞辱之事,无论如何不敢相信谢危会喜欢自己。吕显主动来寻姜雪宁,同她讲述谢危曾在潆县救助百姓之事,希望姜雪宁能够看顾谢危,在关键时刻拉他一把。大月王子斩杀使臣,掳虐沈芷衣至边关驿站,消息传回京中,谢危请旨以和谈之名,率一半通州燕家军北上,营救公主,探清大月兵力。谢危来姜府告知姜雪宁沈芷衣遭遇,姜雪宁说服谢危带自己同去大月。薛远暗中观察薛定非多日,开始怀疑其真实身份。薛远探得谢危奉密旨北上,决定找机会除掉他。临别日,姜雪宁穿了生日时孟氏送来的衣服向父亲辞行,将出发时孟氏追了出来。

宁安如梦第32集

孟氏送出求来多时的平安符,敞开心扉陈述这些年做母亲的心路历程,母女和解。姜雪宁按计划在京郊与谢危会合,行路途中遇刺杀,谢危拼力保护姜雪宁。二人趁乱骑马逃往山中,此山越往高处越冷,隐有下雪之势。谢危在树上做记号时候被蛇咬到,怕姜雪宁担心未声张。二人寻得一处山洞过夜,姜雪宁发现谢危昏迷及手上伤口,未加思索帮他吸毒血。时天空开始飘雪,谢危高烧不退,噩梦连连,梦中呓语“定非”,姜雪宁猜到谢危才是真正的薛定非。野猫趁乱来袭,姜雪宁为保护谢危拼力驱赶。谢危醒后俯身亲吻了姜雪宁,姜雪宁道谢危是离魂症发作自己不会多想,谢危却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第二日姜雪宁与谢危被找到,去往附近驿站歇息。姜雪宁劝谢危不要依赖药物,谢危答应姜雪宁不再服用金石散。马车出发继续北上,姜雪宁看着谢危熟睡的面庞,想到他作为真正的薛定非定是受了诸多折磨才活了下来,顿觉心疼。

宁安如梦第33集

边关炘州城内,吕显拿出矫诏圣旨,请燕牧入主将军府,接管燕家军。燕牧诧异于谢危此举,但还是选择相信他。姜雪宁一行与燕家父子重聚,谢危与燕牧、燕临以真实身份相认。谢危表示自己早已不是薛氏子,身上流淌的是燕家血,而姓名就是谢危,不只为自己,更为当年三百义童而活,誓为他们讨回公道。谢危观大月近日举动颇为反常,怀疑他们与平南王暗中勾结。姜雪宁与燕临路边吃馄饨,再次婉拒燕临心意,谢危吃味做了一桌酸菜给姜雪宁吃。谢危收到大月王子传信,决定赴约。谢危拿桃片糕给姜雪宁吃,姜雪宁方知自己喜欢的桃片糕是谢危亲手所做。谢危告诉姜雪宁明天会接公主回来,问姜雪宁为什么不担心自己,姜雪宁道谢居安或许不会一直赢,但永远不会输。谢危用计策骗过大月王子,将其一举拿下,成功解救沈芷衣。公主回朝,万人跪迎。平南王亲自进京捉拿薛定非,并传密信给薛远告知谢危真实身。知道真相的薛远明白覆水难收,不能让谢危再回京城。

宁安如梦第34集

薛远奏报谢危矫诏之事,沈琅没有立刻下旨定谢危与燕家通敌叛国之罪。姜雪宁问谢危接下来的打算,称自己终究要离开,谢危不应允,逼问姜雪宁为何总是逃避自己的心,究竟在害怕什么。被逼急的姜雪宁喊出若你杀过我呢?谢危闻言拿出匕首,带着姜雪宁的手捅向自己,然后问姜雪宁现在可以爱我了吗?姜雪宁跑出将军府,被突然出现的平南王掳走,平南王留下纸条,要谢危孤身一人来见。姜雪宁醒来时已在归一山庄,平南王告知姜雪宁,谢危除了是大乾少师,定非世子,也是度钧山人。平南王谈及当日通州一役,当面杀小宝以威慑姜雪宁与薛定非。谢危赶到归一山庄,平南王为公仪丞与通州之事鞭打谢危,为稳住平南王,姜雪宁假意答应劝说谢危助其成事。谢危假意应承平南王,给燕牧去信请他自边关一路南下,攻打奕、璜、綦、瑀、进五州。燕牧知道此举等同谋反,思及谢危临行前所言,决定按信中所言行动。

宁安如梦第35集

姜雪宁与谢危被关在一处,为了取信平南王,谢危与姜雪宁配合演戏。燕牧、燕临自边关起兵,沈琅命张遮去前线与谢危和谈,问明情况。薛远心生反意,希望加重沈琅病情,被薛太后严厉呵斥。燕家军一路旗开得胜,平南王甚为满意,同意谢危举办端午宴的提议。吕显分析谢危所传六封信,破解出暗藏讯息。端午前夜,谢危将贴身匕首赠予姜雪宁护身,姜雪宁想起曾经谢危也给过匕首,问谢危有没有一瞬间想过杀自己灭口,谢危回答没有,因为她救过自己。端午宴上,平南王要谢危亲自毁姜雪宁一只手,谢危举刀扎穿自己掌心,言世间一切都不如姜雪宁重要。时燕临带军杀入山庄,平南王挥刀攻向二人,谢危为保护姜雪宁被砍伤,生死一线姜雪宁举刀杀平南王。谢危伤重被医治,姜雪宁告诉燕临自己绝不能负他。谢危转醒,姜雪宁答应以后每日为他弹琴。薛远算盘再次落空,进宫说服薛姝与自己同心共谋。

宁安如梦第36集

谢危问姜雪宁已经了解他所有的伪装跟面具,是否还怕他。姜雪宁言往事已过,重要的是当下和以后。姜雪宁和薛定非祭奠小宝,薛定非打算以后逍遥天地间。薛姝受秦贵妃刺激,决定同薛远合谋。薛远威胁周寅之找谢危把柄,周寅之主动供出尤芳吟并前去拿人。谢危一行在瑀州与燕牧汇合,时张遮携圣旨犒赏三军,表示沈琅希望谢危与燕临护送沈芷衣回京。众人因谢危伤病暂留瑀州。张遮与姜雪宁亭中相遇,张遮问及姜雪宁如今情之所向,姜雪宁大方承认属意谢危。姜雪宁与张遮一同观雨惹谢危醋意大发,姜雪宁将身心交予谢危。谢危求娶姜雪宁,姜雪宁没有立刻回应,谢危未再追问。燕牧看出谢危心思,问燕临是否介意,燕临替姜雪宁和谢危感到开心,无甚介怀。

宁安如梦第37集

谢危因姜雪宁未答应求娶一事躲了一整天,姜雪宁表示还未做好以夫妻关系相处的准备。周寅之逼迫尤芳吟作伪证,尤芳吟不从被用刑。谢危收到尤芳吟被抓的消息,决定立即启程回京。薛太后发觉沈琅被下毒之事,怒斥薛远弑君。薛远言宫内已是自己势力,承诺会拥护沈玠登基,逼迫薛太后不再插手起兵之事。沈琅突然咳血晕厥。谢危一行入宫面圣,薛烨率兴武卫突然出现拦住众人去路,燕临让剑书保护谢危与张遮离开,自己留下对抗薛烨。众大臣齐聚大殿,薛远持圣旨而入,宣布沈琅宾天,留下遗诏传位沈玠,众臣要求面见圣上与太后未果,被薛远困于殿中。姜雪宁一行挟持定国公夫人问得尤芳吟下落,时周寅之逼迫尤芳吟在假供状上画押,尤芳吟不从。众人闯入与周寅之对峙,周寅之为逃命杀尤芳吟,尤芳吟惨死,姜雪宁伤心欲绝。

宁安如梦第38集

吕显杀周寅之为尤芳吟报仇。张遮搀扶谢危逃避追杀,薛远率兵出现,点破谢危身份。张遮追问其中原委,谢危道二十年前薛远为抢平乱头功贸然抢先攻城,致使三百义童尽数惨死。刀琴带姜雪宁从皇宫地道入宫支援谢危,姜雪宁要刀琴先行。薛远以为胜券在握之际,燕临率燕家军将其包围,薛远方知中计。原来谢危出使大月之前,便告知了沈琅自己的真实身份与薛远的罪恶,君臣二人配合演戏,引薛远放松警惕,露出马脚。谢危流血明志与薛远断绝父子关系,薛远趁谢危不备砍伤谢危,被燕临、刀琴合力斩杀。姜雪宁抱着昏迷的谢危伤心不已,承诺只要他醒过来就答应成婚。谢危转醒,二人确认心意。薛氏一族得到应有惩罚,一切尘埃落定。姜雪宁梦到谢危焚琴自刎,醒来发现谢危怀抱小猫温柔看着自己,院中是玩闹的一双儿女。时张遮、燕临、沈芷衣前来拜年,其乐融融。姜宁在电脑上敲下最后一字,主编说派了责编与她商谈出版事宜。男生自我介绍叫谢娟,二人相视一笑。(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