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分集剧情(1-36集大结局)

2023年7月17日 资讯(703) 0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分集剧情(1-36集)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集

1968年的南京城,医生告诉虞萍,她的小儿子青山已经时日无多了。天生的肺部发育不良加上后天在困难年代的营养缺失,青山的心肺功能只有三四岁孩子的水平。次子莫成名从小学习大提琴,本已考上了音乐学院,可因为文革停止了招生。莫成名无处可去,在这座城市的牢笼里浑噩度日,对父亲的不满也与日俱增。终于父子二人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情急下成名把大提琴摔向父亲。女儿莫桑梓因为家中的天翻地覆很是无所适从,尤其是上厕所。她常常穿上母亲的衣服装作华侨去用南京饭店的盥洗间,却被公安怀疑是特务,扣了下来。街道革委会的鲍国彬赶来帮桑梓解围。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集

邮递员送来了桑梓被技校录取的通知书,莫道还欣喜若狂,四下炫耀。成名顿时明白了妹妹做出的交换。他恨父亲的奴颜婢膝,他也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成名当着父亲的面把大提琴砸了,夺门而出,他终于下定了决心,逃离这个让他心碎的城市……北去的火车上,知青们热情似火地唱着歌,朗诵着主席的诗句。一个叫宁安的知青提议大家写血书表决心,要扎根草原,建设边疆。成名是全车厢唯一一个没有响应的,宁安质问成名,成名就是不愿签名,提出和宁安打一架解决。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3集

苏米图乌兰牧骑的队长道尔吉和指导员宝音巴图对火车上宁安热血沸腾的演讲印象很深,商量着把宁安和会拉手风琴的周伟调到乌兰牧骑来,派杭拉回去问一问两位知青的想法。杭拉的舅舅仁勤送来了知青的口粮,也带来了一个消息,他打算给杭拉说一门亲事,已经有三户人家托人捎来了意思。杭拉对知青说了队长的意思,周伟对乌兰牧骑心生向往,宁安却不愿加入乌兰牧骑,说自己要和基层牧民在一起,在最艰苦的地方扎根草原、建设边疆。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4集

知青们来到达瓦生产队的队部,受到了热情的招待,大伙一起喝酒吃肉唱歌,四位知青第一次喝得酩酊大醉,尽兴而归。朝克图队长赶来了队里的羊,分配给他们去放,几个知青跟着扎布、桑布、伊达木三个孩子一起做起了草原上的牧羊人。邵小刚则被朝克图推荐去了旗里的民兵连。宁安教扎布他们念毛主席的诗,被成名听见了,吃饭的时候成名忍不住对宁安发了火,告诉了宁安这首诗和自家的渊源以及自己的经历,宁安终于理解了成名在火车上的行为,两人和好。宁安病倒了,诺尔吉玛给他进行放血治疗。病尚未痊愈的宁安坚持要自己去下夜,却睡死了过去,羊圈里进了狼,咬死了三只羊。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5集

大队开会研究打狼行动,邵小刚也和几个民兵一起被派了回来参加打狼。在仁勤的指挥下,设置了包围圈,四个知青自告奋勇在羊圈里做诱饵。成名偷偷拿防狼用的枪把玩,结果走火,把包围的队员们提前引了出来。黎明时分,几名知青正沮丧的时候,宁安突然大叫:“有狼!”成名几人都没有发现,以为宁安出现了幻觉,直到宁安抓起了一只浑身是血的羊。一道灰影扑向了成名,宁安抢在前头将成名一把推开,自己却被疯狼咬伤了……知青打狼救人的故事引来了报社的记者,宁安和成名接受采访,上了报纸。杭拉和诺尔吉玛来看宁安,杭拉告诉知青自己和托娅、达西准备排一个打狼舞,去给牧民们表演。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6集

仁勤去找杭拉商量,说了自己酒后答应三家求亲的事,杭拉很是苦恼,二人的交谈却被成名听见了。成名和知青们一起帮杭拉想办法,决定干脆来一个比武招亲,知青们和达西一起把那三家比下去。仁勤一女许了三家的消息在草原上传开了,三家人都闹上了门,队长朝克图带着知青们和达西来提出比武招亲,三家人同意了。朝克图定下了骑马和才艺展示两项,达西骑马输给了苏雅拉达莱,得了第二,但才艺展示的时候念了一首外国诗歌得了第一,在朝克图故意的偏袒下赢得了杭拉,以此为由回绝了三家人。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7集

宁安因为狼咬死羊的事一直在自责内疚,他对知青们提出来要打一口井,解决周边的牧民们用水难的问题,以此来补偿牧民。在包外守夜的成名和杭拉有了一次长谈,成名给杭拉讲了自己的家乡,他开始学会向他人敞开自己的心扉。宁安在大队的会议上提出自己要打井的想法,拿出了自己写的决心书,可是大家都不支持,因为没有人会在冬天的草原上打井,天寒地冻,要打出水无异于痴人说梦。但是满腔热血的宁安相信人定胜天,他和成名、周伟开始自己打井。朝克图队长虽然嘴上不支持,不派人来帮助他们,但还是从民兵连借回了邵小刚。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8集

朝克图去看打井的棚子,没想到知青们真的打出了河底石,下面应该是一条老河道。看到了希望,朝克图加派了人手和工具来帮助知青。 在大队的帮助下,井架很快立了起来。可是天气突变,仁勤向朝克图报告说暴风雪要来了,得赶紧去通知知青。冒雪返回蒙古包的路上,成名误以为一只羊跑了,离开队伍去追羊,自己却迷失在风雪中。接打井队伍回到诺尔吉玛家后,大家发现成名丢了,等仁勤找到埋在冰雪之中的成名时,他早已冻僵。为了救成名,仁勤用草原上的土方法,狠狠地拍打了他一顿,把成名救了过来。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9集

祭火节到了,知青们跟着额吉一家第一次感受着草原上传统的节日气氛。快过年了,成名去感谢仁勤的救命之恩,仁勤抱怨了对达西的不满,快过年了,这个准外甥女婿也不来看看自己。成名帮着杭拉和达西打掩护,杭拉让成名帮自己再想想办法。宁安又向朝克图提出继续打井,朝克图说等开春了再说,并且把库房里的一个老式发电机给了宁安,让他先把机器修好,也是给大队做贡献。乌兰牧骑终于可以恢复演出了,道尔吉和宝音巴图又一次想到了宁安和周伟,来达瓦大队商量,朝克图和宁安都不同意,道尔吉决定过年就在诺尔吉玛额吉家演出,让知青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乌兰牧骑。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0集

看了乌兰牧骑的演出,成名对马头琴产生了兴趣,他试着拉了一下,竟然勉强能演奏起来,让大家刮目相看。冬去春来,宁安再一次提出了打井,朝克图派仁勤协助他们,井架又一次立了起来。在知青们的不懈努力下,宁安挖到了湿土,这令仁勤和成名都欣喜若狂。仁勤回大队报告消息,警告宁安自己没回来前不许再下井,井下需要加固。宁安和成名被眼看着要到来的胜利冲昏了头,再次下井,不料意外发生。宁安和成名被水流迅速地淹没……赶来的仁勤和朝克图从井中拉出了成名,而宁安却没有了踪影……一架直升机落在了达瓦大队的门前,一位军队首长的到来惊呆了所有人。原来他们是宁安的父母。仁勤哭着说都是自己的错,首长没有一丝责怪,只是向大家鞠躬,谢谢他们对宁安的照顾和帮助。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1集

井打成了,被命名为宁安井,成名在宁安号召签名的决心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要替宁安扎根草原,建设边疆。几年过去了。邵小刚调去了兵团,周伟被调去旗里的文化局工作,诺尔吉玛知青点只剩下了成名一个知青。他坚持着宁安的理想,还在为草原打着一口一口清澈的水井。朝克图队长派成名回南京出差。成名收拾行囊,在这么多年后,第一次踏上了归乡的路。南京城,已经是街道革委会副主任的玉珍带着一对小夫妻来看房,逼着莫家搬家,被桑梓一通闹赶跑了。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2集

晚上一家人难得地一起吃了一顿饭,虞萍拿出一套法国人送给莫道还的酒具,对孩子们讲了他们不知道的父亲的另一面。从江边祭奠回来,莫家格子间的门口放满了邻里街坊送来的祭奠礼物,他们想了起来,父亲曾经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体面人。成名和虞萍在清晨离别,成名背着父亲留下的大提琴回了到内蒙古,而虞萍则被下放到了泗洪。从此南京只剩下了桑梓和青山姐弟俩相依为命。朱妈也要离开南京回乡下,她气玉珍的恩将仇报,把自己的屋子留给了青山和桑梓。桑梓和街道革委会主任鲍国彬的私下来往被传开,鲍国彬深知自己和桑梓的事是个把柄,被玉珍拿住了自己就要成为玉珍的垫脚石,他逼着桑梓离开南京,下乡去西双版纳。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3集

青山找到鲍国彬,以揭发举报要挟,让鲍国彬把桑梓调去兵团,鲍国彬深知青山黑诸葛的名号,闹起来极为难缠,答应了这件事。鲍国彬找到了已经被安排去内蒙兵团的李向红,李向红一家有隐瞒的台湾关系,鲍国彬威胁他们,用互换身份的方式,让这个李向红替代桑梓去西双版纳,而桑梓则变成李向红,前往内蒙古。临别前,玉珍和桑梓摊了牌,桑梓承认了自己和鲍国彬的事,正好被邹继伟听到,他痛哭着离去。成名回到草原,发现旗里派来了专业的打井队,自己的工作被取消了。达瓦大队要建一所马背小学,成名作为队里唯一的知识青年,担任起了学校的全部工作。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4集

成名给学生们上了一节音乐课,一曲《天鹅》演奏的如痴如醉,引来了乌兰牧骑的注意。在杭拉的劝说下,成名同意了帮助乌兰牧骑排练节目,成名和杭拉的感情也逐渐地升温。乌兰牧骑得知了成名会拉大提琴,道尔吉队长派杭拉来做说客,劝成名来帮乌兰牧骑排练《快乐的女战士》。成名同意了,乌兰牧骑因为成名的加入终于解开了困扰自己的问题,把节目排了出来。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5集

杭拉、达西、乌兰托娅当时的约定早就过了两年,可杭拉始终对达西没有意思,托娅的一片痴心渐渐打动了达西,两个人走到了一起。达西为了逼成名对杭拉表态,装作醉酒去达瓦大队找成名打架,却反被成名摔了一跤,赶来的杭拉、乌兰托娅和朝克图都以为是达西故意来找麻烦。成名当着大家的面拉住了杭拉的手,两人的关系终于明确。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6集

道尔吉和宝音巴图始终想着把成名正式调来乌兰牧骑,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找朝克图,王晓晴更是表示愿意辞掉新华书店的工作,来学校任教,朝克图知道自己是留不住成名了,成名就此告别了达瓦大队,告别了诺尔吉玛额吉,进入乌兰牧骑。青山送姐姐去车站,他高唱着“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桑梓转身离去,她告别了南京城的“莫桑梓”,开始了自己“李向红”的崭新人生……桑梓来到了兵团,她以李向红的名义严格要求自己,吃苦耐劳,处处争先,但是她始终无法克服和其他人一起上厕所的问题。在防空洞演习中,她晚上偷偷跑出去上厕所,却被同班的唐丽娟发现,而唐丽娟也对桑梓的出身起了疑心,觉得她不像是工人阶级家庭长大的。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7集

三团宣传队的队长纳木海来了九连,向指导员夏青和连长赵红兵提出要调走李向红,因为李向红的档案上写着有舞蹈特长,曾经主演过白毛女,这对宣传队来说是急需的人才。夏青以李向红未完成新兵训练为由,回绝了纳木海。桑梓晚上偷偷地在被窝里写日记,唐丽娟有所察觉,在队列训练的时候借口肚子疼回宿舍翻找却一无所获。桑梓晚上扛着铁锹去野外上厕所,又被唐丽娟发现,她谎称是自己加练战术动作,唐丽娟要求一起加入,桑梓只得同意。桑梓又一次偷偷的记日记,这一次被唐丽娟抓了个正着,女兵们发现桑梓的日记本上竟然写的是英文,指导员和队长来查房,把唐丽娟和桑梓带走问话。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8集

桑梓解释自己的父亲曾在外国人的工厂里做工,因此自己学过英文,而且日记里的内容并没有什么不妥,都是激励自己做一个优秀的兵团战士的话,就此逃过一劫。纳木海又一次来到了九连,带着团长的指示来调走李向红。桑梓担心自己去宣传队会立刻被识破身份,情急之下扭伤了自己的脚,夏青劝纳木海先回去,李向红留在九连方便照顾和养伤。纳木海再一次无功而返。连里开展劳动比赛,桑梓不顾脚伤坚持上阵,还带头鼓舞士气,这被指导员和连长都看在眼里,坚定了他们要把李向红留下的想法。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19集

桑梓在草原上辛苦地架线,纳木海看到后气愤不已,这样会把一个舞蹈演员给毁掉,他主动帮桑梓干活,还教回了桑梓骑马,两个人的关系渐渐地有了一丝说不明的味道……三团的宣传队在演出中闹了笑话,团长周大路被别的团长比了下去,对宣传队恨铁不成钢,命令纳木海必须把李向红要来,排白毛女演出。纳木海再次来到九连。桑梓又生一计,告诉唐丽娟自己有海外关系的亲属,让唐丽娟去揭发自己。不料这一次团长是铁了心地要调她,从没来往过的老姨夫不算什么问题,让赵红兵必须放人。桑梓只好跟着纳木海离开九连,去了宣传队。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0集

宣传队在团里演出,周团长为了向别的团显摆,点名让桑梓跳一段白毛女。情急之下桑梓编出了一段自己家庭的血泪史,说得周团长心生不忍,再也不让她跳《白毛女》了。曾经热闹的诺尔吉玛知青点如今一个知青也没有了,老额吉像是完成使命般地突然离世。所有人都来送她了,那辆勒勒车拉着她走到了天边,融进了金色的夕阳。三个孩子成了一个问题,诺尔吉玛走了,该由谁来收养扎布、桑布、伊达木?以前被诺尔吉玛养大的哥哥姐姐都提出要收养,可是他们没有能力一下收养三个。杭拉毅然决定由自己来收养,孩子们不能分开,不能没有额吉。这让准备和杭拉结婚的成名极度不解,还没成家就要给以前的三个弟弟做父亲,他显然毫无准备。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1集

王晓晴告诉成名以他的条件可以报考工农兵大学,成名有些犹豫。仁勤听说了这件事,闹到了乌兰牧骑,大家都以为成名要和王晓晴一起去考大学,离开杭拉。成名找到王晓晴,说了自己对杭拉的感情,拒绝了去上大学的事。他当着所有乌兰牧骑队员的面,向杭拉求婚,愿意和她共同收养三个孩子。成名和杭拉终于走到了一起,王晓晴独自黯然地离开了草原。北部草原,宣传队去边境的部队驻地演出慰问,桑梓半夜溜出去上厕所,被纳木海发现。纳木海担心桑梓,偷偷地跟着她。两人被边境线上的暗哨发现,被哨兵抓获。桑梓被怀疑要越境出逃,她百口莫辩。纳木海为了保护桑梓,承认是桑梓出来上厕所,自己跟着偷看。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2集

周团长亲自到边防团领人,他心知纳木海是替桑梓顶的屎盆子,却也无法解释。桑梓和纳木海一起受罚回到了话务班架线。在南京的鲍国彬被青山暗中举报,街道革委会主任的职务被移交给了玉珍。鲍国彬过往的种种劣迹被一一揭发,但苦于没有人证,无法定性。玉珍想到了桑梓,可是她去了西双版纳只看到了那个李向红。玉珍怀疑桑梓是顶了李向红的身份去了内蒙古。草原上突发大火,正在架线的桑梓和纳木海碰到了前去救火的卡车,两人毅然跟着前往火场,可火势太过凶猛,没有经验的年轻战士们为救火一一葬身火海,桑梓和纳木海也就此牺牲。桑梓终于像自己宿命般的名字一样,埋骨何须桑梓地。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3集

玉珍为了找桑梓来到了兵团,桑梓冒充李向红的事大白于天下,是否定为烈士身份在团里产生了争论。玉珍虽然和桑梓一直不对付,但在此时却据理力争,要求兵团追认桑梓为烈士。虞萍、青山、成名分别得到了桑梓牺牲的消息,来到三团。玉珍远远地看到了成名,却避而不见。杭拉第一次见到了成名的家人,成名没想到,一家人的再次团聚竟然是因为妹妹的离世。青山自责不已,他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姐姐,是自己帮她来的草原。青山决定留在草原,南京城已没有亲人,自己的病也没有法子医治,是早晚要死的,不如守着姐姐,没准还能在内蒙古找一找音讯全无的大哥。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4集

红边乌兰牧骑的队长查赫日玛要来青山是有私心的,有了烈士的弟弟加入,他们就有宣传英雄事迹的责任和义务,红边乌兰牧骑就不能随便被裁撤。青山跟着乌兰牧骑的车老板朱格奈,成了一名学徒,可他却对这里到处挑三拣四,游手好闲,得过且过,队员们和朱格奈都很看不惯。查赫日玛让青山写一个发言稿,表演节目宣传桑梓的英雄事迹的时候用。成名和杭拉已经结婚,可是还住在宿舍里,三个孩子更是只有在排练厅里凑活住。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5集

青山在红边乌兰牧骑整日懒懒散散,给孩子们讲故事骗吃骗喝,给队员们上政治课,用在南京的那一套过的很是滋润。队长查赫日玛为了借青山“英雄弟弟”的名号重整队伍去演出,对青山更是百般照料。朱格奈却总是觉得青山的病是装的,就是不想干活。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6集

青山放马的时候故意气嘎吉尔,嘎吉尔一气之下把马惊跑,青山追马结果引发了旧疾晕倒。在医院里,大夫向朱格奈和查赫日玛讲述了青山严重的病情,他们这才知道,原来青山的病真的这么严重。成名和杭拉回到达瓦大队演出,晚上去看仁勤舅舅。以前下到草原的知青们开始了陆续地返乡,仁勤还是对成名不放心,成名向仁勤保证自己会和杭拉好好过日子。仁勤还是忍不住地问:能长久吗?周伟无意中跟三个孩子说起了自己的思乡之情,结果说漏了嘴,说成名肯定也是想回南京的。 成名找到周伟聊天,两人感慨着这么些年的物是人非和对这片草原割舍不断的深情。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7集

红边乌兰牧骑的队员们拉肚子,很是严重,朱格奈张罗着套车送医院,谁也没想到青山给出了个方子,竟然一下就治好了。大家对青山的印象开始改观。朱格奈也对青山改变了看法,他让青山教自己汤头歌,青山作为交换要求朱格奈教自己“马语”。成名开始教三个孩子练习大提琴,三个孩子练的不好就要被打手板。杭拉心疼不已,成名却说棍棒底下出孝子,不这样做他们是坚持不下来的。这让三个孩子心中很是不满。晚上成名和杭拉正要亲热的时候却被三个孩子一把按住,他们以为成名要欺负杭拉。第二天,三人趁着队里没人的时候,让伊达木把成名骗出了屋子,三个孩子把成名捆了起来,为额吉报仇。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8集

杭拉回来后解开了成名,成名大发雷霆,说出了自己的委屈和怨气,也感受到了孩子们对自己这个阿爸并没有完全接受。红边乌兰牧骑去演出,他们新编排的舞蹈是以救火英雄为原型改编的节目。青山在向看演出的牧民打听莫志乡的下落。却发现朱格奈在观众之间贩卖各种物品。青山说朱格奈这是投机倒把,自己能揭发他。可朱格奈却暗示自己能让队员们知道青山那有巴豆,大家会认为上次拉肚子是青山故意下的药。青山这个小江湖遇到了一个老江湖,处处都拿不住朱格奈。杭拉为补偿成名,特意去跟别人换来了大米给成名吃。伊达木却偷偷往成名吃的米饭里掺沙子,这又引得成名大发雷霆,他和孩子们的关系愈发的紧张。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29集

邵小刚来看青山,劝青山再等一等兵团的消息,青山大吐苦水。红边乌兰牧骑的人都以为青山要离开了,可没想到青山留了下来,还把邵小刚带来的罐头等营养品分给了大家。道尔吉和宝音巴图要退休了,成名被推荐成了新任队长,达西是新任指导员。成名感到了自己的担子越来越重,乌兰牧骑以后的何去何从都着落在了自己的肩上。杭拉给成名换了一块表,成名很是高兴,可知道是用当年杭拉送自己的那件羊皮大氅换的,成名又一次大发雷霆。三个孩子以为成名又在欺负杭拉,大叫着冲出来,要保护额吉。青山在草原上又一次犯病。医院检查结果却显示青山的肺正在好转,他的肺开始了二次发育。是因为朱格奈的药?还是青山练习的马语?亦或是草原的空气?没有人说得清。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30集

红边乌兰牧骑的队员们对青山的态度一下变得特别好,大家都清楚查赫日玛的良苦用心,为了留住青山,所有人都热情地讨好着他。青山充分地发挥了自己黑诸葛的才能,去跟旗领导为乌兰牧骑讨来了各种好处。扎布、桑布、伊达木偷偷用成名的大提琴给他换了一辆自行车。杭拉气的发脾气,成名却出乎意料的没有发作,欣然接受了这辆自行车。他接受了孩子们的好意,虽然代价是父亲的遗物。成名终于放下了自己对父亲的歉疚,让自己变成了一个父亲。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31集

青山从邵小刚处得到了大哥莫志乡的消息,他决定独自去探寻,却遇上了暴风雪。朱格奈在老马巴特尔的带领下找到了青山,他脱下自己的皮大氅裹住了青山……雪停了,巴特尔带着温都苏和队员们赶来,从雪地里刨出了青山和朱格奈。青山睁开了眼睛,而朱格奈却再也没能醒过来……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32集

成名向周伟说了目前乌兰牧骑的困难的境遇,向周伟申请经费办电声乐队。周伟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现在各单位都在改革,都需要钱,只能有成名自己想办法。成名和达西商量要成立电声乐队,改良老的传统节目,编排新的节目,甚至带队去南方演出。达西持保留的态度,觉得成名的改革太大胆,太冒险。但经不住成名的强硬态度,两人商议成名先南下去买乐器,达西留守在内蒙。杭拉拿出了自己的继续交给成名,达西也劝说乌兰托娅拿出家里的存款,成名为了乌兰牧骑的未来,决定搏一把。青山带着老婆嘎吉尔和女儿们坚持在草原上给牧民们演出。嘎吉尔肚子里怀的孩子没有活下来,饱经世事的青山告诉女儿们,妹妹在天上和姑姑一起看着他们呢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33集

成名到南方采购乐器,顺路看望早已长大成人的扎布、桑布、伊达木。三个孩子如今已经成了一个乐队,叫做“刚嘎哈啦”。成名看了孩子们的演出,观众的热情和欢迎给成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三个孩子拉着成名一起上台表演,成名唱了一首传统的草原歌曲,迎来了观众们热烈的掌声。观众的反应以及欧亚唱片的经纪人陈家豪的邀请,让成名了解了南方演出市场的火爆和对蒙古族音乐的喜爱,他决定大胆地直接带队南下。成名给达西打电话,让他去说服已是文化局局长的周伟。达西还有些犹豫,是否太过冒险,成名坚持要一步并做两步走,时不我待,要抓住机遇。“刚嘎哈啦”组合被安排去香港参加巨星的演唱会做表演嘉宾,为了追求自己独特的表演风格,扎布三人把传统歌曲进行了全新的编排,给成名听。成名不太理解年轻人喜欢的音乐类型,但是对他们追求改变的想法很是鼓励。成名和欧亚唱片的总经理平野进见了面,商谈签约。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34集

几番交谈,平野劝说成名以个人的名义和欧亚公司签了约。达西那边也安排杭拉、乌兰托娅和一批新队员来到了南方,组成南下分队,来到南方。新的坏境和豪华的别墅让队员们兴奋不已,但是在院子里排练引来了警察的制止,说是声音太大被邻居报了警。成名组织大家腾出了地下室,又布置了隔音的物品,正式开始了排练。三个孩子从香港回来,对母亲说着他们受到的欢迎和肯定。成名和杭拉看着长大的孩子们,幸福地笑了。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35集

陈家豪向成名提出了“刚嘎哈啦”和乌兰牧骑的合作演出到此为止,成名嘴上答应着没有问题,心里却感到了些许失落。一场一场的加演和排练让队员们天天无精打采,那日苏忍不住和成名激烈地争吵起来,成名决定让大家暂时修整一下,缓和一下大家的情绪。扎布和成名说他们三人接到了来自欧洲的环球唱片的邀请,他们决定答应,去欧洲发展。虽然成名对孩子们有不舍,但他明白,儿子们已经在走一条自己没有走过的路,他希望他们把这一条路走好。趁着休息,成名组织队员们聚餐,那日苏又提出减少演出,和成名越说越僵。那日苏质疑成名的管理方式,提出辞职,有几名队员也响应离去。

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第36集

青山前来参加广交会,兄弟俩多年后在南方又一次重逢。此时的青山已是享有盛誉的草原歌王,他和哥哥都是为了草原的文化艺术,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方向。欧亚唱片的亚洲区主席竟然是一别多年的知青王晓晴。王晓晴告诉成名自己的一个设想,建一座前所未有的主题公园,让各族的演出队都在里面表演,供全世界的观众来观看、游玩,她邀请成名来做总团的团长。成名的雄心被点燃了……(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