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健》分集剧情(1-36集大结局)

2024年5月9日 资讯(639) 0

《天行健》分集剧情(1-36集)

《天行健》分集剧情(1-36集)

天行健第1集

天津大沽县一家客栈中九人惨遭杀害,捕快王地保(庞瀚辰 饰)前去调查,通过唯一幸存者林安静(陈思澈 饰)提供的线索,王地保推断案犯来自棱西。他以此线索追凶,拦截了准备离开大沽的融天剑派一行。王地保势单力薄,被围攻受伤,但仍不懈追凶。他在追查途中,再次偶遇林安静,向其承诺一定会将凶犯缉拿归案。另一边,皇宫文渊阁中一张神秘藏宝图失踪,与流言谋反一事息息相关。存清(李立群 饰)探查皇室族谱推断出祺亲王或牵涉其中,派人紧盯。与此同时,存清下令释放因参与维新变法而入狱十二年的乾清门侍卫门三刀(秦俊杰 饰),任命门三刀调查此事,揪出散播谣言、盗取藏宝图的幕后谋反者。

天行健第2集

存清告知门三刀,宫中丢失的藏宝图指向了明朝富商汪直留下的巨额财富,此宝藏被南少林秘密封藏,称作“净坛密藏”。大清多年来曾派出数名顶尖高手寻宝,但都以失败告终。门三刀推测反党寻宝定是为芒种起事作准备,顺线追查,便能捉住谋反主使。于是他从微处着手,梳理脉络,先是找出了里应外合偷盗宝图的宫女婉和与御膳房厨师老姜,查出老姜将藏宝图给了赌鬼陈五。接着顺藤摸瓜,找到了乱党为造势起事在贡院布置的火药装置埋藏地,顺势揪出存清身边的祺亲王内应—汗赫。

天行健第3集

天津府内,门三刀通过被灭口的九人尸体推断,他们死前遭受鞭刑用毒等,再结合陈五死前供词,可知拿走当铺银票的接头人有奇特装扮,种种线索都指向了融天岭一派。门三刀心知融天岭掌门卓不凡(刘宇宁 饰)武功高超,或是难缠的对手,因此立即交待直隶厅紧急戒备,全力追查融天岭。汗赫也在酷刑下吐露出文渊阁的藏宝图实为残卷,而这次盗窃出宫正是为了携其与海外人士谭先相会,获取更多宝藏信息。存清大怒,勒令门三刀即刻启程去往上海,全力以赴追缉藏宝图下落之外,务必将谭先等人擒获。

天行健第4集

伪装成进步学生的融天岭弟子唐雨,因为接受了同盟会思想的洗礼,故向众弟子传达出了参与革命的意愿,同门们也对此热情高涨。雨夜,他们在大车店歇脚,未曾想门三刀携大内侍卫顺着蛛丝马迹找到了他们的所在地突袭。弟子们仓皇应战,唯一从慌乱中逃出的唐雨却又被追凶的王地保堵截,步入绝境,死在其刀下,门三刀疾步赶到,劝令王地保返回大沽县衙,不要再插手此案,却被坚定追凶的王地保反驳。门三刀认为其无可救药,不再多费口舌,遂离去。随后王地保从唐雨所携带的册子上找到了接头时间和地点——四月初一,上海北郊,门兴旅馆。

天行健第5集

客栈内,格泰向门三刀讲述出净坛密藏的传承原委——康熙年间,朝廷为寻得净坛密藏围剿南少林,最后一任方丈圆寂前,把藏宝图交给了戒律院首座,但其后人却出于贪婪投靠了朝廷,宝图因此便收藏于文渊阁。两人据现有的线索抽丝剥茧,推测谭先兴许就是掌握密藏的南少林传人之一。姜恨救治了浑身伤痕的王地保,二人相互交流了一番关于理想的愿景,但王地保并没有听进去姜恨的话,谢过后,便继续踏上追凶之路。而此时上海法租界内,门三刀、融天岭、日本人等多方势力在麦琪路上盘踞,暗自进行部署,一时间肃杀之气暗涌危机四伏。

天行健第6集

融天岭等人率先出手,对王地保群起而攻之,门三刀有惜才之心,下令内务府保下王地保,自己则出手对抗卓不凡。门三刀和卓不凡对战数十回合,难分高下,但也能看出二人彼此有点英雄惜英雄之意味。三方混战开始,柳琳见此混乱局面,决定带着谭先试图趁乱逃走,却被野上寒拦下,僵局难破。大批巡捕蜂拥而至,将几方团团围住,举枪威胁。门三刀只得眼见领头官员将谭先和柳琳带走,日本人和融天岭也趁乱逃离。

天行健第7集

卓不凡看穿了谭先和柳琳的计划,遂令霍芩潜入酒店逼问出谭先的秘密,卓不凡则在街道上拦截门三刀,以拖延时间。酒店内,谭先抗住了霍芩用毒的威压,把密件焚毁后服毒自尽,霍岑仓促间瞥到了上面的只言片字。卓不凡眼看霍芩归来,不再恋战,带人离去,此时的门三刀顿悟赶到酒店内,却只看到了被焚烧成烬的信函和死去的谭先。门三刀以帮巡捕房探长出谋划策为交换,得到封锁搜查谭先房间一个晚上的便利。搜查中,门三刀先是通过送进来没有被动的餐盘,得知晚上即将有一通电话打来找谭先,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真正的接头人。于是门三刀晚上来到电话亭,接到一通原本是打给谭先的陌生电话,但对方极其警觉,故一无所获。

天行健第8集

乌兰珊邀门三刀前来一叙,并送给他一条吊坠,门三刀不由自主地忆起与格格在宫里初见时的情景,那时格格在宫中肆意的骑自行车,却无意间撞到门三刀,并且无意间扯断了门三刀的挂链,二人的缘分就此结下。门三刀按耐住悲戚的心情,有意提点乌兰珊下月离开京城。卓不凡和于焕杰得祺亲王召见,献上从文渊阁得到的藏宝图,并禀明补全宝图的秘密就在山西汾州府。为了摆脱内务府对寻宝的阻碍,卓不凡恳请祺亲王协助解决门三刀。

天行健第9集

怀揣心事的于焕杰回来后受到卓不凡的训斥,愈加羞恼,但只能听从卓不凡的建议连夜赶路前往山西。王地保伤愈,门三刀出于欣赏,欲将其调入内务府,但遭到王地保言辞恳切的拒绝,他直言自己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将大沽命案的凶犯缉拿归案。辞别后,王地保找到了尾随他至上海的林安静,他指出林安静种种行为的疑点,怀疑她是同盟会乱党。林安静却声泪俱下地哭诉自己的无奈与艰辛,引得王地保动摇恻隐之心。在王地保勉强相信时,林安静突然强吻王地保,恳求带她一起走,王地保慌乱中应下。而这一切,其实都是林安静的苦肉计,并旨在向暗藏在浴缸里的清伊信风表明自己的后续计划。王地保心知需靠门三刀才能探听到融天岭等人下落,二人正言语博弈时突遭钱七刺杀。一番恶斗,钱七就要败落之际,姜恨却突然出现把他救走,但此时钱七已回天乏术,逝于江边。王地保回到房内,偷偷听到隔壁门三刀等人在讨论接下来的案情走向。得知一行人即将出发去山西,王地保决定跟随一起前往。却没想到这其实是门三刀的“圈套”,意在借王地保敏锐的追捕能力,更快找到卓不凡,获得线索。

天行健第10集

存清奉旨去上海赈灾,顺势与门三刀厘清当前局势,种种迹象表明,背后斡旋之人就是祺亲王,当务之急便是抓紧找到净坛密藏,助大清重振雄飞,于是门三刀带上格泰再次动身,赶往山西。赶路途中,卓不凡因关照到霍芩身体不适,决定留宿客栈。而这也给了王地保可乘之机,他通过调查融天岭曾光顾的饭店,很快便对他们落脚的地方有了头绪,林安静则在暗中策马紧跟。王地保孤身拦下融天岭众人,欲将其捉拿归案,但实力不敌,被卓不凡一招击倒,气若游丝。随后赶到的林安静和大内侍卫都认为王地保命之将尽而离开,林安静甚至在离开的时候,没有意思留恋,仿佛曾经二人经历的过往,都不值一提。

天行健第11集

门三刀一行抵达汾州府,再次巧遇林浩瀚。多番巧合使得门三刀对其生疑,令侍卫将林浩瀚抓来。在一番询问之下,因为林浩瀚太过巧舌如簧,但又显得很诡计多端,依旧没有获得门三刀的信任。但因为每次相遇的时间和地点,都实在蹊跷,门三刀秉持着十分严谨的态度,决定将林浩瀚先绑在自己身边,时时刻刻盯着他的同时,也意在利用林浩瀚古董商人的眼力为自己所用。林安静暗中与清伊信风会面,汇报自己一路追踪到的融天岭行踪。野上寒对其十分不服,于是暗中动手,但没想到反被林安静钳制住。野上寒这才知道,清伊信风所说的,她就是最优秀的,是何含义。随后清伊信风对林安静下达行动目标——破坏搅局,让各方都无法找到净坛密藏。

天行健第12集

王地保衣衫褴褛地抵达汾州府,几经波折终于找到北洋军驻地,想要当面求见龙池将军以递交信函,却没想到士兵瞧不起王地保的装扮,更是对他亮出的大沽县衙捕快身份嗤之以鼻,便将其像叫花子一样打发了。王地保无奈,只能拜托士兵帮忙把信函代转,而后离去。但没想到,龙池将军看信函后便大惊,立即下令将其寻回,奉为协军校,统领三十士兵,极力协助他追寻卓不凡一行人下落。但王地保走后,龙池给手下丁羽说,表面是协助王地保追凶,实则是跟着他,紧盯净坛秘藏的下落。这笔财富,一定不能落入别人之手。丁羽这才恍然大悟,直呼自己一定竭尽全力。

 第13集

兆庄乱坟岗上,柳琳面对几十座荒冢一筹莫展时,数名融天岭弟子现身,少顷,门三刀也带着内务府一干侍卫抵达此处,两方势力剑拔弩张。同一时间,清伊信风、野上寒带着林安静和一队武士暗中赶到,藏匿在山头。林浩瀚一边撒纸钱,一边通过坟头土的年份判断“铲子”的墓穴,找到后,侍卫不消片刻便将其挖开。然而棺材里根本没有尸骨,只有一件布衣,包裹着一只瓷罐。卓不凡登时出手,与门三刀争夺瓷罐。就在融天岭占据上风之时,北洋新军突然出现,持枪将乱坟岗中的所有人都围了起来,一身戎装的王地保现身,众人震惊。威逼下,卓不凡假意归还瓷罐,实则瞬间将瓷罐击碎,趁乱带着弟子从容脱身。

天行健第14集

深夜,门三刀与王地保约在酒馆见面,两人就近日发生的事情徐徐梳理后,达成共识。他们既是同为大清效力的一方,与其各自行动,不如就此联手。因此两人约定坦诚相待,展开通力合作。驿站内,林浩瀚费尽心力将瓷罐修复完成,唯有底面落款已碎成渣滓,无法再现。门三刀明察秋毫,看到瓷罐壁上隐隐约约显现出几行难以识别的古篆经文,林浩瀚艰难将其辨认出——吾建超世志,必至无上道,斯愿不满足,誓不成等觉!

天行健第15集

林浩瀚其实一眼便看出了瓷罐的产地,本想以此换取便利。林浩瀚对柳琳一番花言巧语,意在想趁此机会接近柳琳。但机智聪慧的柳琳也早已识破林浩瀚的小心思,正打算利用他的诡计,将计就计,套出了瓷罐的出处——福建安慧寺。柳琳设局逃出驿馆,但被技高一筹的门三刀捉回。王地保和丁羽在街头吃饭,正巧遇到林安静伪装成了被妓院掳走的新妓。王地保不忍心,决定救下林安静,丁羽敏锐地察觉出二人关系不一般。但其实,这一切都是林安静的计划,故意让王地保发现并将其救下。王地保虽心中起疑,但还是心软把她带在身边。

天行健第16集

晌午,王地保与门三刀在城郊官道碰头,二人皆被迷惑,故竭力追击莫堃、于焕杰一行。然而此时莫堃心下已然明了,这是在以自己作饵来调虎离山。于焕杰得知真相后暴怒,莫堃却颇为欣慰,认为卓不凡有成大事之资,遂令于焕杰带其余弟子速速南下,孤身一人迎战门三刀。莫堃已非壮年且不欲求胜,不多时便在对决中败下阵来,另一边王地保也已追杀了留下断后的秦沱。莫堃感叹程昱穷其一生推翻皇权统治,却不幸有了一个甘为朝廷鹰犬的弟子。门三刀听到自己师父的名号急切询问,而莫堃已坦然坐化。

天行健第17集

北洋这边,钟海潮这才得知,净坛秘藏的秘密和祺亲王的阴谋,他终于明白,自己一直在被利用,十分愤怒。夜晚,林安静在车厢内对王地保温柔宽慰,令王地保动容,讲述出自己从读书人成为捕快的曲折无奈,以及自己武功师从破庙老疯子的过往。随后两人酒后交心,王地保坚持强国何须变法,重要的是调动人心,各自做好分内之事,为国分忧,此番天真无邪令林安静又觉可笑又不禁动心。

天行健第18集

福建泉州,卓不凡正带着弟子们休整,于焕杰一行风尘仆仆赶到,与其汇合。于焕杰对卓不凡破口大骂,怒斥他无情无义,莫堃师叔早知计划却依旧甘愿赴死。卓不凡震惊,久久不能自己。晚上卓不凡和霍芩聊起过往,说自己曾经用这把破剑,击败三百精金,他虽然有才气和傲气,但也明白身上的重担和责任,决心继续忍辱负重,好好为祺亲王卖命。卓不凡一行到达浮土寺,却被寺内高僧渡厄大师拦下,对出口令才能进入。卓不凡苦于无口令,僵持再三。

天行健第19集

寺门外,王地保率领北洋军列队赶到,三方继续混战,卓不凡落得下风,落荒而逃。而后王地保问门三刀寺内详情,门三刀坦言自己没有得到任何信息,也将自己身份一事隐瞒。鉴于秘密只有柳琳知道,门三刀不得不将其带在身边,并依靠柳琳带他前往下一个地点,于是二人达成君子协定,为彼此守住身份和宝藏的秘密。而败阵渡厄一事,虽令卓不凡倍受打击,他一人黯然看着一直陪伴自己的剑。这时霍芩发现他的失落,便来安慰他,鼓励他。卓不凡也有所慰藉,同时想到莫堃的话,这才意识到真的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天行健第20集

林安静佯作生病,让王地保去日本人安排好的药店买药,以此将卓不凡等人已回京城的线索告诉王地保。王地保即刻决定前往京城,追踪桌不凡等人。祺亲王府内,祺亲王怒斥卓不凡办事不力,没有拿到菩提封印。卓不凡向祺亲王不卑不亢地分析当前局势,表示自己寻宝以来的每一步计划都没有落于内务府后,同时此行中他得到了一个重要线索,开启宝藏共需要三份宝图一个口令,缺一不可。如今他和门三刀各执一图,只要内务府不放弃追查,自己则有机会抢夺门三刀的宝图。面对卓不凡的分析和说辞,祺亲王不满,表面应允为他提高报酬,搜集更多线索。但待其走后便单独召见了于焕杰,以名利诱惑他将卓不凡的一举一动随时禀明。

天行健第21集

祺亲王告知卓不凡,四十多年前,有一位达摩传人在内衙的围堵下逃脱,现在或许还存活,此人身上可能有宝藏的线索。卓不凡速往达摩传人所在地天津,寻找第三份宝图的下落。随后,祺亲王明面上安排钟海潮前往福建以避起事之嫌,实为提前布局以待密藏消息。深夜,柳琳被清伊信风和野上寒劫走,门三刀及时发现,用菩提院三法印剑救下柳琳,受了轻伤,柳琳以治伤为喻,探讨革命者前扑后继的意义,门三刀不置可否,并不认为无兵无枪、空有脑子热血的同盟会能真正改天换地。而在经历柳琳被劫一事后,门三刀也打算再为其寻找一个更加稳妥安全的去处。

天行健第22集

笠日清晨,林安静伪造了落红,失神地想起六年前自己也是使用了美人计盗取情报,被自己的初恋残忍折磨,而她最终也亲手杀死了第一个动心的人。自此,林安静深知这世道不容她动情,也难有自由一瞬,她所做的一切只为生存。王地保得知后,带着林安静和北洋士兵速赶往破庙处。原来王地保从小跟随习武的师父正是张三疯。卓不凡在得知王地保和张三疯的关系后,剑指王地保,点明其达摩传人的身份,王地保不明就里。尔后,张三疯在弥留之际,艰难地向王地保指着自己肩胛上和他同样的纹身开口——“辛亥年,五月初六,宝和客栈,三十年之约!”。王地保此时与卓不凡是仇上加仇,誓死要将其拿下。

天行健第23集

林浩瀚给门三刀带来了好消息——焦木共四块,且将漆面剥离,能看到“宝”、“五”、“三”几个字。林浩瀚以此邀功,请求门三刀带他一同寻找密藏。王地保找到门三刀,准备与其联手追寻“净坛密藏”,并谎称自己拿到了达摩封印,以此作为与门三刀合作的筹码。王地保将师父临终之言告知门三刀,二人将线索合并后得出结论,五月初六这一天,四位南少林传人或将全部汇聚于宝和客栈。祺亲王府内,乌兰珊谈及孙先生和门三刀入狱前的变法,话里话外试探柳琳。柳琳则注意到了乌兰珊与门三刀同样的珊瑚配饰,并通过谈话相处,对二人之间的关系有所觉察。

天行健第24集

深夜,柳琳在乌兰珊房中无意间发现《西厢记》、《镜花缘》等书的封面下,竟然是《新民说》和《中国同盟会革命方略》,大为震撼。而回头刹那间,乌兰珊正表情严肃地拿枪对准柳琳。乌兰珊举枪逼问柳琳身份,听柳琳谈及英勇就义的喻培伦同志,才得知两人同为同盟会成员。乌兰珊由此放下戒备,与柳琳聊起她这段时间追寻宝藏的经历,并得知柳琳要协助完成“净坛密藏”拥有者的遗愿,将宝藏交由同盟会。二人熟络起来,乌兰珊逐渐对柳琳敞开心扉,诉说起当年与门三刀的前尘往事和十二年来两人分别经历的苦楚。柳琳愤慨不已,与乌兰珊一同控诉这个可恶可恨的时代。

天行健第25集

林浩瀚新店的开业典礼上,乌兰珊见到门三刀,话里话外传达出大清腐朽,需行变革的思想,门三刀颇为讶异,但也陷入思考。与此同时,王地保从林浩瀚那得了枚戒指,回到客栈便真诚地向林安静求婚,而且打算立即回大沽办婚事。夜半,林浩瀚意外给门三刀带来了宝和客栈的消息,即其为福建的商号宝和斋的产业,但年代久远,具体境况难以查得,因此二人决定再下八闽。王地保如愿带着林安静回到了大沽镇,在县衙一干人等的见证下幸福成婚。两人相约,待王地保将卓不凡缉拿归案,为朝廷守住宝藏后,就回大沽过平淡安稳的生活。

天行健第26集

姜恨与门三刀的对话也被祺亲王安排好的卓不凡听到。卓不凡向祺亲王复命,二人复盘姜恨此前的计划。卓不凡打算先去江南拜会戒律院传人,再赴宝和之约。卓不凡查出戒律院首座的后人并没有因为前人投靠朝廷而从仕,则是选择了教书,卓不凡认为此举令人生疑,或许戒律院首座传人身上还藏有秘密。乌兰珊将祺亲王与钟海潮的对话告知柳琳,她决定与钟海潮一同前往福建,以探听更多情报。同时,乌兰珊想到门三刀和柳琳也会因净坛密藏去往福建,因此到时侯她可将从钟海潮处得到的信息,传递给柳琳,协助他们行动。乌兰珊与柳琳密定了在福建传递消息的办法。柳琳深受感动,同时也担心自己会在福建遭遇不测,于是便把从浮土寺得到的秘密消息告诉了乌兰珊。

天行健第27集

乌兰珊跟随钟海潮先一步前往福建,在京城离别时,乌兰珊与门三刀对视片刻,随后凑近一步,对他耳语推翻腐朽清廷的意愿,这无异于给门三刀的内心再添激荡。姜恨、莫堃的临终之言,师父“建超世志”的吟诵和当年戊戌变法时,光绪帝在京师大学堂面对万千学子的谆谆论道,来回在门三刀耳边震荡。细雨纷飞,门三刀跪在神道前发出了对时局和信仰的疑问,以及自己该何去何从的迷茫。

天行健第28集

存清心灰意冷,一路深思熟虑后,决定暗中刺杀祺亲王。他心知此番凶多吉少,于是在门三刀临行去福建前将自己的金腰牌托付出,届时可直接觐见摄政王载沣。傍晚,存清派出全部侍卫全力一搏,暗中行刺,未曾想祺亲王早有预料,到底是棋高一着,轻易便将内务府侍卫来了个瓮中捉鳖。祺亲王将一干内务府侍卫拿下,却并没有立刻诛杀,而是语重心长地给了他们两个选择——选存清还是选祺亲王、即先保皇家还是先保国家。得知刺杀失败,存清万念俱灰,绝望自尽。

天行健第29集

泉州,北洋驻地,乌兰珊心知钟海潮不甘在乱世中作为棋子,因而试探其对于皇权和北洋的态度,并探听其行动计划,钟海潮有所防备,顾左右而言他。随后乌兰珊又试图以民主和革命作为契机,探寻钟海潮内心想法,均无果。乌兰珊不知道的是,钟海潮向海棠吐露过心迹,自己很想改变国家赢弱的现状,北洋是他目前认为最能实现的一条路。如果有一天北洋不行了,或许他会选择革命。而海棠也在钟海潮的许可下因为看“禁书”开了民智,决定一路跟随他到底。

天行健第30集

北洋驻地内,乌兰珊以将钟海潮捉奸在床、生气发火为计偷偷在钟海潮办公室翻看文件密信,获取消息。乌兰珊伪装成惠安女密会柳琳,告知其北洋正在对密藏虎视眈眈,并且很可能使用非常手段夺取。本就复杂多变的局势,现如今有了北洋军队加入,更加混乱危险。离开时,乌兰珊被敏锐的门三刀拦下。而此时的门三刀,已在大浪淘沙后坚定了自己加入革命的想法。曾经,他所信过的两件事,一是改换天地,一是娶乌兰珊为妻,都败了。而现在,心爱之人既也是革命党,他再无羁绊,愿为马前卒,将净坛密藏找到后奉予革命。

天行健第31集

融天岭一行随后赶来,几方势力蠢蠢欲动。于焕杰暗中观察,将所见所闻一一汇报给钟海潮。而钟海潮转头便与清伊信风做交易,约定只要四个封印齐聚,就立马杀了门三刀、王地保和卓不凡。届时钟海潮保管两份封印,日方则持有另外两份,以此成为盟友,共谋新的合作。而这一切,都被躲在办公室外的乌兰珊偷听到了。另一边,门三刀和柳琳分析当前局势,他表示日本人最希望的则是谁都得不到密藏,因此他们此行的行动则会是在搅浑水。同时,他还觉察出林安静的异常,推测出她或与日本人有关。门三刀预判出,清伊信风会因实力不济而选择与钟海潮做交易。若明晚,日本人入住了仄泽居附近的客栈,则表示两方已达成联盟。

天行健第32集

五月初六,仄泽居内外,肃杀之气暗涌。各方势力蓄势待发,严阵以待。门三刀交代柳琳,从此时起,她便不再是自己的犯人。门三刀放柳琳离开,叮嘱她去西郊的一家黄记肉铺,那里自会有人接应。门三刀早已猜到柳琳一直在自己身边,是因为她知道菩提封印与自己有关。而他放柳琳走,则是为了柳琳和菩提封印的安全。随后,门三刀、卓不凡与王地保三人齐聚于庭院内。门三刀以林安静身份之疑,向王地保点明大沽血案另有隐情,也借此游说二人暂时放下嫌隙,转谈合作。三人细细盘点局势,心知钟海潮的北洋军在暗地虎视眈眈,此时仄泽居已是天罗地网,因此般若传人恐怕也不会现身。

天行健第33集

门三刀与卓不凡比试一场,此时的卓不凡只能与练就了南少林三法印剑的门三刀勉强平手,两人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情感。门三刀向卓不凡和王地保提议,通过画一条线为标记告知般若传人在浮土寺见面。三人决定五月初六过后,各自散去躲开追踪,前往浮土寺集合。深夜,柳琳按门三刀的嘱托偷偷溜走,去找作为接应的乌兰珊。而正当门三刀、卓不凡与王地保要动身时,清伊信风却提前买通融天岭的弟子给众人下毒,令三人如俎上鱼肉。千钧一发之际,林浩瀚突然现身,出其不意地使用般若堂的功夫击退了日本人。门三刀与卓不凡、王地保在林浩瀚的掩护下逃脱,柳琳伪装成北洋军驾车前来接应三人。门三刀其实早就猜出林浩瀚的身份,因此并不意外。

天行健第34集

王地保与林安静对立,看着雨幕中的林安静,王地保陷入极致的矛盾与痛苦。他仍然认她为自己的发妻,但作为朝廷的捕快,身负对大清的责任信仰,让他断然抽刀了结了背叛自己与大清的林安静。王地保地抱着林安静的尸体痛哭流涕。清晨,门三刀与林浩瀚重返仄泽居,只见祺亲王带来了存清逝世的消息。祺亲王拉拢门三刀,表示距起事政变的芒种之日仅剩四天,如若门三刀归顺,则可将其提至一品大员,与乌兰珊再续前缘,门三刀不愿以此为交易。

天行健第35集

门三刀再见王地保,得知其已将卓不凡和霍芩击杀,气愤不已,斥责王地保的顽固和绝情。王地保紧握曾送给林安静的戒指,表示自己必须遵循大清律例。自古忠孝两难全,情与法也是如此。两人不欢而散,但王地保仍表示今夜会赶到浮土寺,将所有事情了结。钟海潮携北洋军持枪围劫门三刀一行,意在获取他们所持有的菩提封印和戒律封印。门三刀在林浩瀚的掩护下逃至浮土寺,而林浩瀚则死在了清伊信风的暗枪之下,柳琳为护秘密,也慷慨赴义。

天行健第36集

门三刀和乌兰珊带着昏迷的王地保,等待般若传人的到来,王地保醒来后,门三刀告诉他,自己已将其身上象征着达摩封印的纹身印下。并再度劝王地保加入革命,共同改变国家。但王地保依旧愚忠,宁死也不愿加入革命违抗清廷,引颈自刎后坠入海中。最终,门三刀和乌兰珊等来了般若传人,齐聚黄记肉铺,解开了密藏谜团——其实所谓四个封印,就是四堂传人身上的刺青,而这些图案按照“喜旋”的顺序组接在一起,其交织点便是密藏之所在。这一路走来,门三刀等人历经千难万险,不负众望取得净坛密藏,并将其献于革命。(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