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2》分集剧情(1-36集大结局)

2024年5月17日 资讯(660) 0

《庆余年第二季》分集剧情(1-36集)

《庆余年第二季》分集剧情(1-36集)

庆余年第二季第1集

范闲被言冰云一剑刺穿身体,死讯传进皇宫,庆帝悲愤至极。范闲是假死,精心设计了一场假死,最终救下自己。范闲的死讯很快传遍京城,范建用范闲假死的事骗过众人。范闲和王启年快马加鞭来到京城,在暗道里成功瞒过监视的官兵。王夫人和女儿为范闲准备了丰盛的早餐,王夫人的豪放大气和王霸的聪慧感染了范闲。

庆余年第二季第2集

范闲派王启年打探滕紫荆妻儿的消息,一无所获。王启年劝范闲远走高飞,否则假死欺君必死无疑。范闲决定去找庆帝说明情况,闯进皇宫被包围。陈萍萍拦住范闲,范闲执意要见庆帝。庆帝不见范闲,范闲说出在北齐的经历,说出神庙的位置,庆帝才答应见范闲。范闲去找太子李诚虔合作,李诚虔答应帮忙。王启年带范闲去找桑文帮忙进入抱月楼,范闲用模仿秀的方式混进抱月楼,但被识破,桑文帮范闲进入抱月楼,最终成功救出滕紫荆妻儿。范闲与庆帝的关系暂时得到缓解,但陈萍萍和言若海仍在牢中等待消息。

庆余年第二季第3集

范闲向桑文打听抱月楼的情况,得知其新开不久且收拢了京城各大青楼的头牌。他急于寻找滕紫荆妻儿的下落,决定从金姑娘身上打开缺口。李承泽利用追思会引范闲上钩,但范闲并未出现。范无救带人在王启年家外蹲守,但未能找到范闲。王启年和范闲在街上蹲守,成功混进抱月楼。范无救带人去王启年家抓人质未果。老金表演范闲醉酒吟诗获得门牌,但未能救出女儿。老金身亡,范闲发现暗道回家后发现王夫人母女失踪,怀疑被绑架。范思辙是抱月楼的大东家,两兄弟终于见面。范闲与弟弟相认,同时发现抱月楼存在问题,他打算让堂堂正正地解决问题。

庆余年第二季第4集

范思辙在范闲面前炫耀自己的抱月楼,却没看见范闲愤怒的脸。范闲气得打了范思辙,并追问滕紫荆妻儿的下落。范思辙一问三不知,让范闲猜到有人背后搞鬼。范闲体力不支,向范思辙打听滕紫荆妻儿的下落。袁梦为范思辙辩护,但范思辙的产业原来是罪恶累累的抱月楼。范思辙因旧伤复发倒地不起,被范闲责问,范思辙被吓得六神无主,向范闲交代抱月楼是他和三皇子合开的。三皇子视察抱月楼后,被范闲打晕。李承泽带人包围抱月楼,威胁要杀范闲。最后李诚虔出现并解围,而李承泽怀疑自己被范闲设局,决定对范闲下手。最后,范闲因发现证据不足而未能找出真凶。

庆余年第二季第5集

范闲知道李承泽不会善罢甘休,担心事态扩大,让范思辙关闭抱月楼,自己也匆匆离开。临走前,他对范思辙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待在家里不要出门。范思辙按要求行事,躲在家里不出门。王启年和范闲追赶使团,意外发现大皇子也进京,范闲不肯给大皇子让路,坚持自己的立场。范闲一行人终于抵达京城,庆帝派人来迎接他们,范闲长长松了一口气。

庆余年第二季第6集

范闲率团回京,与大皇子李承儒的骑兵队同至北门。礼部为避免拥堵,欲让范闲让路,但他借大公主之名拒绝。太子李承乾迎接时,两队冲突一触即发。范闲挑衅李承儒,使其愤怒欲杀。混乱中,狂风卷起黄沙,队伍大乱。范闲借此机会揭露李承泽与北齐勾结的秘密。庆帝震怒,要求证据,李承泽求情并提议联姻。庆帝虽赏识范闲,却安排李承泽娶叶灵儿,范闲无奈接受。此事暴露了李承泽的企图,也让范闲显得孤立无援。

庆余年第二季第7集

皇后因李承乾画作中的人物风波,怒斥其可能带来的皇家丑闻与太子地位动摇,李承乾销毁画作并保证断绝与李云睿的情感。王启年为范闲效力,愿意接受优厚条件。范闲计划通过走私事件扳倒李云睿和李承泽,但庆帝袒护他们,关键线索被李承泽烧毁,令范闲倍感挫败。王启年支持他,陈萍萍鼓励范闲知己知彼,组建自己的团队。范建担忧他的安危,建议谨慎行事。范闲回家后发现范若若逃婚,但很快回来,范闲承诺帮她退婚。得知范思辙涉入青楼事件,决定送他去北齐避难。在风雨中,范闲送别范思辙,后者含泪离去。林婉儿支持范闲,言冰云则从陈萍萍那里得知鉴查院将归属范闲。

庆余年第二季第8集

范闲计划扳倒李承泽和李云睿受阻,陈萍萍开导后接手鉴查院一处。言冰云遵父命协助范闲,言若海退居二线。范闲上任后发现一处腐败严重,与兵部勾结倒卖云梦鱼。他怒而免职主办,严明纪律,查封捡蔬司。与李承泽交锋时,揭露其母亲淑妃后台问题。戴公公行贿未果,范闲揭露其贪腐行为。范闲收受贿赂实则设局,欲借此反腐。决心铲除京都黑暗势力,为冤死之人伸冤。

庆余年第二季第9集

李承泽与谢必安回宫途中,李承泽目睹范闲公然收受贿赂,心生疑惑。御史们随后弹劾范闲,范闲以“狺狺狂吠”回应,引发御史们的愤怒。戴公公受牵连,苦恼不已。范闲计划揭露官场腐败,借助言冰云调查京外官员,柳如玉担忧但被劝退。范闲发现邓子越的转变,决心助其振作,令其写下“奸臣当道,何罪之有”的自辩。面对弹劾,庆帝决定让他们当庭对质,李承乾为范闲打气,辛其物避之不及,秦业也卷入这场对质。

庆余年第二季第10集

秦业位高权重,是南庆军方领袖,庆帝对他另眼相看。上朝时,秦业和林若甫享有特殊待遇。林若甫颇有威望,范闲发现其未来岳父颇受尊崇。陈萍萍坐轮椅上朝,范建怀疑其暗中支持范闲。左都御史赖名成针对范闲,欲弹劾其受贿。李承乾挑拨,范闲险些失控,后在朝堂上争论。李成儒看好戏,范闲早有应对策略。庆帝出示指控,秦业力挺范闲,但陈萍萍持怀疑态度。戴公公被牵扯,被迫认罪,最终被斩首。赖名成要求严惩范闲,范闲反击,揭露更多贪官。陈萍萍交出贪官名册,赖名成承诺彻查。下朝后,范闲欲利用都察院查李承泽,林若甫否认操控。庆帝不满,但表示不会对李承泽动手。

庆余年第二季第11集

庆帝察觉范闲要调查李承泽,不便阻止。陈萍萍和范建推动范闲解决与李承泽的矛盾,认为范闲适合处理。李承泽因被官员误导而愤怒,想找范闲理论,怀疑名册出自范闲。双方对立,李承泽企图通过抓范思辙来打击范闲。袁梦因抱月楼事件遇害,留下指向范思辙的证据,赖名成借此弹劾。范闲得知后震怒,安排邓子越追捕袁梦,同时靖王世子李弘成求助于范闲以保自身。庆帝借机警告李承乾,皇后也认为他应保持中立。范闲和范建称病避事,李承泽找太医试探。范闲设计让李太医误以为自己和范建中毒,实际则在幕后布局。邓子越散布谣言,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庆余年第二季第12集

李太医诊断范建中毒,怀疑范闲可能暗中下手,但李太医经验丰富,断定范闲内伤非假。范闲让范若若送解药给范建,同时体内霸道真气失控,旧伤复发。林婉儿派叶灵儿探病,叶灵儿误以为范闲装病。李承泽散布谣言,试图破坏范闲名声。范闲计划通过联姻树立正面形象,却面临李承泽的挑战。李承泽找林婉儿挑拨,范闲扔椅子打断。王启年遇到大公主的意外,李成儒认出王启年是范闲的人,心生怒火。宴会上,范闲质问李承泽抱月楼事件,要求他负责。李成儒与大公主互动,大公主羞涩。李承儒逃婚念头放弃,叶灵儿不敢抗旨。大公主澄清范闲与海棠朵朵的清白,却被林婉儿误会。范闲拉走林婉儿,暗示对李承泽下毒。大公主离去,留下李承泽纠结于解药。

庆余年第二季第13集

李承泽吞了解药后让叶灵儿护送他回府,以防中毒。陈萍萍关心范闲伤势,欲见面,王启年带他们去陈园。路上,范闲澄清与海棠的流言,林婉儿要求他写诗证明清白。陈园中美女如云,秦恒出现,秦业之子未来将是军事人才。秦恒请求范闲别牵涉秦家,范闲承诺只要秦家清白就不受牵连。范闲本想反腐却引起恐慌,陈萍萍建议先解决自己,赠物后,邓子越抓到凶手,范闲誓言追责。回到某地,三人被诬陷,范闲怀疑是李承泽陷害。林若甫建议转移责任,范闲拒绝,决定揭露真相。刑部行动中,杀手范无救被捕,李承泽震惊,叶灵儿质疑其阴谋。

庆余年第二季第14集

李承泽试图通过派范无救跟踪范思辙并嫁祸给范闲,但范无救被海棠朵朵击败。李的计划失败,反而暴露了自己。林若甫对范闲与海棠的关系担忧,但得知实情后稍感安心。范无救被捕,渴望参加春闱,李承泽安排书籍助他。海棠朵朵教训范思辙,澄清与范闲的关系。郭保坤和范思辙离开北齐,被海棠朵朵监视。范无救自首,牵扯出李承泽,调查受阻。赖名成找范闲求助,怀疑其父贪腐,范闲以其独特方式应对。赖名成弹劾范建和范闲,庆帝召开御书房会议,范闲揭露陈萍萍的“罪行”。

庆余年第二季第15集

监察院官员陈萍萍面对范闲的指控,坚称自己清白,指出陈园虽奢华但属于皇室。赖名成指控范建和范闲多项罪名,如私开青楼、教子无方等,庆帝听取各方意见后决定先调查抱月楼命案。李承泽承认错误,牵扯出多位官员涉嫌腐败,但庆帝未深究。赖名成强烈要求严惩,甚至质疑庆帝,遭到群臣谴责。范无救得知真相后自杀,庆帝对李承泽有所惩罚,但对范建和范闲的处罚相对较轻。赖名成不满,继续直言庆帝问题,惹怒庆帝,最终被杖毙。这一事件让范闲震惊,意识到庆帝的冷酷。同时,范若若支持范闲,他教导她医学,邓子越销毁卖身契,让抱月楼姑娘们有了自由选择。

庆余年第二季第16集

皇子李承泽利用抱月楼事件陷害范思辙和李承平,迫使范闲接手并改革,保护姑娘们权益。公子哥们受李承泽挑拨找茬,范闲教训了他们,李承泽则通过叶灵儿试图借春闱科考陷害范闲。范闲担心被告发,求助宜贵嫔和陈萍萍,后者在庆帝面前揭露了李承平之事。叶灵儿联名推荐范闲为考官,庆帝虽未表态但心中有所顾虑。春闱在即,林婉儿支持范闲,提醒他警惕李承泽的阴谋。考生史阐立因李承乾的计谋来到京都,贺宗纬拜范闲为师。王启年报告史家镇的背景,李承泽反对杀害史阐立。

庆余年第二季第17集

王启年保护史阐立于同福客栈,贺宗纬欲拜范闲为师。范闲与王启年、邓子越调查考试院考生,其中杨万里、成佳林、侯季常等人为砌墙工作。尚书郭铮让考生参与修墙以赚取生活费,范闲借此机会接近史阐立等人,发现春闱存在黑幕:权贵子弟走后门,考生沦为陪衬。范闲揭露墙砖问题并销毁考生名单,确保公平竞争。考生们艰难备考,李承泽派人监视范闲。官员纷纷送礼,范闲避开辛其物。范建处理官员请求,李承乾带礼拜访并请范闲帮忙走后门。林若甫警告春闱风险,要求范闲谨慎对待筛选名单,准备帮助某些考生。

庆余年第二季第18集

范闲面对林若甫和李承乾的春闱科考名单要求,坚守原则,希望能给考生提供公平竞争的机会。他不想参与腐败,但又意识到需要他们的支持以应对李承泽的威胁。在王启年的支持和陈萍萍的鼓励下,他决定寻求庆帝的帮助,揭露舞弊现象。庆帝答应庇护并让他调查此事,但要求保密。范闲拒绝了李承乾和秦恒的名单,坚持公正,惹怒了林若甫,但最终说服他帮助自己了解考试规则。郭铮提供了考试细则,而谢必安则监听了他们的对话,意图利用郭铮的过去对付范闲。同时,范思辙与郭保坤带回重要情报,范闲计划借助这些信息保护郭攸之,并确保春闱的公正。

庆余年第二季第19集

柳如玉梦见范思辙归来,通过打耳光确认其真实性。范闲救出郭保坤,后者加入范闲阵营,但郭攸之不信郭保坤的能力。范闲为春闱考试做准备,意识到潜在问题。他未暴露身份与杨万里等人接触,可能引发营私嫌疑。春闱第一天,范闲监考,严查作弊,杨万里因误会险些被逐出考场。李承泽试图陷害,林若甫和王启年暗中保护。范闲发现蜡烛和水有问题,及时防范。接下来,他将继续应对郭铮的挑战,确保考试公正进行。

庆余年第二季第20集

在春闱考试期间,范闲担心安全问题,安排王启年调查发现考试院茅房存有危险物品,可能引发火灾。他巧妙地通过调换考试用品和命令郭铮使用优质材料重建茅房,挫败了郭铮的抵制。尽管面临李承泽的压力,范闲严密监控各个环节,确保考试公正进行。考试结束后,他发现杨万里落榜疑点重重,深入调查后揭露了冒名顶替事件。范闲决定彻查,不顾与李承泽和李承乾的矛盾,坚持公正,将事情上报至庆帝。洪竹因范闲的正义行为而感恩,两人关系进一步拉近。最终,范闲主动请缨彻查历年春闱舞弊案……

庆余年第二季第21集

皇后因李承乾被人陷害,误以为范闲插手春闱舞弊案而对他心存忌惮。范闲让王启年重新整理榜单,防止冒名顶替,王启年虽抱怨任务繁重。郭攸之在狱中提供线索,建议从历届苦主调查。林若甫为保护范闲,甘愿牺牲自己,让范闲查案。袁宏道办事未归,林若甫怀疑他有外室,范闲澄清与海棠无关。陈萍萍助范闲收集证据,庆帝希望借此巩固皇权。春闱放榜日,杨万里等人金榜题名,史阐立落榜,决定拜范闲为师。范闲发现史阐立家乡被毁,深感同情。妇人举报林若甫舞弊杀人,范闲决定亲自调查。言冰云担心徇私,范闲坚持公正处理,直奔相府找林若甫,同时袁宏道在饭店等待。

庆余年第二季第22集

宰相林若甫被贺宗纬指控春闱舞弊杀人。范闲面临两难,他开始调查,发现有人在背后操纵。林若甫怀疑自己被人陷害,烧毁了涉案人员名单。言若海和范建反对范闲负责此案,但庆帝的旨意必须执行。言冰云护送妇人告状时,袁宏道揭露贺宗纬,试图为林若甫洗白,但被识破并逃脱。林若甫被迫向庆帝请辞,保全了名誉,但拒绝提供名单。庆帝借此削弱林若甫势力,让他独自还乡。范闲见证庆帝与林若甫的斗争,深知其背后的残酷。贺宗纬意外升职,言冰云对此惊讶。陈萍萍、范建与言若海讨论对策,关注范闲的处境。林若甫告别时,叮嘱林大宝谨慎交友,自己会是他坚强后盾。

庆余年第二季第23集

林大宝不舍地与父亲林若甫告别,后者隐瞒了告老还乡的消息,希望他无忧无虑。史家镇被烧,史阐立成为唯一幸存者,怀疑大火人为,请求范闲调查,范闲收他为门客。贺宗纬任职都察院,因好友赖名成被赐死而对范闲怀恨在心。贺企图以请罪换取信任成为范闲眼线,但被范闲赶走,陈萍萍对此不满。影子找范闲比武,被制止后将黑骑指挥权交给范闲。陈萍萍提醒范闲注意告老官员,尤其是梅执礼。范闲发现京都府尹被黑骑截杀可能与自己有关,决定救林若甫。途中巧遇李成儒,范闲借用其禁军对抗黑骑。林若甫误会黑骑的行动,其实庆帝意图废除丞相职位。林若甫将门生名单交给范闲,要求他转交庆帝,同时承诺自己会安全回家。林若甫深知庆帝深不可测,警告范闲不要全信。

庆余年第二季第24集

范闲安排林婉儿和林大宝为林若甫送行,林若甫放心将林大宝托付给他后,传授官场之道并叮嘱照顾好林婉儿。范闲感谢李成儒的援手,并因拦截黑骑救林若甫而面临庆帝问责。李成儒愿承担责任,庆帝召见两人,洪竹透露庆帝对范闲的态度。陈萍萍惩罚王启年,范建为范闲撑腰,庆帝以三天后婚礼为条件宽恕范闲。范建担忧时间紧迫,但庆帝批准提前筹备。袁宏道逃亡信阳,李云睿试图抢夺内库账册。王启年调查南郊命案,发现与江南连环命案有关,陈萍萍怀疑五竹。李承泽怀疑林珙死于范闲之手,王启年告知范闲实情。范闲试穿婚服时躲闪,林婉儿则疲于试衣,叶灵儿来访。

庆余年第二季第25集

叶灵儿欲告知林婉儿林珙是牛栏街刺杀案幕后主使,因急病未果。李承泽担心此事泄露,将叶灵儿扣押,意图在婚礼上曝光,范闲为此焦虑。试衣过程中,范闲备受折磨,范建和范思辙分别给予他理解和劝解,提到范思辙决心为民谋福利。范闲面临官场压力,决定只办家宴,避免外人。李云睿送内库账册给范闲,账面亏空巨大,陈萍萍指示范闲采取行动。婚礼当天,宾客不多,只有皇室成员出席。李云睿与林婉儿短暂交流后离开,赠予账册,期待婚礼期间与范闲休战。李承泽带叶灵儿参加婚礼,承诺不捣乱。李承乾、李承泽争相拉拢范闲,婚礼中林大宝传达林若甫遗言,引起意外。

庆余年第二季第26集

范闲的婚礼顺利举行,范建带领全家老少一起跪谢庆帝的贺礼。范闲和林婉儿进入洞房,床下有异动,范闲揭开床下的人是范思辙,窗前有异动是林大宝听房。五竹出现并提醒范闲去苍山住一段时间,范闲带着叶轻眉留下的箱子与五竹离开。林婉儿感谢王启年等人,一处的同僚们向林婉儿请赏。庆余堂掌柜叶大掌柜亲自为范闲开门,大堂里摆放着叶轻眉的灵牌,老人们一起寄托哀思。叶大掌柜和范闲谈论起叶轻眉,得知她的传奇经历和轶事。叶大掌柜同意填补内库亏空,提供名单供范闲自己解决,而范闲不愿贪婪取财,寻求自己解决麻烦。

庆余年第二季第27集

范闲接受内库的烂摊子,并承诺填补亏空,还筹钱去赈灾。他邀请商号东家到苍山,打算发行库债。商号东家误以为范闲在变相摊派,范闲解释后开始给他们洗脑,范思辙也加入讲解。天色已晚,范闲让东家们在苍山留宿一晚。商号东家们在范闲的劝说下逐渐认同库债,最终决定购买。与此同时,五竹教授范若若使用狙击枪,为范闲日后对付大宗师做准备。范闲的计划逐步取得进展,逐渐摆脱困境,并在东家们的支持下实现了目标。他不仅成功填补了内库的亏空,还通过库债筹集到了资金去赈灾,他的能力得到了认可。范闲的努力和智慧,让他成为了众人的信任对象。

庆余年第二季第28集

在南庆,五竹交给范若若一支狙击步枪,让她学习保护范闲。范闲与范思辙推广库债,引发京都商界震动。庆帝通过移花事件暗中观察他们,但并未直接表态。库债风波中,范建质疑其合法性,欲辞职。李承乾为范闲辩护,庆帝未公开处理。费介回归,揭露连环杀人案与大宗师有关,赠药予范闲。五竹揭示范闲是神庙产物,让他去江南三大坊修复枪械保命。库债热销,庆帝命令回京赏菊,林婉儿支持范闲去江南寻母。途中,费介被袭击,范闲随宫典前往悬空庙。

庆余年第二季第29集

范闲奉命送花到悬空庙,遭遇神秘纵火,拼死保护庆帝,还拉上四位皇子一起表忠心。期间白衣刺客出现,范闲穷追不舍,白衣刺客逃到塔林,范闲感觉似曾相识,两个人在塔林展开一场激烈的对决。最后白衣刺客逃走,范闲则一直紧追不舍。范闲回到庆帝身边,发现刺客竟是四顾剑的弟弟,庆帝命令他追杀白衣刺客。范闲虽然感到危险,但仍然奋勇追击白衣剑客。这场追逐战在花海和塔林中展开,吸引了众多文武百官的关注。最终范闲成功追到白衣剑客,但并未立即下手,而是观察他的动作和表情,思考下一步行动。

庆余年第二季第30集

范闲与白衣剑客展开惨烈厮杀,最终范闲身中数剑,又遭致命毒匕首刺伤。奄奄一息的范闲被抬至皇宫,生死一线之际,庆帝要求李太医找到拥有相同真气的人帮忙解救范闲。范若若通过手术和医治,使范闲脱离危急,但真气尽失。范闲揭露了悬空庙刺杀事件的幕后策划者,以及背后的复杂阴谋,令庆帝大为震惊。

庆余年第二季第31集

范闲得知自己是庆帝和叶轻眉的孩子,此消息在京都迅速传开。李云睿计划回信阳,以免受牵连。庆帝对四大宗师心存忌惮,决心铲除他们。李承泽被挑拨离间,计划娶叶灵儿并重获庆帝信任。范建怀疑陈萍萍泄露消息,但实则是庆帝安排传播。皇后惧怕范闲夺位,与李承乾商议对策。李承泽为阻止范闲复原,指使林婉儿行刺。侯公公奉命逐李云睿出京。李承泽欲斩杀范闲,林婉儿得知李承泽计划,陷入两难境地。

庆余年第二季第32集

林婉儿得知范闲与海棠朵朵有来往,心生疑虑。在愤怒之际,她向范闲质问关于牛栏街刺杀的事情,范闲供认不讳,但不敢告诉她真相。同时,皇后为保全李承乾的太子之位,策划了一系列阴谋,并求庆帝处罚李云睿。在此期间,林婉儿试图报仇,范闲替她担忧。庆帝则通过精心策划的计谋引出了五竹和神庙使者,范闲见到了母亲的画像并听到了关于她生前的故事……

庆余年第二季第33集

在悬空庙,庆帝告诉范闲他和叶轻眉的身世真相。庆帝希望范闲伤愈后去感受叶轻眉留下的财富,但范闲心中充满不安。五竹向范闲透露江南之行会有危险,希望他小心。范闲出发前,范建、柳如玉等人都劝他多加小心。范闲离开时,林婉儿来送行,两人感情复杂。在航行途中,沙洲官员和明家人纷纷前来,引发了不少疑惑和危机。同时,李承泽打着明家的旗号下发追杀范闲的悬赏令,并威胁恐吓明家。

庆余年第二季第34集

明家家主明青达被母亲明老太太所控制,忍受痛苦承诺查明家族内的叛徒。与李承泽合作对付范闲,但范闲在江南受到各地官员和粉丝的欢迎。范闲将官员送的礼品视为罪证,以之赈济灾民并让吏员送灾民回家。同时,范闲得知门生杨万里已做知县,心怀愉悦。在一次饭局中,范闲认出对手云之澜,并遭他袭击。海棠朵朵助范闲成功脱险后,交给他“天一道”心法,范闲答应传授她霸道真气……

庆余年第二季第35集

范闲得知母亲留下的“天一道”心法,海棠朵朵问及他的婚后生活,范闲轻描淡写称挺好,司理理安排她提问。李承平和史阐立惊讶于司理理的存在。范闲来到明家,目睹明老太太过继明青达的堂弟,却发现其是内奸。明青达试图刺杀范闲,范闲识破后决定审查真相。明青达设局火烧三大坊,企图转移库存,范闲发现并揭露明家的阴谋。明青达为了保住三大坊不惜一切代价,而范闲则计划将其工艺传承……

庆余年第二季第36集

范闲和海棠朵朵彼此信任,共同揭露了明家的阴谋。范闲派邓子越潜入明家获得情报,发现明青达和叶流云策划对他不利。在三大坊仓库,范闲与王启年一行人遭遇叶流云的袭击,却侥幸躲过。随后,范闲成功揭露了三大坊主事的罪行并斩杀之。叶流云来袭时,范闲未展开反抗,让其平安离去。然而,叶流云的出手却使范闲的真气重现。(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