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来北往》分集剧情(1-39集大结局)

2024年2月17日 资讯(577) 0

《南来北往》分集剧情(1-39集)

《南来北往》分集剧情(1-39集)

南来北往第1集

1978年春,东北辽阔大地上,从宁阳开往哈城的火车上,人头攒动。乘警新人汪新(白敬亭 饰)一手捉住乘客不小心放飞的老母鸡,受到乘客们的表扬。夜间,某站台上来了三名乘客,举止与其他乘客略有不同。汪新在车厢内进行例行安全检查时,偶然发现有一男人戴着手铐,显然,另外两人是负责押解他的。此人趁列车紧急制动的时候,挣脱押解人员的束缚,逃往其他车厢。两名押解人员紧跟其后对他进行追捕,汪新也急忙跟了过去。千钧一发之际,男人掰伤了他的手腕,纵身翻出火车。汪新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夜色中,却无能为力。派出所,汪新又遇到这个人,认定是火车上的盗贼,直接铐住了他。胡队长一脸无奈打开手铐,同时向汪新介绍,这就是他的师父——马魁(丁勇岱 饰)。

南来北往第2集

马魁意欲管教女儿马燕(金晨 饰),被马燕回怼。马魁发现与女儿马燕之间存在深深的隔阂,两人已无法正常沟通。老婆王素芳(胡可 饰)安慰他,但他认为,这都是因为自己缺席了女儿十年的成长时光才导致的,想到此就越发痛恨没有替自己作证的汪永革(刘钧 饰)。马魁发现马燕并没有认真复习,而是在偷偷看《福尔摩斯探案集》。马燕表达自己不想高考的想法,马魁看着福尔摩斯借书卡上写着汪新的名字,这才得知汪新跟马燕是初中同学。汪新第一天上班迟到,被马魁批评,并警告他远离马燕,免得耽误马燕复习。晚上回到家,汪新跟汪永革说自己的遭遇,汪永革听出马魁对汪新不怎么好。带着酒和罐头到马魁家,碰巧遇上他们一家人正在吃饭。饭桌上,马魁和汪永革聊天,看得出来,马魁对汪永革态度冷淡。

南来北往第3集

饭桌上,汪永革和马魁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俩人之间的气氛很是尴尬。马魁感叹十年带给自己和家人的伤害,苦闷汪永革为什么不替自己作证。当年列车上,马魁很清楚地看到汪永革当时就在列车厨房里。大院里,牛大力(刘冠麟 饰)抓了野鸡请姚玉玲(姜妍 饰)吃,姚玉玲不同意,碰巧遇上汪新。姚玉玲邀请汪新一起,汪新同意。三人躲在山顶偷吃烤鸡。翌日,老吴家的蛋王丢失,老吴媳妇各种吆喝却不见踪影。汪新这才知道牛大力抓的野鸡其实是老吴家的蛋王。没办法,三人凑钱买了新鸡还给老吴家。然而,牛大力买给老吴家的鸡是只瘟鸡,结果瘟死了她家所有的母鸡,老吴媳妇一顿吵闹。汪永革召集大家伙研讨老吴家母鸡死亡事件,众人心思不一,汪新作为警察,被指派调查真相,情况越发棘手。

南来北往第4集

汪新到马魁家,师徒俩斗嘴,马魁生气汪新不听话,汪新解释,马魁一脚踹汪新一个大马趴。汪新带伤回家,跟汪永革说了事情的原委,并表示不想再当马魁的徒弟。王素芳、马魁夫妻二人再次说起马魁离家十年的事,王素芳劝说马魁不要迁怒孩子,并告知其汪新这些年对马燕的帮助。马魁表达对汪新的认可,并表示,自己为难他只是在磨练他。派出所,领导召开关于汪新私自行动的处置办法的会议,汪新陈述了事情的原委并表示愿意接受惩罚,而马魁把所有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会后,领导征求了马魁的意见后,决定对汪新进行必要且合理的处罚,让他认清自己的错误。汪新对马魁在会上为自己说话表示了感谢,马魁不接受,两人不欢而散。

南来北往第5集

马燕高考成绩不理想,马魁有些生气,马燕解释。马魁想到十年离家对女儿马燕和妻子王素芳所带来的伤害,再次陷入沉思。铁路系统工作人员试行四通八达装,得到乘客们的认可。姚玉玲身穿改小的衣服穿梭在车厢中,结果引得男乘客纷纷侧目,被陆车长叫到餐车批评,并告知其改制服之举可能影响评比文明列车事件。得知制服是被自己媳妇改的,老陆回家拿媳妇的缝纫机开刀,一个月内禁止媳妇用缝纫机。姚玉玲改回制服之路困难重重,幸得汪新跟马燕求情,借了布票买回几尺布才改好。牛大力一通忙活却落在了汪新后面,又是一顿生气。汪新还马燕布票并安慰她不要气馁,马魁因汪新的到访,一肚子气。王素芳和马燕热情招待汪新,马魁全程黑脸,暗示汪新吃白食,分饺子时就是不给汪新,汪新看出马魁心里并不生气。

南来北往第6集

姚玉玲感谢汪新帮助自己。两人握手被牛大力发现,一声汪新叫醒两人。牛大力要求汪新远离姚玉玲。汪新劝说牛大力清醒,因为他很清楚姚玉玲的心意。汪新带着复习资料找马燕,被正在压煤球的马魁一顿怼,直言汪新故意接近马燕是为了气自己,被汪新否定。王素芳劝说马魁看开点,讲述十年来汪永革对家里的帮助。马魁认定汪永革心里有鬼才如此。汪新大醉,马魁送他回家。汪永革和马魁老哥俩聊天,马魁问起当年为什么不替自己作证的事情,汪永革心思依旧,认定自己不在列车厨房。马魁马燕父女俩爆发战争。马燕讲述自己十年来在学校的遭遇,背后被同学瞧不起……马燕的哭诉像刀子一样割着马魁的心,一家人的苦难,平凡人的苦难似乎没完没了。

南来北往第7集

冬天来临,大雪纷飞。马魁和汪新在列车上发现被遗弃的婴儿,找不到父母只能带回所里。马魁把此事上报给领导,领导放了马魁几天假让他帮忙照顾孩子,同时等孩子的父母主动联系铁路局。马魁带着孩子回了家,王素芳和马燕欢喜得不行。派出所,马魁询问胡队长是否找到孩子父母。胡队长为难,两人确定孩子大概率是弃婴,胡队长提议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回到家后,马魁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王素芳。王素芳虽不舍,但碍于自己身体的原因只能答应。当马魁把孩子交给院长转身的刹那,孩子嚎啕大哭,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时,马燕走进院长室抱起孩子往外走。马燕抱着孩子回家,一家三口因为这个孩子再次其乐融融的。

南来北往第8集

姚玉玲帮汪家收衣服时发现了一个破洞的衣服,她把衣服缝补好后,给了汪新。汪新告知其这不是自家的衣服,正说着,牛大力来了,表示衣服是自己的,姚玉玲看出牛大力是故意把衣服晾在汪家常用的晾衣绳上的,十分恼火。牛大力拿着缝补好的衣服十分开心。王素芳看出马燕有心事,担心马燕受伤,要马魁不要带汪新。马魁表示还不到时候。火车上,小温州在车厢里倒卖眼镜。马魁认为这是严重的投机倒把,应该把小温州抓起来。汪新却认为这买卖是新政策下的解放思想,不能算犯罪。到家后,汪新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汪永革劝汪新不要跟马魁对着干。汪新却认为这是帮助马魁进步,坚决不采纳汪永革的意见。马魁在家里也讲了这件事,马燕认为汪新没做错,父女俩又吵了起来。

南来北往第9集

几位卖烧鸡的壮汉对乘客强买强卖。汪新和马魁出现,抓住其中俩人,其他人在老大的口哨中纷纷掏出刀子。六人有恃无恐,汪新被激得要掏枪时,被眼疾手快的马魁阻止。最后马魁和卖烧鸡的人达成协议,他按照约定放人,卖烧鸡的人承诺以后不在火车上强买强卖。火车一到站,卖烧鸡的人却在众目睽睽下被当地警方带走。原来马魁之前的做法是在拖延时间,警方提前布控。马魁告诉汪新,要是真在火车上开枪,恐对乘客的安全造成威胁。而汪新依然坚持如果真拿出枪,没准就震慑住那帮人了。马魁下班回家,看见王素芳正在照顾发烧的小宝,担心王素芳身体吃不消,提出送走的建议,王素芳不同意。派出所,马魁跟胡队长提议换房子的事,胡队长承诺帮忙协调,并帮忙办理小宝上户口。

南来北往第10集

牛大力和姚玉玲又分别收到了匿名情诗,只不过这次还附上了约会的时间和地点。俩人精心打扮,可到约会的地点后,姚玉玲才发现是牛大力约的自己,转身就走。牛大力一脸懵,不明所以。马魁看信,通过字迹辨认出信是蔡小年(宋家腾 饰)写的。火车上,汪新在巡查时接到了一名女人的报案。她声称自己四岁大的孩子丢了,并提供了外貌特征。汪新挨个车厢搜查,注意到一个男人抱着的孩子和丢失的孩子外貌特征很吻合,汪新虽没抓到人贩子,但却找到了被拐卖的孩子,并把孩子交到了报案人的手里。此时铁路局接到了一个失踪儿童的报案,丢失的儿童正是火车上差点被拐走的四岁男孩。汪新此时才知道,那位女人也是一名人贩子,懊恼不已。

南来北往第11集

姚玉玲表白汪新,汪新也承认自己喜欢姚玉玲,两人在一起。院里人知道了两人关系,牛大力质问汪新为什么要横插一脚。汪新有理说理,表明自己没有做亏心事。马燕也找汪新质问,汪新解释马燕是他师父的女儿,遭到马燕怒斥。列车疾驰,车厢连接处发生打人事件。被打者叫目击者出来指证,不想目击者畏畏缩缩啥都不敢说。两人找上目击者家里,目击者终被两人的执着感动,说出自己看到的真相。同时,目击者向马魁提供另一件案子的线索,竟是有关人贩子的。人贩子面部的特点,正是前些时日汪新无心帮助的那个人。火车站台上,马魁告诉汪新被拐卖的那名四岁男孩找到了,只是女人贩子还没落网。汪新知道女人贩子肯定还会犯罪,下定决心将要把其绳之以法。

南来北往第12集

火车上盗窃团伙又耍新花样,马魁连忙上前意欲抓现行时让主犯逃跑。汪新跟上,主犯却自残诬陷汪新动手。汪新准备审讯时被一位干部模样的人指责,不成想那人是位大学老师,下车后,就将他认定的事情写成文章发表到报纸上。汪新面临职业危机。王素芳和马燕劝说马魁帮助汪新,马魁不忿,跟马燕吵架,马燕趁机宣布放弃高考。姚母和姚玉玲谈到汪新的事情。听到汪新可能被开除,姚母要姚玉玲跟汪新分手。姚玉玲纠结半天,最终决定与汪新分手。汪新的初恋结束。汪新让马燕带一幅画给马魁。结果画的却是狼身人面的怪物,而人面正是马魁的样子。马魁并没有生气,因为他不会看着汪新前途被毁。由于马魁的努力,汪新的处罚减轻,被派遣至红阳站接受锻炼。

南来北往第13集

红阳火车站,汪新下车后在小广场上遇到了一个“需要帮助的”的老太太,汪新可怜她,给了烧饼不说,还将手里所有的钱一并给了老太太。汪新跟室友林建军聊到他好心助人的事,林建军提醒汪新是被人骗了。老太太骗钱时被汪新抓个正着。老太太认出汪新,各种耍无赖,装可怜,以照顾孙子为由邀请汪新去家里查看实际情况,再次骗取汪新信任。汪新看着孩子可怜,掏出兜里所有的钱和粮票。林建军继续怀疑汪新被骗,汪新想起曾经好心办坏事“协助”人贩子的事情,并想起师父马魁的警告,连夜赶到老太太家,结果看见人去屋空。汪新愁眉不展时,遇到了专门来找他的鲁铁蛋。鲁铁蛋告诉汪新那个老太太不是自己的奶奶,想让汪新帮自己回家。

南来北往第14集

马燕和骗子换钱,汪新人赃并获,将骗子绳之以法。马燕回来后把汪新抓骗子的事告诉了马魁,马魁表示汪新一辈子都赶不上自己。王素芳和马燕两人一唱一和“对付”马魁,马魁生气离开。汪新回来参加射击比赛,邀请马燕参观。院里人围观比赛,牛大力听着姚玉玲的播报,高兴。经过激烈的角逐,汪新获得第一名,姚玉玲高兴通报。汪新发表获奖感言,郑重感谢了师父马魁。马魁听着心中受用,晚上回家吃饭又不承认自己在现场。汪新拿着奖状来看马魁,马魁爱答不理的,对他一顿狂怼,汪新憋屈离开。汪新带着好成绩回到红阳,得到所长的肯定,只是依旧让他继续巡逻广场。大雪纷飞。汪新在广场上执勤,突然被一个雪球砸中。他转身看到在一旁偷笑的马燕。

南来北往第15集

汪新巡逻时,小卖部又发生了跟上次相似的案件,售货员要顾客赔偿被蹭倒的白酒钱。汪新越琢磨越不对劲,又折返回小卖部,却没闻到被打翻的白酒的酒味,于是起了疑。汪新翌日乔装打扮到小卖店侦查。售货员没认出他,开了机关砸了两瓶酒,硬要汪新买单。汪新露出面容,抓了犯事的售货员。对于汪新办的这几起案子,所长很欣慰。汪新请所长给马魁打个电话,这才知道马魁回家养伤了。他立马赶回宁阳,师徒俩见面,互怼模式开启。汪新离开,留了一饭盒膏药给马魁,马魁看着欣慰。1980年春节临近,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年夜饭,姚玉玲跑出家门呼喊救命,原来她做饭时点着了油锅。众人抢救,牛大力不顾自身安全,致使手烫伤。姚玉玲送来饺子,亲手喂食,牛大力倍感幸福。

南来北往第16集

大年初一,众人相互拜年。马魁准备好红包等着汪新上门,不想汪新因为大年夜跟父亲喝大酒,宿醉,未起。汪新被深夜的鞭炮声叫醒,连忙起床赶去给师父拜年,再次被马魁狂怼离开。马燕又来红阳找汪新,俩人去了郊外游玩。天降大雨,两人被困在了山洞里,。马燕夜不归宿,马魁很是焦急。第二天雨停后,马燕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从王素芳口中得知马魁已经坐上了开往红阳的火车。俩人估摸着以马魁的脾气,见到汪新后必定暴跳如雷,于是合计着让汪新装病躲祸。马魁并不在意汪新是否真的生病,而是担心女儿是否被他欺负,在确认两人没做出格的事情后,放过了汪新。回到家后,王素芳询问汪新有没有欺负马燕,马燕坚决否定。王素芳告诉马魁,两人略心安。

南来北往第17集

姚玉玲独自骑自行车时,因前轮脱落而摔倒在地。牛大力见隐瞒不了便坦白交代。原来这车是刷上新漆的二手自行车。姚玉玲有些生气,牛大力背着她回到铁路大院,刻意显摆他终于和姚玉玲有了新进展。马魁回家后发现王素芳昏迷不醒,急忙把她送到了医院。大夫跟马魁说出王素芳病情真相,要他有所准备。汪新来看望王素芳,王素芳当着汪新的面,要马燕改改脾气,要汪新多包容马燕。王素芳留下马魁一人交代后事,夫妻俩抱头痛哭。马魁畅想退休后跟王素芳的好日子,谁承想,王素芳却撒手人寰。马魁和汪新化装成普通乘客上了火车。原来马魁已经从乘警改回了老本行刑警,汪新也被他从红阳火车站调到了身边,两人再次成了师徒。他们马上出差,是为了抓一名毒贩。

南来北往第18集

汪新和马魁在三棵树下车后在一个小旅馆住下。马魁为了省饭钱,用从家里带来的电炉子煮面条,结果导致小旅馆断电,老板找上门来要没收电炉子。两人找到目击证人,那人提供了嫌疑人的画像。师徒俩刚坐上前往目的地的大客车,就发现嫌疑人也在车上。嫌疑人跳车窗逃逸。师徒俩追了过去,嫌疑人跑到一处民宅里挟持一名婴儿。马魁正面与歹徒交涉,汪新趁机进入屋内,师徒俩相互配合,汪新击毙歹徒,救下孩子。马魁冲进屋里,看见呆坐在炕上的汪新。汪新第一次击毙犯人,心里慌张。马魁安慰汪新,师徒俩会心一笑。回大连的火车上,小温州因没钱吃饭而抢其他乘客的馒头,被小胡抓住。临走前,汪新给了小温州回去的路费,小温州感激不已,把蛤蟆镜送给了汪新。

南来北往第19集

刑侦大队领导特地为汪新办了表彰大会,这可乐坏了汪永革。他做了一桌子菜庆祝,俩人正喝着,马燕偷偷从家里带了一瓶马魁珍藏的好酒进了屋。汪永革识趣地给两人腾地方。不一会,姚玉玲给汪新送来了一碗长寿面。马燕看不上昔日情敌姚玉玲,两人唇枪舌剑。汪新招架不住,自己喝起了闷酒。马魁带着马健出门玩,遇上了带着一台电视机回来的汪新。汪新说这电视机是处里发下来的奖励,要送给马魁,马魁拒绝了。谁知,马魁回到家时,发现客厅里摆着台电视机。晚上,马燕把电视机搬到了院里,请邻居们一起看。牛大力看出姚玉玲嫉妒马燕有电视机,私下找人贩子买了电视机。电视机插上电后没有反应,维修店的师傅拆开后发现,除了外壳,其他零件都是坏的。

南来北往第20集

铁路局最近接到有人偷铁轨上扣件的报案,领导让汪新和马魁火速找到小偷。师徒俩第一次在苞米地里蹲点一无所获,汪新没经验,得亏马魁给他带了一床被子保暖。马燕知道后,急忙给汪新送来了热水壶,让他灌热水戴着保暖,两人眉来眼去。大年宣布蔡小年要结婚,大院里人商量着把小年的婚事办得风风光光的。小年说出遇到的困难。原来他丈母娘提出了两个要求:家具必须有四十八条腿,迎亲时必须骑八辆凤凰牌的自行车。蔡小年实在凑不出自行车,丈母娘坚决不松口。马魁和汪新蹲守犯罪嫌疑人时,商量起替蔡小年凑四十八条腿的事,马魁不接招汪新,汪新无奈。蔡小年跟丈母娘商议成功,两家各找四辆凤凰牌自行车。马魁贡献了他跟媳妇结婚时打的柜子,情谊暖暖。

南来北往第21集

所里,总结大会,领导要马魁和汪新总结经验。汪新自谦,把功劳都落到马魁头上。马魁承认自己走过的错路,大家学习马魁的自我批评精神。蔡小年婚礼当天,只准备了四辆自行车。当得知丈母娘家准备了八辆崭新的自行车后急坏了。汪新用红纸把另外四辆自行车包起来,这样就看不出自行车是新是旧了。蔡小年接上媳妇儿就往回走,发现丈母娘家又找来八辆自行车来送亲。正发愁时,马魁带着数十辆包着红纸的自行车来接他们。这下底气足了,小两口高高兴兴地回了大院。酒桌上,小年拿来录音机,众人纷纷跟着节奏跳起了迪斯科。马燕和姚玉玲尬舞,实则在吵架,最后还打了起来。混乱中马魁出现把马燕领回家,教育她要老实本分。汪永革则怪罪汪新不该毁了蔡小年的婚礼。

南来北往第22集

火车站,旅客们拥挤着上车,一位叫东东的小朋友再被人贩子偷走。汪新主动请缨去哈城搜寻人贩子,马魁同汪新一起共赴哈城。第二天,两人到了郊外寻找线索却一无所获,计划打道回府时,意外撞见有人被群殴。两人出面替被揍的人说情,眼看汪新和马魁逃不过被揍的命运,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把俩人救下了。此人名叫贾金龙(李乃文 饰),曾在火车上目睹过汪新和马魁抓强买强卖烧鸡的罪犯。汪新因找不到人贩线索犯愁,给贾金龙打电话求助,还兴奋地将打听到的消息告诉马魁,却因擅作主张对外透露消息被马魁训斥。但案子要紧,马魁即刻带着汪新出发前往,最终在当地警察配合下找到了被拐卖的孩子。马魁朋友彭明杰带女儿丽丽来马魁家做客,丽丽认马魁当干爸,马魁热情欢迎丽丽来家住下。

南来北往第23集

1984年,春运,因车上拥堵,导致两群人打架,汪新和马魁灵活处理。马魁肯定汪新的成长,只是师徒两人已习惯互怼式交流。老吴这些日子眼睛总是不舒服,老吴媳妇劝说老吴找沈大夫,老吴却讳疾忌医。丽丽为了备考要返校复习,临走前马魁拿出粮票塞给丽丽。马燕看着吃味,说话一嘴醋味。众人在大院看电视,不见老吴,引起大力怀疑。老吴眼病越发严重,去找沈大夫,沈大夫建议去看专科大夫。马魁对丽丽的百般照顾让马燕心里感到不平衡,马燕强拉着马魁到商店给自己买鞋,却被马魁当做无理取闹。老吴因为眼睛疾病差点出事故,领导要他在家休息抓紧去医院治疗。牛大力前来探望,老吴误会大力想要顶替自己的职位,出言讽刺将大力轰走。

南来北往第24集

贾金龙拎着土产来大院拜访汪新马魁,偶遇姚玉玲,对一身红装的姚玉玲印象深刻。姚玉玲也看着衣衫整齐的贾金龙入神。汪新让马燕帮着备上宁阳的特产带给贾金龙,一起将贾金龙送上火车。马燕回到家,发现马魁特地找供货商为自己订了想要的皮鞋,马魁轻描淡写叙述经过,却让马燕感动万分。马魁已然心知马燕心里的别扭缘由。牛大力得知老吴病情后,特地赶回老家求了药方回来。老吴明白自己误会了大力的用心,主动让贤,牛大力成为了副司机,开心的请姚玉玲吃饭,两人正式交往。牛大力载着姚玉玲骑车从院门出来,差点撞上来找汪新的贾金龙。姚玉玲回望贾金龙,两人相视一笑。看完电影,姚玉玲与大力谈起同学婚礼十分羡慕,希望有一台落地收录机。

南来北往第25集

贾金龙到大院找汪新无果,走出大院时,遇到姚玉玲,贾金龙从兜里掏出一枚姚玉玲丢的扣子,物归原主,两人互有好感,由此结识。大力打算自己研究翻新,于是拜托电器维修店老板弄一台坏的收录机,到手后,牛大力开始按着说明书尝试着修理起来。列车上汪新遇到了在卖墨镜的小温州,俩人于车厢门口叙旧。马燕向汪新要来小温州的联系方式,想要尝试做生意。贾金龙再次来到大院,这次可算见到马魁二人,三人重聚一起吃饭聊天倍感亲切。马魁回家忘带钥匙找汪新时遇上沈大夫,想要给粮票,被沈大夫拒绝。马魁来到汪新家,找汪新了解马燕为什么没回家,汪新遮遮掩掩让马魁心有疑惑,还好马燕及时赶回。

南来北往第26集

马燕告诉汪新自己从温州进了一批扣子先试着摆摊,汪新全力支持,两人奔着更好的日子去。马燕躲在街角摆摊,捂得严严实实怕被熟人认出,汪新上前帮忙卖力吆喝。马魁偷偷跟着马燕出门,发现马燕竟摆摊做起生意,马魁气得直接上前掀翻了摊位。马魁态度坚决,反对马燕做生意。马燕也态度强硬,非要做生意,带着行李离家出走到沈大夫家。牛大力将修好的落地收录机送给姚玉玲,两人伴着迪斯科音乐跳起舞来,看着牛大力笨拙的动作,姚玉玲终于笑起来。突然收录机冒起白烟,火花四溅后没了动静。看着向自己保证一定修好机器的牛大力,姚玉玲有些感动。姚玉玲与贾金龙单独见面,两人重归于好,贾金龙嘱咐姚玉玲不要对外声张。

南来北往第27集

姚玉玲回去便与牛大力分手,让原本还沉浸在美好幻想里的牛大力猝不及防。牛大力吃药寻死,被大院邻居们救回,众人要她去安慰牛大力。姚玉玲跟牛大力道歉,大力不忍心看姚玉玲难受,违心答应分手,留他一个人痛苦。 马魁看见哀伤中的牛大力,劝说他不要在姚玉玲一棵树上吊死,走出去寻找适合自己的。提上旅行包来到火车站,牛大力跻身乘客间,离开宁阳,去往南方。弱弱在车上行窃被小胡发现,围追中,马魁被划伤手,汪新擒住弱弱,却被弱弱在手上狠咬一口,弱弱被抓后声称自己有艾滋病。汪新从医生口中得知三人可能要去北京进一步检查,气得一把打掉弱弱的饭。马魁却帮弱弱缝补衣服,弱弱看在眼里。汪新翻来覆去睡不着,问起马魁为什么对弱弱这么好。

南来北往第28集

马魁讲起当年自己抓人受冤,汪永革不给作证的事情。汪新意外。马魁说出了自己对汪新的肯定,但是绝不会同意他跟马燕的事情,希望汪新理解。汪新向马魁保证,假如还有机会活下去,一定会把事情真相搞清楚给马魁一个交代。弱弱在一旁听着,良心不安,他说谎得艾滋只是为了不被老大打死,不出去,不坐牢,结果却连累马魁二人。马魁看着弱弱身上的伤疤,向他保证一定会抓住欺负他的团伙,弱弱心怀感激。1986年春,豫州再次发生命案,汪新马魁来到案发现场,面对受害者家属的责难,马魁义正辞严的承诺一定会抓到凶手。由于杀人案件掌握的线索有限,只得暂且搁置。马魁二人被安排继续跟车巡检。

南来北往第29集

大院里,老吴老蔡媳妇正夸赞姚玉玲的衣服时髦好看,一身精致打扮牛大力回来了。牛大力点了一大桌子菜请姚玉玲吃饭,将精心挑选的戒指送给姚玉玲,姚玉玲并未收下。牛大力打算出钱给各家接通自来水,众人感谢牛大力的热心。再次坐上南下的列车,牛大力的心暖暖的。马魁路过小摊,忽然看到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正在收拾厨余垃圾的牛大力。牛大力见到马魁十分惊喜,拉着马魁在大排档吃夜宵,牛大力告诉马魁,在深圳只要肯吃苦遍地都是挣钱的机会,自己打算之后成立公司,把几条街的垃圾回收都承包下。两人举杯,牛大力求马魁不要告诉大院其他人与自己见过,尤其是姚玉玲。马魁、汪新押送侯三金回到宁阳,按照侯三金提供的线索,警方确定贩毒团伙的主要成员在哈城,同时将做进一步排查。

南来北往第30集

汪新陪着马燕摆摊,马燕说到同学给介绍对象的事,两人因为没能在一起争吵。汪新鼓足勇气跟马魁自荐,马魁看报纸忽略,马燕冲出屋子说出翌日去扯证的事情。民政局,汪新马燕两人排队领证,不想马燕拿来的是作废的户口本。马燕询问汪新深圳改革开放之事。汪新受深圳同学影响,心里亦有想法。马燕拉着汪新来见马魁,马魁明嘲暗讽,要拉着汪新去辞职。被马魁痛批的汪新有些心灰意冷,马燕仍劝他要去尝试,并给汪新出主意请假,汪新答应马燕去南方看看形势。两人约在火车站。火车上,汪新戴着帽子围脖遮脸,警惕地看着四周,火车启动后才渐渐放松下来。两人说笑着,结果发现马魁站在身后。马魁与汪新深谈,到站后马魁发现汪新跟着自己一起下了车,欣慰地笑了。

南来北往第31集

姚玉玲来找汪永革帮忙,她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希望汪永革找领导沟通再将房子留一阵。 姚玉玲收拾好行李,坐上开往哈城火车,与等在车上的贾金龙相视一笑。 彭家父女来家里做客,丽丽打算跟宁阳常住,马魁让丽丽安心把家安在这,保管给丽丽收拾出一间新房来。汪新带马燕到面馆吃面,服务员端上两碗盖着厚厚酱肉片的面,结账时又被告知免单。两人走出面馆琢磨半天,结果看到面馆掌柜跟媳妇陪着孩子玩耍,而掌柜的竟是陈小飞。看着改过自新的陈小飞自食其力,一家人美满幸福,汪新心生感慨。汪新深深感受到警察的责任和荣誉。谈到两人的关系,马燕希望早点结婚,汪新有些为难但又不忍心马燕难过,抱起就走。

南来北往第32集

马燕接马健回家,结果被沈大夫留在家吃饭。谈及写“我的妈妈”的作文,马健告诉马燕,沈姨就像自己的妈妈。马燕和沈大夫略微尴尬。马魁回家后,马燕问起马魁怎么看待跟沈大夫的关系,只要他同意她跟汪新的感情,自己一定全力支持。牛大力落魄回到大院,结果被众人当成小偷。众人看见大力落魄,但不点破。汪永革让汪新请客,牛大力吃得狼吞虎咽,发誓要从头再来。马燕支持牛大力出去重新再来,汪新提出支持牛大力本钱的事情,马燕同意。天蒙蒙亮,彭明杰偷偷来找马魁,同马魁托孤。原来彭明杰收钱的事被告发,马魁恨铁不成钢。丽丽婚礼现场,彭明杰始终未出现,马魁作为证婚人向众人解释,并转达了彭明杰想要告知丽丽的话。

南来北往第33集

婚礼圆满结束,丽丽询问实情,马魁如实向丽丽讲述彭明杰受贿被抓的事,丽丽无法接受,更无法面对亲手抓父亲的马魁。酒馆内,马魁请沈大夫吃饭。两人谈心,沈大夫表达对马魁的喜欢,想跟马魁一起过日子的心情,但是存在顾虑。借着酒劲,沈大夫将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告诉马魁,马魁听完决定两人一起面对,沈大夫感动。马燕把孕检报告拍在马魁面前,马魁生气,意欲教训马燕,汪新赶到,挡在马燕面前。马燕搬着行李来到汪家,汪永革劝说马燕和汪新。马魁找上门来,支开汪新和马燕,同汪永革对峙。汪新让马燕回家,自己一个人站门口探寻原因。马魁认定马燕假孕是汪永革在背后出的主意,多年积怨直接向汪永革发难。

南来北往第34集

两家的争吵惊动了大院邻居。汪新拦住汪永革,面对儿子的指责,汪永革气急晕倒,幸亏抢救及时,汪永革脱险。出院后,汪永革能够扶着轮椅走路,内心惦记马魁的表情溢于言表。大家看出汪永革和马魁之间的事,都看破不说破,马魁也是一直沉默。汪永革开始出现健忘症,汪新担心不已。马燕来汪新家帮忙收拾,问询事情原委。汪新将事情经过告知马燕。两家人心中各有苦楚,两人关系如窗外茫茫大雪,洁白无瑕。汪永革去医院找医生问询自己健忘的症状,医生让他做好可能会演变成老年痴呆的可能性。汪永革想着过去的点滴,一步步艰难的走到马魁家门口。汪永革趁着脑子没有彻底失忆前,站到了马魁面前。夜静悄悄,大雪纷飞,好像要飞进每个人的心里,掩盖住生活所有的不堪。

南来北往第35集

汪新已知与马燕的感情无法挽回,内心痛苦不知如何面对,只是暗中照顾马燕。马燕回到家看到门把手上挂着汪新买的冻疮药,沉思片刻,仍将药重新挂回门把手上。第二天汪新看着未被取走的冻疮药,转身离开。马燕拉着一车货物很是吃力,汪新实在看不过上前帮忙,马燕积压已久的情绪爆发,提出分手。汪新拒绝,说出自己内心的痛苦。看着备受感情煎熬的两个年轻人,马魁亦是非常难受。汪新接汪永革回家,跟父亲絮叨自己对马燕的思念,表示自己终身不娶会默默护着马燕。眼看汪永革要从后座上跌落,一双手扶了上来。汪新扭头看是师父马魁。沈大夫半夜倒药渣被蔡小年发现,跟家人讨论为什么偷偷倒药渣。老蔡媳妇上门唠嗑问询,发现沈大夫满屋子药味,屋里还有双男人的鞋。

南来北往第36集

马魁召集院里的邻居,要说说心里话,在表达感谢院里人自妻子王素芳离开后对他一家的照顾时,重点感谢沈大夫,并且明确表达了对沈大夫的情感。沈大夫来找马魁,正赶上马健下学回家。马魁看到马健衣服背后歪歪扭扭写着“小流氓”三个字,沈大夫不想再影响马魁一家,写下一封离别信,选择离开。汪新马燕婚礼在大院举行,马健和马魁连夜想出了三个问题问汪新,汪新真诚回答敲开了新娘子的大门。马燕和汪新跪地给汪永革和马魁敬茶,看着眼前的一对新人,马魁心中感慨万千。1995年,内燃机时代到来,一众人搬到进了铁路小区。汪新和马魁到深圳出差,牛大力开着轿车接他们,他混得风生水起,给汪新和马魁递上了自己的名片,两人替他高兴。三人以汤代酒,温暖寒暄。

南来北往第37集

为让马魁同意自己辞职,马燕开始装病,被杀回马枪的马魁逮个正着。为说服马魁,汪新和马燕想出投票决议的新招。投票日,激烈异常。被双方说服的马健和汪永革面临很大压力,马健倒戈到马魁一边,汪永革留下一句“京九铁路要通车了”后离开。汪新用马燕做生意成功的话说服马魁同意马燕辞职。牛大力在软卧吃肉和大葱,惹得上铺的老干部生气,隔壁的姚玉玲听出牛大力的声音。牛大力扭头看见一旁观战的姚玉玲,两人唠嗑,各自感慨万千。列车上汪新和马魁遇上曾经劝解过的两个青年男女,两人原来一个工厂,并喜结良缘,结婚生子,起名绿皮,以示纪念。看着幸福的两人,汪新和马魁感慨时间荏苒。马魁再次遇见弱弱。弱弱感激当年能够遇到马魁,他认真听了马魁的话,从牢里出来,学了个做裁缝的手艺,靠自己的本事吃饭,马魁深感欣慰。

南来北往第38集

除夕夜,马魁跟马健包饺子,谈及沈大夫的事情。原来沈大夫的父亲得了肾衰,沈大夫才一直没能回来。马魁给马燕准备了新衣服,并送上红包。马魁邀请汪新和汪永革到家里吃饺子过年。大年初一,马魁汪新收到哈城的消息,紧急出发。车上工作人员聚在一起过年,马魁给老瞎子带了饺子和酒,陪他过年。马魁送上了牛大力的名片,要他去找牛大力进养老院好好度过余生。两人在哈城街上遇上了置办年货的贾金龙,以及开车来接贾金龙的姚玉玲,这才知道两人的夫妻关系。四人上车一路闲聊,马魁忽然提起要回警局拿材料,汪新略感诧异但并未声张。原来马魁在车上通过味道怀疑起贾金龙,汪新从马魁的行为判断有异,两人默契十足在旅馆等着消息。

南来北往第39集

汪新试图劝说贾金龙自首,贾金龙拒绝。贾金龙提起当年被汪新击毙的毒贩,竟是贾金龙的拜把子兄弟。汪新提及姚玉玲,贾金龙表示姚玉玲并未参与自己生意上的事。时过境迁,时间来到2003年。养老院里,老瞎子幸福地生活着。牛大力带着年轻漂亮的媳妇回到哈城,偶遇带着儿子以烧烤摊为生的姚玉玲。牛大力将当年买的戒指悄悄放到烧烤炉边。2017年, 汪永革已经不太认得清人,但还是习惯穿着旧版的列车长制服,讲当年他和马魁的事迹。高铁风驰电掣,身穿警服的马健认真执勤中。汪新一家在旅途中感受着铁路快速的发展。蔡小年领着蔡大年数着熟悉的绕后令,跟大家伙告别,讲述着铁路事业的发展,用心站好最后一班岗。时光不老,人生继续,列车正平稳飞驰,驶向更加美好的明天。(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