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层》分集剧情(1-30集大结局)

2024年1月31日 资讯(660) 0

《19层》分集剧情(1-30集)

19层故事大纲

从小与父亲有着隔阂的大学生春雨(孙千 饰)被卷入到一个无法摆脱的名为“19层”的游戏中。在游戏中,春雨遇到了聪明沉着的高玄(魏哲鸣 饰),武力值强大的豆豆,以及搞怪的杨八万(白澍 饰)等人。她和好友们一起经历了充斥着皮影的“鬼楼”,被皮俑追击的荒村等关卡,好友们因为在不同的游戏阶段过关失败,导致现实中陷入昏迷。危机重重之下,春雨决定查明她们进入游戏的原因和游戏背后的阴谋。

《19层》分集剧情(1-30集)

19层第1集

一个30岁左右灰头土脸的男人在阴暗的下水道中奔跑,还未来得及喘息,他就被一个黑影按住。随着电脑提示音的响起,一个头戴设备眼睛充满血丝的男人缓缓醒来。江华大学开学,春雨偶遇高中同学清幽(戴蕥琪 饰),还在宿舍遇到了性格张扬在做主播的许文雅(罗予彤 饰)、有点腿疾曾经是体育生的南小琴(王若珊 饰)。第二天,学校组织集体乘坐大巴去举行开学典礼,途中校车险些撞到之前那个头戴设备的神秘男人,躲闪间与迎面的轿车撞上。等春雨再次醒来时,她已身在一个陌生的鬼楼大厅中,春雨发现清幽、老林(陶海 饰)、轿车司机强哥(肖凯中 饰)、黑二(张屹杨 饰)、阿勇(张珂源 饰)也在这里。鬼楼中的皮影变成了追杀众人的皮影怪,春雨再次遇到神秘男人,但他很快被皮影怪杀死,黑二也死在了皮影怪的手中。在大家无处可逃的危急时刻,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出现。

19层第2集

陌生男人名叫高玄,他带着大家躲过了游戏陷阱,救了春雨一行人。春雨在此前和皮影怪搏斗的过程中,已经通过皮影怪躲避月光的行为,分析出光可以对付这些皮影怪,她凭借记忆力复制出地图,并与高玄决定根据地图分别寻找电控室,打开所有的灯来控制皮影怪。清幽和老林等待春雨时,被皮影怪发现,两人走投无路时高玄出现救下他们,三人结伴去寻找春雨。春雨也找到了电闸,却发现里面没有保险丝。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皮影怪汇集过来想要攻击众人。危急关头,老林的电吹风无意中掉落砸碎,高玄在碎片中发现铜丝。春雨用这根铜丝接上保险,按下电闸,整栋楼的光亮了起来。皮影怪全部变回了皮影,不再动弹。医院里,躺在床上的春雨睁开了眼睛。

19层第3集

高玄从家中醒来,手边还放着春雨的入学资料,得知春雨还在医院,他决定去医院看望春雨。高玄来医院没找到春雨,却看到两个护士推着病床经过,上面躺着疑似黑二的尸体。春雨偶遇老林出院,老林似乎对梦中的一切一无所知。入夜,高玄给老友马佐里尼发了条信息,问他关于梦境和皮影怪的事情,还没等到回复,众人再次入梦进入鬼楼。一个栩栩如生的巨大年兽从幕布跳下,同时广播里放出一段旦行的唱腔,年兽随即攻击持有旦行唱腔的强哥。强哥向众人求助,高玄和他换牌,帮他吸引年兽的攻击。此时春雨似乎发现端倪,要求高玄换牌,年兽扑向春雨。

19层第4集

春雨想到那段旦角唱腔的音乐,和高玄交换了旦角牌以后再放入凹槽,年兽消失,门也打开了。门后是一条长廊通道,春雨也得知其实老林是装作不记得梦境的内容了。走出了通道,众人竟然回到了大厅,陷入年兽攻击的循环。经历五次循环后,强哥发现年兽不会追逐空白牌的人,于是老林交换了身份牌,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年兽只攻击持有空白牌的人,阿勇主动提出和他换牌,但是等到阿勇力竭时,强哥却迟迟没有把牌换回来,导致阿勇死亡。随着阿勇的死亡,高玄和春雨发现了年兽的脖子上挂了铃铛,上面有一个凹槽,两人配合把空白牌插入凹槽,果然广播中传出顺利通关的提示,众人回到现实。高玄醒来,看到马佐里尼回复,他说根据国内的AI和脑机接口技术,是有可能让一群人进入异度空间的。学姐年素兰(潘玥同 饰)过来接春雨和清幽两人回学校,回校途中,春雨得知高玄是自己的学长兼代课老师,而且还在研究19号楼。

19层第5集

春雨独自去查看19号楼,现在19号楼非常破败,春雨在里面看到高玄,发现他用电子尺测量室内结构,还偷偷捡了一个东西。清幽回到宿舍,发现一个崭新的天机科技头盔,而春雨在食堂遇到同学杨八万,她发现杨八万有一个天机科技的头盔,她和清幽也曾经戴过。迎新晚会上,杨八万结识了南小琴,南小琴看着舞台上跳舞的许文雅,为自己受伤的腿暗自神伤。杨八万告诉南小琴,天机科技的头盔可以让人飞起来,南小琴在宿舍试戴了清幽的头盔。春雨一路跟踪高玄,来到他家,其实高玄早就发现了春雨。高玄告诉春雨,经过测量判断他们之前去的并不是真正的19号楼。强哥在医院卫生间打电话,无意中听到阿勇的昏迷可能和游戏有关。清幽因为春雨没回寝室感到担忧,而随着手机的倒计时,众人再次进入游戏,春雨和高玄终于确定这一切就是一个游戏。

19层第6集

春雨和高玄进入游戏后,分析大家可能是脑中被植入了芯片,清幽看到两人默契的样子有些嫉妒,三人陆续见到了老林、强哥和第一次进游戏的杨八万。众人跟随着钟声一起进入祠堂,祠堂中间是一张长香案,上面摆了七个没写名字的牌位,牌位前还有七个手印。大家按下手掌后,大门关闭,祠堂里出现一个祭司皮俑,她要求大家选出一个人进入棺材来开启游戏。清幽向春雨求助,春雨还没有说话,突然出现一个皮俑攻击大家,春雨为了保护清幽把她推进棺材里,有幽闭恐惧症的清幽崩溃不已。众人与皮俑搏斗,老林无意中杀死一只皮俑,大家才发现皮俑的弱点在头部。随着皮俑的增多,众人战斗力下降,突然一个面具女孩破门而入,救下了大家,她告诉杨八万自己叫豆豆。众人再次回到现实,春雨和高玄收到了天机公司发来的《19层》签约试玩会的邀请短信。春雨和高玄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脑内并没有芯片,而清幽在医院意外看见春雨和高玄,清幽再次怀疑是因为自己太弱,春雨才不愿意和自己成为好朋友。

19层第7集

春雨、高玄来到天机公司想要一探究竟。此前收到了天机公司邀请短信的强哥也来到天机质问他们黑二的下落,没想到却接到了黒二的报平安电话。天机的经理也表示在游戏里死亡现实不会昏迷。强哥暂时放下怀疑,但为了拿到通关奖金救阿勇,强哥签了游戏协议,还偷偷拍了协议照片。另一边,天机公司告诉春雨、高玄,在他们第一次玩游戏的时候,系统就记录了他们玩家的身份,所以后面他们不用戴头盔也能进入游戏,只要继续游戏,通关以后就能获得奖金,但春雨、高玄还是拒绝参加游戏。二人出了签约室之后才发现强哥、老林、清幽都签了协议。清幽认为只要自己变得强大就能站在春雨身边,所以义无反顾签了协议。春雨和高玄随后也一起签下协议。从天机出来后,强哥去往债主老杨处讨债,意外发现杨八万竟是老杨的儿子。他吓唬杨八万,说玩家一旦在游戏中死亡,现实中就会昏迷,如果不帮自己要钱,就会在游戏里伤害他。另一边,高玄和春雨一起去了春雨姥姥家,春雨发现自己的房间被人动过,通过线索春雨判定这个人就是医院的贾医生。俩人跟踪贾医生被发现,神秘人和贾医生通话让他暂时退场。杨八万听信了强哥的话。清幽得知游戏中死亡现实里会昏迷,更加怨恨之前春雨把她推进棺材。

19层第8集

高玄告诉马佐里尼异度空间其实是游戏,马佐里尼追问游戏是不是19层,并让高玄再查一下芯片。高玄震惊之际,再次进入游戏。游戏中,众人质问强哥,要他解释游戏里死亡现实昏迷的事情,强哥却说自己是骗杨八万的,随后把矛头指向神秘的豆豆。其实豆豆就是春雨的室友南小琴,她戴上头盔后进入了游戏,在游戏中她身手矫健而且带着口罩,所以没有被春雨和清幽认出来,但是豆豆不想多解释,转身离去,杨八万追着豆豆离开。祠堂里,和众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复制皮俑们出现,祠堂上方也出现了很多皮俑,众皮俑纷纷离开祠堂去寻找春雨一行人。和皮俑搏斗的过程中,高玄受伤,春雨给高玄处理伤口,俩人情愫暗生。众人被皮俑围攻,只好躲进俑人坊。春雨和高玄意外发现了一个羊皮卷和一个哨子,就在皮俑要破门而入的时候,春雨独自跑到了外面吹响了哨子,所有的皮俑都涌向了吹哨的春雨。

19层第9集

高玄等人配合春雨将落单的复制皮俑逐个击破,春雨在躲避皮俑的时候发现皮俑遇水会行动缓慢,于是她吹哨子将皮俑往湖边引去,最终皮俑和春雨一同落入湖里,幸好高玄救下了春雨。从游戏出来以后,清幽一直活在祭司皮俑的蛊惑之下。学校里,人们发现了之前清幽上传的春雨和猫咪的视频,都开始攻击春雨。清幽因为愧疚,并未像以前那样粘着春雨。杨八万收到天机的签约短信纠结不已,但为了打听豆豆的消息,杨八万决定和天机签约。强哥想给阿勇转院,可惜失败了。“虐猫”事件严重发酵,高玄也注意到了。他通过分析发现,发布者的IP地址就在学校。

19层第10集

杨八万从天机出来遇到了等车的南小琴,南小琴隐瞒了签约的事情。杨八万告诉南小琴自己很关心豆豆,虽然这个游戏很危险,但为了豆豆他还是签了协议,南小琴听了有些感动。高玄来到学校图书馆查监控,发现发视频的人就是清幽,他劝清幽删掉帖子,清幽恼羞成怒。高玄带清幽去了一家宠物店,宠物店老板说春雨把这只猫送过来救治了。清幽得知后后悔不已,她终于醒悟春雨从来不会抛弃弱者。“虐猫”事件澄清之后,春雨和高玄谈心,两人感情升温。高玄看着春雨的背影,回想起了两人第一次相遇的场景,原来两人幼时就相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春雨现在似乎已经不记得他了。入夜,众人进入游戏,大家发现清幽竟然变成了祭司皮俑。

19层第11集

从清幽进入游戏开始,祭司皮俑就不断在蛊惑清幽。被蛊惑的清幽在众人面前举起匕首,没想到春雨却径直冲了过来,清幽无意中把匕首捅进了春雨腹中。春雨告诉清幽其实自己一直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而且从未觉得清幽软弱。清幽看着虚弱的春雨,用自杀换取了伙伴的生机。出游戏后,春雨发现清幽陷入昏迷,而同样着急的南小琴暴露了自己就是豆豆的事情,春雨答应她不会把她是豆豆的事情说出去。众人在医院照顾清幽的时候,发现大家的脑内被植入了芯片,他们正犹豫要不要把芯片摘掉时,高玄接到了神秘人的电话。神秘人警告他们擅自摘除芯片非常危险,而且清幽的意识现在只是被困在游戏里,只要他们通关继续游戏,他就会把清幽的意识从游戏中放出来。如果众人退出或者不听他的,他就会让清幽的意识再也回不来。高玄和春雨都决定继续游戏,老林和强哥有些犹豫。放映室里,清幽的资料已经灰暗,而神秘人手里则拿着许文雅的资料。

19层第12集

春雨找到南小琴希望她可以一起通关救清幽,南小琴痛快答应,并表示自己很喜欢游戏。而杨八万一方面害怕进入危险的游戏,另一方面又害怕自己退出的话,豆豆不知道游戏背后的危险会出事。南小琴提醒他可以直接去游戏里保护豆豆,杨八万茅塞顿开,决定继续游戏。强哥找老杨要钱未果,于是绑架了杨八万向老杨要钱,没想到电话阴差阳错地打给了高玄,高玄等人立即去往强哥说的地点去找八万。但令众人意外的是,强哥把八万带到了洗浴中心搓澡。一场乌龙后,强哥道歉说不应该把八万卷入这场风波,并拒绝了众人的帮忙。其他人离开后,春雨和高玄说起在洗浴中心遇到了贾医生和一个手上有痣的男人接头,两人追贾医生未果。杨八万为了强哥去找父亲老杨要钱,父子俩爆发争吵,最终老杨还是把钱还给了强哥。强哥兴奋不已,表示以后杨八万就是自己的好兄弟,两人决定继续游戏,八万也通过这件事和父亲和解。

19层第13集

众人再次进入游戏,这次游戏场景变换为一个马戏团,许文雅不知游戏的危险充满好奇,大家警告她小心行事。游戏开始,小丑让众人抽牌来决定每个人的序号,再进入对应游戏舱。小丑提到游戏舱底部有一个小火车,火车里装着炸弹,玩家要在3分钟倒计时开启时上满发条让火车开动,倒计时结束火车就会爆炸。豆豆开始用自己的心跳给大家计时,本以为游戏会顺利进行,没想到小火车突然掉头,众人慌了手脚,强哥更是耽误了好几秒,在火车传送到八万这里的时候,他发现倒计时即将结束,如果他拧发条让火车继续前进,火车就会在豆豆的舱里爆炸,八万决定牺牲自己。小丑提示大家,还有第二轮小火车游戏,杨八万也只是暂时进入小黑屋,两轮失败玩家会在小黑屋进行终极淘汰。

19层第14集

强哥和八万在狭长的跑道相遇,二人一起朝着有光亮的大门走去,但不管两个人怎么走,离门口的距离始终不变。多次试错后,强哥慢慢发觉,真正的游戏规则是一个人反向跑,另一个人不动或者是正向跑,才能跑出大门。接连失去伙伴让高玄很受打击,他求助马佐里尼怎样才能安全摘除芯片离开游戏,马佐里尼告诉他天机公司有一种脉冲设备能够帮他们摘除芯片。春雨和八万决定一起去医院看望清幽和强哥,没想到他们都被转进了特护病房,非亲属不能探望。晚上,春雨和八万借着许文雅直播的名义顺利进入天机,却不知道陈主任已被监控室的神秘人抓走,他们自己的一举一动也被神秘人尽收眼底。

19层第15集

春雨等人趁着天机的人不注意,跑到了天机老板的办公室,并用陈主任告诉他们的密码打开了办公室里的保险箱,但是保险箱里的东西早就被换成了白纸。与此同时,在天机寻找脉冲设备的高玄不小心触到警报,引得天机关注。春雨等人往外跑的时候遇到高玄,才知道原来高玄是在用他们吸引天机的注意,春雨气愤不已。高玄误打误撞破坏了天机的系统,神秘人决定今晚升级游戏系统,不让众人进游戏。天机行动失败后,高玄再次从马佐里尼那里得知微科技也有组装设备的元件,于是借工作名义进入微科技,没想到微科技的老板年永成是年素兰的父亲。从微科技出来时,高玄偶遇去微科技讨说法的春雨姥姥,这才知道原来春雨父亲也在微科技工作过,只是近期突然消失。高玄陪着姥姥一起回家,面对高玄的热络,春雨并不领情,还是觉得高玄有事情瞒着她。杨八万受强哥嘱托来看望阿勇的奶奶,却意外发现很久之前强哥拍的天机签约协议。众人决定一起去天机谈判,而他们终于发现之前一直带他们签约的人就是天机的老板严明亮,也就是之前在医院给他们打电话的神秘人。

19层第16集

春雨、高玄和八万、文雅拿着证据和严明亮对峙,要求严明亮替他们拆除芯片,并释放昏迷的伙伴,严明亮轻易地答应了。高玄觉得事情未必这么简单,他和春雨推测出微科技和天机之间有某种联系,所以春雨的父亲也可能牵连其中,春雨当机立断和高玄前往春一铭的宿舍,寻找天机的新线索。杨八万担心得不到最新消息的豆豆在游戏中会有危险,在南小琴的提醒下,他在校园寻找豆豆,却意外发现豆豆其实就是一直在他身边的南小琴。年素兰发现许文雅的哥哥竟是外卖员,网红的白富美人设崩塌,许文雅心情崩溃和哥哥发生争吵,高玄和春雨为防许哥哥做出偏激举动一路追随,过程中高玄却意外掉落了春雨小时候送给他的印章,几次寻找未果,高玄失望而归。到了摘取芯片的日子,众人都充满期待,高玄却因可能发生的失忆后遗症而有所担忧,此时春雨告诉他自己已经想起了一切,原来印章是被春雨捡到了,青梅竹马感动相认。重回手术室,大家都闭上眼睛,等待拆除芯片。春雨突然惊醒,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游戏。

19层第17集

大世界的游戏广播欢迎着玩家,春雨等人又惊又怒,原来,拆除芯片只是严明亮用来升级系统的借口,众人痛斥严明亮的卑鄙行径,却也无计可施,只能继续游戏。大家被分在两个区域游戏,严明亮不断对玩家进行蛊惑,反复唤起大家的心结。许文雅、杨八万和南小琴被困在危险的自行车游戏,必须由两人完全同步才能拯救被悬在电锯下的许文雅,但两人的默契却因南小琴膝盖受伤的过往而频繁中断,进程十分不顺;而另一边,春雨老林需完成积木塔游戏才能救出水箱里的高玄,这让春雨回忆起了妈妈去世的往事,她几欲崩溃。最终,南小琴在八万的鼓励下勇敢驱散了受伤的阴霾,救下了许文雅。春雨也因高玄的信任,完成了积木塔。但水箱里的水却没有退去,高玄已经昏迷在水中,众人十分担忧。

19层第18集

春雨从家中醒来,回忆起游戏里的最后一幕。关键时刻,许文雅拿来了炸弹,炸开了水箱,春雨慌乱地给高玄实施心肺复苏,游戏结束在此刻。终于,高玄的电话接通,春雨这才放下心来。姥姥呼喊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姥姥称自己收到了一个头盔礼物,眼看着姥姥就要戴上头盔,春雨赶紧阻止。众人汇聚在一起,原来大家都收到了严明亮的威胁“礼物”,校园里似乎也一直有人在跟踪他们,为了家人的安危,众人只能继续游戏。回到宿舍的春雨,看着那张从爸爸家里带回的全家福,突然发现了相框后藏着的钥匙,她用这把钥匙打开了父亲的日记本,发现了藏匿其中的SD卡。这张卡被特殊加密过,春雨只得求助高玄,不料却在高玄家撞见了年素兰。面对年素兰一番挑衅,春雨不欲纠缠。破解SD卡的过程中,春雨意外发现了高玄与马佐里尼的对话,春雨疑窦丛生却按捺不住。回到宿舍的春雨坐在电脑边,在高玄的提醒下输入了对父亲来说最重要的两个日期,一幅幅游戏设计图出现在屏幕上。

19层第19集

严明亮通过游戏的监控录像在寻找着什么却没有找到,在游戏即将开始时决定先暂停一晚。高玄不理解马佐里尼为什么不让春雨知道19层的线索,马佐里尼透露自己是出于对自身的保护,因为他曾是天机的一员,并告诉了高玄脉冲设备可能保存的地点。一夜未进游戏,众人不解,但还是决定按兵不动。春雨因为心中疑虑冷淡对待高玄,她一直陷在设计图谜团中,当她发现设计图的落款是春一铭的名字时,她开始试图联系春一铭。老林因为在宿舍使用高级笔记本被室友纠缠,又接到了老婆质问存款去向的电话。高玄来到v科技试图寻找脉冲设备,意外遇到年素兰,为解释误会,高玄直接向年素兰表示,自己喜欢的人是春雨。南小琴看到妹妹发的花剑朋友圈后回到了击剑训练基地,对母亲积压多年的情绪终爆发,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春雨联系春一铭无果,她来到v科技,从年永成口中得知父亲两个月前已经离职,年永成将春雨带到了春一铭曾经的办公室,春雨翻看着父亲电脑里的文件,惊讶地发现春一铭就是马佐里尼。年素兰为了接近高玄向许文雅打探,在得知高玄玩游戏后,也戴了天机头盔。当天晚上,年素兰进入了游戏。心事重重的众人也迎来了新的游戏,这一次是以废弃工厂为背景的问答游戏。

19层第20集

像素人NPC出现,问答游戏开始,年素兰很快就因为说谎被淘汰,众人惊慌之中,春雨、老林意外同时进入问答区,两人答不上题,双双掉入惩罚关。其余玩家继续游戏,每一个问题似乎都在离间着大家的关系。南小琴被游戏问住即将淘汰时,八万挺身而出,启发了高玄,众人成功破解了谜题。另一边,春雨和老林的惩罚关危机四伏,两人在阴暗的地道相互搀扶着寻找出口。春雨因为游戏机关受伤,失血过多昏迷之际,老林快速接驳电路打开了门,游戏结束。回到现实,高玄试图用拯救年素兰为筹码说服年永成帮助他们,年永成却没有答应。众人因年素兰昏迷之事情绪低沉,大家彼此打气。南小琴也主动对杨八万说起,虽然知道他的心意,但希望彼此继续像普通朋友一样相处。春雨回忆着游戏里老林破解电路的模样,对老林的身份起疑,她在食堂和老林宿舍间搜查证据,翻找到了那台高级笔记本电脑。年永成找到严明亮,要求他释放女儿,却被严明亮拒绝。

19层第21集

春雨去林叔的宿舍找线索,不料林叔却提前回来了,正当她不知道如何收场时,接到门卫打来的电话,原来是姥姥来学校找她。姥姥带了醉虾给春雨,可是准备回去的时候闪了腰,于是林叔和春雨将姥姥送回了家。春雨发现林叔口袋里的笔记本,借故翻看发现却只是本菜谱。马佐里尼指示高玄,必须拿到一个重要设备。就在他偷偷前去寻找设备时,春雨破解了他的电脑密码,和马佐里尼联系上了。春雨来到马佐里尼要求见面的地方,在那里她看到了躺着的父亲。旁边的屏幕上显示提示她戴上眼镜,随后她在虚拟世界也见到了父亲。

19层第22集

春雨流着泪控诉着父亲的自私,睁开眼时发现又进入了游戏。此时的她心情还是难以平复,于是走到了角落,林叔也跟着过去。突然,高玄听到了林叔喊着春雨的名字,以为出现什么意外,却不见二人踪影。没想到,这竟然是个陷阱。春雨和林叔回去看不到其他人,于是也进入里面寻找。此时突然出现一面镜子,春雨和林叔能看到对方的伙伴,但是对面的人并不能看见他们两个。对面的屋子开始释放冷气,温度急剧下降。春雨这边的显示器再度出现画面,如果想要救出伙伴,就要继续之前的游戏。春雨父亲在此刻出现,询问春雨她最恨的人是谁。春雨和林叔做出了回答后,冷气停止了释放,众人又重回现实。

19层第23集

春雨在妈妈的墓地伤心流泪回忆往昔。高玄找不到春雨,老林告诉高玄自己就是马佐里尼,并成功重新组装脉冲设备。众人再次进入废弃工厂,高玄向春雨解释,等游戏通关了,就会告诉她全部的真相,南小琴也和八万解开了心结。甜蜜的氛围被一声尖叫打破,春雨腿部受伤,行动不便,高玄独自前往查看。原来场景中有很多怪异的大飞蛾,引起了众人的警惕。另一边,落单的春雨被妈妈的幻象蛊惑,手上的伤口被蛾子寄生,失去神智的她变得力大无比。老林追上春雨与她一起进入新场景——炼钢炉。春一铭不断地蛊惑着春雨,眼看着她一步步靠近炼钢炉,即将完成“飞蛾扑火”的仪式,老林终于说出了真相,原来老林才是真正的春一铭。假春一铭这才说出通关的条件,老林割破手心,将寄生蛾引到了自己体内,代替春雨,扑身火中。清醒过来的春雨看着炼钢炉里的大火,终于忍不住喊了句:爸爸!春雨从游戏中醒来,大家都聚在年永成安排的安全屋,高玄说出了游戏和老林身份的真相。原来自从车祸之后,春雨性情大变,春一铭想开发一款游戏挽回和女儿的关系。春一铭的游戏成形之际,却在测试中发现重大技术问题,于是春一铭喊停了项目,但严明亮却抓住这个隐患,想要开发新的游戏方向。

19层第24集

严明亮一意孤行,要继续开发游戏,为了排除障碍,他把春一铭从公司开除了。春一铭离开之后,他昔日的下属告诉他,严明亮开发了一款新的游戏“19层”,架构和春一铭的游戏一样。春一铭为了阻止严明亮的阴谋,闯入游戏寻找暗门,试图破坏游戏。严明亮进入游戏寻找春一铭却失败,于是他启动新计划,将春雨引入游戏,试图逼春一铭现身。校园里,春雨和同学们还有老林在学校门口进了天机的宣传帐篷,戴上头盔被植入了芯片,因此进入了游戏世界。游戏里,躲藏在暗处的春一铭明白了严明亮的阴谋,阴差阳错间,他的意识和出了车祸的老林的芯片连接到了一起,此后一直在游戏中不动声色地保护春雨。高玄说完,年永成进来告知众人,他们的芯片已被摘除。原来,之前春一铭去找年永成就是和他达成交易,春一铭将自己进入终极关拯救年素兰和其他人,而年永成则帮大家摘除芯片。年永成将老林的头盔带给春雨,春雨看到了春一铭进游戏以来的所有记忆,她的心绪久久不能平复。另一边,严明亮下令全面铺开“19层”。

19层第25集

南小琴的妈妈到学校找她,原来是杨八万找过南小琴的妈妈,帮助这对母女解开了心结。南小琴约杨八万球场见面,两人一吻定情。同学们正要起哄,杨八万和南小琴就被游戏“19层”的宣传吸引了注意力,同时其他小伙伴也都发现了。游戏即将全面开启公测,但这个“19层”游戏和春雨等人体验的完全不一样,众人决定阻止游戏上线。高玄等人再次找到严明亮,他们发现了严明亮一直以来隐藏的伤痛,原来严明亮的女儿在19号楼直播时意外去世,他没能及时救下女儿,正因如此,他要报复那些冷漠的网友。大家决定回到游戏,救出春父和昏迷的伙伴。春雨也决定找年永成要头盔,亲自进入游戏,拯救父亲和其他小伙伴。当她来到安全屋时,发现小伙伴们已经等候多时,大家再次集结进入游戏。

19层第26集

众人进入了“19层”,游戏机制全都消失了,大家无法闯关,也无法进入终极空间。意外的塌方将众人砸晕,带入了终极空间,而春雨和高玄逃过了塌方。春雨和高玄回到了现实世界,由年永成带着潜入天机,进入总控室,他们让年永成帮忙黑入系统,进入了终极关卡,年永成则在外支援。春雨和高玄身处终极空间,所有人都反复被噩梦折磨。萤火虫将春雨唤醒,春雨发现自己身处牢房中,而隔壁的高玄,也在萤火虫的帮助下醒了过来,两人只能敲墙用摩斯密码交流。原来,终极关卡就是一个大型监狱,所有通关失败者都会被关在牢房里,不断受到幻境的折磨。午饭时间到,牢门打开,众人从牢房中走出来。春雨故意让自己被关进地牢,好方便去寻找父亲。地牢里,春雨终于见到了父亲,父女二人和解。另一边,高玄爬进通风口,去总控室关闭了造雾机,唤醒了所有小伙伴。

19层第27集

牢房里,众人清醒过来,大家一起对抗狱卒。小琴和八万带着清幽,救出了地牢里的春雨和春父,强哥三兄弟也救出了高玄。众人一起来到了监狱大门口,一个结构复杂的大机械锁横在眼前。年永成在外部投射了一个解码器给春一铭,狱卒再次袭来,大家携手对抗狱卒,让春一铭专心解码。春一铭解码成功,大门打开,大家成功逃生。从游戏中出来,小伙伴们重聚在一起。天机公司的事暴露了,游戏被关停。世界恢复了正常,但一切却并未向好的方向发展。八万和小琴在一起了,但随着热恋期过去,两人的矛盾很快迸发,就此分手。春一铭和姥姥无法相处,春一铭生气离去。强哥做生意被阿勇和黑二欺骗,倾家荡产欲哭无泪。春雨回到家中,却发现姥姥被父亲气得住进医院,手术失败去世。总控室里,严明亮在仪器上操作着,屏幕上出现了陷入痛苦的众人。

19层第28集

总控室里,手脚被缚的年永成在一旁苦苦哀求,让严明亮放了大家。原来,当时那道锁根本就没打开,严明亮偷袭了正在解码的年永成,给春雨造出一个虚假的门。他们以为自己逃出去了,其实仍然被困在终极关卡里,活在无尽的幻境中。屏幕上高玄的幻境里,高玄去找春雨,看到春雨绝望跳楼,他冲到楼下,抱着春雨的尸体悲痛不已。高玄从春雨身上找到那枚印章,却发现本来的笑脸此刻变成哭脸,他惊觉这一切都是幻觉。严明亮还想操作什么,年永成用身体撞坏了线路,众人苏醒,整个终极空间的狱卒全部静止。春一铭告诉大家,只要找到暗门还是有逃生的可能,而暗门唯一的线索就是春雨的“雨”字。总控室里,严明亮修好了线路,狱卒又动了起来,众人合力解决了狱卒,找到了暗门,春一铭进入暗门编写代码,他要开启系统自毁程序,同时还要打开真正能走出游戏回到现实的通路。众人一个个离开,只剩下春一铭和高玄。此时,严明亮进入游戏,决定亲自解决他们。三人在游戏里大打出手,最后,高玄把生还的机会让给了严明亮,自己在游戏中倒下。

19层第29集

春雨看着严明亮醒来,高玄却依然昏迷,她愤怒地质问严明亮高玄的下落。此时,警察冲了进来,严明亮被铐走。离开的时候,他对春雨说了一句对不起。“19层”系统崩溃了,天机阴谋破产,但高玄的意识也消散在系统中,昏迷不醒。春雨每天守在高玄身旁,其他小伙伴们很关心,但也无计可施。春一铭看着女儿日渐消瘦,痛心不已。半个月后,春一铭突然找到春雨,告诉她自己已经修复了“19层”的部分区域,发现了高玄的意识,但他迷失在自己的记忆碎片里。如果春雨回到“19层”拯救高玄,她可能会陷在里面出不来,即使能把高玄带出来,高玄也可能失去对她的所有记忆。即便如此,春雨还是决定进入“19层”带回高玄。春雨将真相告诉高玄并终于可以带着高玄回到现实,可春雨并没有告诉高玄,出去后他也许会忘了她。两人走进通往现实的电梯,缓缓上升,看着脚下的景色渐渐模糊,春雨却情绪失落。

19层第30集

回到现实,春雨和高玄醒了过来。没想到高玄依然叫出了春雨的名字,春雨开心地抱住了高玄,高玄却有些茫然。春雨和高玄回学校,正好碰到杨八万和南小琴手牵手回来,杨八万开心地向两人打招呼,但高玄却不认识他们了。小伙伴聚齐,杨八万、南小琴、清幽还有许文雅对高玄轮番追问,高玄却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春雨小时候的事情。也就是说,他忘记的是游戏里经历的一切。但高玄对春雨的感情,远开始于游戏之前,两人依旧甜蜜相处。强哥突然给大家每人发了邀请函,原来他和阿勇、黑二开了个密室逃脱,请春雨他们去试玩。游戏开始,里面的环境似曾相识,竟像是他们经历的皮影鬼楼,大家奋力扮演着,想要唤醒高玄的记忆,虽然没能成功,但大家还是笑闹在一起。离开的时候,强哥等人遇到了密室逃脱店里竞争对手,对面的店员和伙伴们形成了对峙的局面,看着大家团结在一起的热血局面,高玄回忆起了游戏里的一切,伙伴间的战斗友谊,再次重燃。(大结局)

最近更新

发表留言

欢迎您加入讨论,请发表您的看法并分享您的观点!